桐殇岁残谁相伴,秋风无情零叶青。

图片 1

编辑荐:惟执一抹馨香,流年里静守,怀一抹牵念,淡然于心于尘,可一切尽是奢求。时光渐老,容颜碎了一地光阴,残缘终散,带走了我所有想念。

秋念。残红零舞落叶怜,蝶舞飞逝倚花间。

图片 2

回忆被搁浅在盛开曼陀罗的彼岸,残阳似血,那血染的花海,却无叶相伴。花开叶不见,花寂叶不闻。

笑嫣如花已沧桑,唯有残殇来相伴。

观秋

被岁月泅渡的彼岸荒城,花海俱枯。白絮满地,风起,卷起一地心殇。鸦过嘶鸣,余音绕梁。雪落忘川,却觉雪暖,只缘心寒。彼岸何殇,于此岸待一场陌路流年。

岁月的流逝,随着桐叶的坠落。承载着秋残,却无法远航。秋凉,凉得好伤感。

我在岁月的一隅,寻找一缕时光的温暖,轻捻指尖,一抹阳光停留在手心,微暖,柔软。

将指间残缘温存,于时光的路口等候,苦待流年,荒凉了满城,留一地心殇。浮忆,泪两行;不忍忘,留己一人殇。残风卷起一地落枫,似带走了曾经。

叶,零落,飘远,却远不去我的视线。秋天总是淡淡的伤,残留下的夏天还有一丝眷恋,曾经的如花美卷,曾经的似水流年,如今却已成苍海桑田。被记忆埋葬了那似水流年。

一丝秋风,带着花的淡香,滞留在林间,舍不得离去。竹叶摇曳,轻雾缭绕,一曲悲凉,从落花处婉转。天空蔚蓝,秋颜妖娆,湖水间的那叶轻舟,被露水侵蚀,掩映在苇荡中,唯有那只船桨,半沉于水中低泣。

在时光的彼岸,彼岸花正开,却少了叶的相伴。人总会在最美好的时刻,被岁月带走许多零碎的记忆,待回想,只一片空白。

在悲凉的季节里总有一些难掩的伤感。

此时秋重,那条青石路,被落叶铺满,找不到曾经的脚印,那棵梧桐树,看着一地秋残,于风中叹息。

我们总会碰到交岔路口,选择,总会令我们难为。往往在你抉择的那瞬间,缘分已于你陌路。

梧桐花开美得欣赏,却无法永久依靠梧桐枝上。它坠落在池塘边上,阡陌的小路上,池水中央。却看不到池水载着花瓣远航,孤独的伫立在水中央,路上的桐花开始腐烂在尘埃泥土上,埋去了流年似水。满地尽是桐伤,踏过桐瓣,余香,索绕身旁,心中却满是悲伤。

有时喜欢秋的浓颜,花红叶黄,秋阳赤橙,绿水青山,荷花轻舞。

陌路流年,流年陌路,一生中,终究会错失许多人。待回首,悔然不及。缘分总是那么无常,因缘而遇,因缘而识,同样也因缘而散。存一丝残缘,追及天涯,可终是太少,最终只得无言陌路。羁绊太深,不愿就此放手,寻着那若隐若现的缘迹,寻觅一个个近乎消失的身影。陷得太深,于尘世风埃里浅叹。奈何情深,苦奈缘浅,祈一根缘香,盼残缘而归,摄一丝薄凉,以萧寒暖身。

在美的烟花,祗是过眼云烟。在璀璨的流星,也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在好的誓言也是流逝在爱的边沿,无法实现。

只是,入秋后,这段时光终究枯黄了季节,萎靡了风景。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一切都被我们幻想着美好,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满,笑痛悲愁,相互交织着,构成了一场浮生。笑的是众生,疼的是自己,愁白了头,悲弯了眉。流年易逝,但流走的只是岁月,留给自己的终究是伤悲。将自己年华中所有的快乐赠予某人,把最深的的伤痛埋在心里。时间恰好,带走了我所有的美好,心怀一丝侥幸,希冀寻回所有的过往。太满怀希冀的奢望,留给自己的只会是过重的心殇。

曾经的笑嫣如花,已被苍桑的岁月埋葬。记忆的深处,还是留恋你的美。

有人喜欢于此时,方桌竹椅,一壶秋茶,半缕阳光,安坐红尘静处,笑看凡人萧萧,回忆光阴往事。

美好来的太快,但在你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它便消逝了。我曾努力想抓住所有,可这一切就如同掌心里的水,怎么也抓不住。春秋恒古,东流之水不逝,一切如一个圆般,终会回到原点,从未拥有,谈何失去。尘世中的事,就如同过眼云烟,往往你还来不及去珍惜,亦或是根本不给你珍惜的机会,它便悄悄流走了。这或许就是尘世的一种无奈吧……

蝴蝶飞,飞不过万山云水间。蝴蝶舞,舞不过万水之源。春的盎然,夏的豪爽,秋的残殇,冬的严寒。我用一年四季来描淡轻写爱恋,有了解我心的哀伤。谁才是我的向往,我一直在山与水之间流浪。岁月残,泪成殇,桐花谁伴满地霜,唯有秋残来相伴。

我不解。即使孤独求醉,就能摆脱尘世烦恼吗。很多事,很多人,与你的世界经过,留下一段故事后,匆匆离去。走远的人与你擦肩而过,你能忽视那次遇见和曾经牵过的手吗?

倚一株菩提,接一瓣落花,轻嗅,残缘尚许。岁月无情的将一切带走,唯缘兀自生香,香染了流年。起身,轻倚岁月的肩头,抬眸,长望遥山,叹处远方。花不散香叶不舞,残缘何处于众寻。

挽袖,抚摸,轻声低唱:为何流浪,为谁狂、、、叶落,轻舞飞扬,有谁懂得我心的悲凉。

我不能。

轻倚岁月,将流年浅唱,尘世里盛开的缘,在时光里被雕刻成思念。一眼回眸,便是一生驻守而盼。素心缕缕,化三世痴人,待雪染白头,挽一袭尘缘若梦,踏雪寻缘,雪不留痕。

桐花调,桐叶败,残桐泪潸潸。秋日,倚窗而坐,阁楼深处。思念蝶飞逝在湖面上,花开花谢,心碎心扉。后的一片残叶终究还是要归回大地的温暖,我茫然,哀伤地看那残叶慢慢地划落在面前,手指碰触残叶的那瞬,心满载着忧伤,却无法远航。

有时会在秋来时,莫名的伤感。看落叶殇别树的牵挂,看残花怜惜逝去的芳华。我在这里默默流泪。一些人,总是在秋颜正浓时离去,就如昨日那场雨,零乱了秋菊,青白艳黄,花衣枯萎,一地伤悲。

漫雪红尘,许我一世温婉。枫落秋殇,赐我一世痴缘,红夕染眉,续我一世等候。三世的痴心,寻三世痴缘,终葬三生流年。惟执一抹馨香,流年里静守,怀一抹牵念,淡然于心于尘,可一切尽是奢求。时光渐老,容颜碎了一地光阴,残缘终散,带走了我所有想念。

无论是黑夜秋凉,还是白天温暖。我依然那样都会伫立在倚窗的边沿,遥望天的那边,脑海总是浮现曾经在一起的画画……

思念的人去了远方,梦里回忆的那个人,如今还在江南吧,不知今秋,是否有谁温暖她的手。

轻驶一叶叫做回忆的小船,向彼岸争渡,可三千弱水冲走了我所有残念。身负一具空躯,不知所有的摇浆。无念,无欲,无求……争做一世无面人……

没有人会留意,这个陌生又熟悉城市的秋天,窗外阳光灿烂。我却没有温暖,满是忧伤,伴着我的歌声。是我心碎的幻想,我用我的眼泪,抚摸我的寂寞和悲伤。

总想忘记一些人,却在风冷时想起。是因为那年牵手,走过一段暖秋,如今,只是初秋,就已经冰冷了心海,憔悴了容颜。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于时光中彳亍,不知是应该向前,还是躲在岁月里温暖曾经的故事。

秋雁尚且有春来秋归,落花还能来年绽放。只有这段光阴中的故事,还能重新开始吗。

黄昏,秋霞酝酿着,等待燃烧的那一刻。湖水泛波,河鸭在湖面舞动着,彩衣红掌,被燃烧的秋霞渲染,如跳动的火焰,没于云深处。

我在湖边扶笛唱晚,你在彼岸嫣笑如初。

这个秋天注定是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