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不仅要筑牢精准对接的制度之堤,还应对非法挪用、贪污腐败等行为严厉问责,保障扶贫资金落实到位。

针对扶贫资金分配管理使用情况,近日公布的2015年审计工作报告显示,1.51亿元扶贫资金被虚报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将2000多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8.7亿元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其中闲置时间最长的超过15年。这只是本次审计署重点抽查的17个省的40个县的部分财政扶贫资金使用情况。可以想见,有多少等待帮扶的贫困人口对扶贫资金“望眼欲穿”,又有多少人因此失去了脱贫的机会。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介绍扶贫资金审计情况时透露,审计机关抽查全国40个县的50.13亿元扶贫资金中,至2016年3月底有8.43亿元闲置超过1年,最长的超过15年;17个县的29个扶贫项目建成后废弃、闲置或未达预期效果,形成损失浪费2706.11万元。除8.7亿元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外,还有1.51亿元扶贫资金被虚报冒领或违规使用。  扶贫资金被骗取套取或违规使用  据大河网报道,2月至4月,审计署对河北等17个省、直辖市的40个县、区(以下统称县)2013年至2015年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了审计,并检查了有关主管部门履行扶贫相关资金分配管理职责情况。  由于项目及资金申报审核链条长,相关部门监管还不到位,对基层单位申报资料失实情况缺乏有效的甄别和问责追责机制,造成资金流失损失。其中:29个县的59个单位和28名个人通过伪造合同、虚假发票列支、编造到户补贴发放表、虚报工程量、重复申报等方式,虚报冒领、骗取套取扶贫资金5573.13万元;14个县的财政、扶贫等部门和乡镇政府、村委会等20个单位违规将6091.35万元扶贫资金用于平衡预算、市政建设、宾馆改造等非扶贫领域;17个县的25个单位将扶贫资金2194.78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支出。  审计还发现有8.43亿元扶贫资金长时间闲置,7个单位在扶贫开发工作中违反规定收取项目推广费、设计费等1249.36万元主要用于弥补经费等支出,扶贫项目管理不善、2.99亿元资金未发挥效益或形成损失浪费,部分扶贫资金分配未充分考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情况等问题。  8.43亿扶贫资金长期闲置  据青岛财经日报报道,审计结果公告还显示,基层扶贫资金监管比较薄弱,1.38亿元被骗取套取或违规使用,8.43亿元扶贫资金长时间闲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法》的规定,2016年2月至4月,审计署对河北等17个省、直辖市的40个县、区(以下统称县,其中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6个)2013年至2015年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了审计,并检查了有关主管部门履行扶贫相关资金分配管理职责情况。审计共抽查扶贫资金50.13亿元,占40个县同期投入的45.58%,涉及364个乡镇、1794个行政村和3046个项目。  审计结果显示,基层扶贫资金监管比较薄弱,1.38亿元被骗取套取或违规使用。由于项目及资金申报审核链条长,相关部门监管还不到位,对基层单位申报资料失实情况,缺乏有效的甄别和问责追责机制,造成资金流失损失。其中:29个县的59个单位和28名个人通过伪造合同、虚假发票列支、编造到户补贴发放表、虚报工程量、重复申报等方式,虚报冒领、骗取套取扶贫资金5573.13万元;14个县的财政、扶贫等部门和乡镇政府、村委会等20个单位违规将6091.35万元扶贫资金用于平衡预算、市政建设、宾馆改造等非扶贫领域;17个县的25个单位将扶贫资金2194.78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支出。  3.86亿工伤保险基金被骗挪  审计发现,工伤补偿和康复政策未完全落实到位,工伤预防费和浮动费率制度建设及执行滞后,有3.86亿元资金存在骗取冒领、挤占挪用、管理不规范等问题。  2016年2月至3月,审计署对北京、山西、辽宁、吉林等17个省市2013年至2015年工伤保险政策执行情况和工伤保险基金的筹集、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了审计,重点审计了17个省的省本级和所属7个副省级城市、11个地级市。  本次审计发现骗取冒领、挤占挪用、管理不规范等问题,涉及资金3.86亿元。如:有17个医疗康复机构、131人编造虚假资料骗取基金6489.55万元;310名不再符合条件的人员冒领待遇358.21万元;29个财政保障经费的工伤保险行政部门和经办机构等单位挪用工伤保险基金5596.71万元,用于本单位的人员经费和办公经费等。  审计公告同时显示,工伤补偿和康复政策未完全落实到位。从参保情况看,17个省有17万个单位未按规定为114.95万名职工办理工伤保险;延伸调查的47户高风险企业的农民工平均参保率仅为49.48%。35个抽审地区2015年工伤伤残鉴定18.37万人,仅有1.69万人(占9.2%)享受到工伤康复,有15个抽审地区尚未开展职业康复工作。  这次审计涉及42个中央部门及241家所属单位,审计财政支出预算1891.62亿元、占这些部门支出预算总额的36%。刘家义表示,总体来看这些部门能够认真执行预算,严格控制和压缩“三公”经费,加强结转结余资金管理,完善财务和预算管理制度,着力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绩效,预算执行情况较好。  15年媒体曝近亿扶贫资金被骗  据新华网报道,梳理全国各省份2011年到2014年100余份审计报告发现,扶贫资金“跑冒滴漏”并不少见,有些企业以“编造虚假合同”“虚列项目”“重复申报项目”等形式骗取扶贫资金;有政府部门把扶贫资金用于请客、送礼、接待,甚至旅游、买车、盖楼的。  这些被揪出来的违规、违纪案例五花八门,令人痛心。

29日下午,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作2015年审计工作报告。针对扶贫资金分配管理使用情况,审计发现,1.51亿扶贫资金被虚假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将2000多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8.7亿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其中闲置时间长的超过15年。

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的管理监督机制,扶贫资金好似“唐僧肉”被侵占、挪用甚至是贪污。有些扶贫资金通过伪造合同、编造到户补贴发放表、重复申报、假发票入账等被侵吞;有的将扶贫资金挪作他用,用于非扶贫领域;有的还用来发放福利、补助等。

审计工作,素有国家免疫系统之称,是国家治理大系统中具有预防、揭示和抵御功能的重要一环。与往年相比,今年在审计报告之外,审计署还发布了43个中央部门、10户中央企业、5家金融机构、6个重点专项的审计结果,以及39起已处理的违纪违法问题情况。这种单项结果报告的形式,对完善审计工作的细节,强化社会监督、推动整改和问责,都大有裨益。

扶贫资金之所以“睡大觉”,和监管无力有很大关系。从横向上看,扶贫资金来源过多,多头管理,管理部门互不隶属,信息不通,难以相互监督。从纵向上看,虽然目前将扶贫项目审批权下放到县,由省市政府部门负责监督,但中央的一些扶贫资金需要地方财政配套,有些地方财政吃紧无法配套,资金只能躺在账户上“睡大觉”。

在众多的审计内容中,针对扶贫资金使用情况的审计结果,尤为引人关注。超过10亿元的扶贫资金被冒领、闲置或浪费,相对应的,有多少等待帮扶的贫困人口可能因此而陷入绝境?更有甚者,有些资金竟沉睡15年,其间该有多少人望眼欲穿,又有多少人因此失去了脱贫的机会?

扶贫资金是国家财政根据中央扶贫开发有关方针政策,专门安排用于贫困地区改善贫困群众基本生产、生活条件,提高贫困农民收入水平,促进经济和社会全面发展的专项资金。各级政府必须切实贯彻“精准扶贫”战略,紧紧围绕解决贫困人口精准脱贫这个中心,统筹安排,按规定合理使用,把有限的扶贫资金用在刀刃上。

我国之所以能够实现7亿多人脱贫,与国家的巨额投入密不可分。今天,我们又设定了到2020年,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目标。为了让底层群众尽早摆脱贫困,需要社会各界合力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个别省份、单位甚至个人,弄虚作假、玩忽职守,他们就会变成脱贫路上的“硬骨头”“钉子户”,影响脱贫进程。

首先应创新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探索行之有效的发放和整合盘活资金使用方式,将扶贫项目审批权和扶贫资源主导权下放到基层,充分保障贫困地区和人群的知情权、参与权、管理权、监督权,确保扶贫工作扎实有力推进。其次要严格追究责任,对挪用、贪污以及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等行为严厉问责,同时还应追究领导责任、监管监督责任,让违纪违法使用扶贫资金无所遁形。最后还要加强纪检监察、审计等部门监督检查,强化基层廉政风险防控,将扶贫精细化、规范化、制度化,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让贫困地区民众得到实惠,让党和国家的扶贫政策真正落实到位。

从2015年的审计报告来看,扶贫资金的使用确实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不单单是发放不到位、不及时,还有挪作他用的情况。而数亿元扶贫资金长期闲置,也反映了扶贫攻坚的难点所在。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是重点抽查了17个省份的40个县,抽查的50.13亿元扶贫资金中,有8.43亿元闲置超过1年,这占到抽查资金的17%,比例之高,令人震惊。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保命钱”,是脱贫解困的“助燃剂”。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不仅要筑牢精准对接的制度之堤,还应对非法挪用、贪污腐败等行为严厉问责,保障扶贫资金落实到位。现实中,出现过把扶贫资金当成“唐僧肉”的,扶贫变成了“帮富”,真正需要帮扶的贫困人口却与扶贫资金绝缘;出现过“雁过拔毛”式扶贫的,层层截留,发到百姓手中的扶贫款,大大缩了水。

针对这些乱象,不仅要创新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探索更加行之有效的发放和整合盘活资金使用的方式,更加需要借审计之机,让违规使用扶贫资金的情况无所遁形,确保扶贫工作真实有力地推进。

网评精粹:

创造条件让“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

“特殊党费”彰显“感恩情怀”

在改革中真刀真枪练就“抓实”功夫

“问责利剑”倒逼干部“知责履责”

抓好“基层探索”这根改革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