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的审计报告,审计发现1.51亿扶贫资金被虚假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将2000多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8.7亿扶贫资金闲置或浪费,其中闲置时间长的超过15年。审计还发现,云南寻甸县2015年发放的6560万元扶贫贷款中,仅有一半发放给了建档立卡贫困户。

京华时报:借审计问责,治治扶贫资金滥用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不仅要筑牢精准对接的制度之堤,还应对非法挪用、贪污腐败等行为严厉问责,保障扶贫资金落实到位。

扶贫资金被冒领挪用的报道不鲜见,众多“妖魔鬼怪”都把扶贫资金当成“唐僧肉”,违法违规使用的扶贫资金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遏制扶贫资金被滥用,相关部门不得不出台更为严厉的监管规定,而这又导致了严重的资金闲置和浪费问题。

29日下午,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作2015年审计工作报告。针对扶贫资金分配管理使用情况,审计发现,1.51亿扶贫资金被虚假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将2000多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8.7亿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其中闲置时间长的超过15年。

看到那么多扶贫资金躺在账上闲置不能发挥作用,公众虽然很痛心,但也不能简单理解为地方不作为。我国传统的扶贫模式是,上级做规划下面来实施,县里等省市安排,乡、村等县里安排。现在扶贫资金使用权下放到了县一级,县里有了决策权,但乡、村依然在等安排。扶贫资金的使用,做规划的一批人,实施是另一批人,使用规划同现实情况脱节,要么用非所需,要么需非所用。

审计工作,素有国家免疫系统之称,是国家治理大系统中具有预防、揭示和抵御功能的重要一环。与往年相比,今年在审计报告之外,审计署还发布了43个中央部门、10户中央企业、5家金融机构、6个重点专项的审计结果,以及39起已处理的违纪违法问题情况。这种单项结果报告的形式,对完善审计工作的细节,强化社会监督、推动整改和问责,都大有裨益。

扶贫资金被冒领挪用是公平问题,扶贫资金被闲置浪费是效率问题;为了更加公平不得不牺牲效率,为了提高效率又难免破坏公平,这是一对矛盾。扶贫之难,不在于花掉多少钱,而在于不能花了白花,更不能花了还不如不花。我们现在提倡精准扶贫,但即便“精准识别”,恐怕也难以识别出所有应扶贫的对象。

在众多的审计内容中,针对扶贫资金使用情况的审计结果,尤为引人关注。超过10亿元的扶贫资金被冒领、闲置或浪费,相对应的,有多少等待帮扶的贫困人口可能因此而陷入绝境?更有甚者,有些资金竟沉睡15年,其间该有多少人望眼欲穿,又有多少人因此失去了脱贫的机会?

相比市场交易行为,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意愿和选择付出成本代价,扶贫的规划者和实施者,却都是无需支付任何成本的间接使用者,而且扶贫效果缺少真正有效的评价反馈机制,这是扶贫资金使用大的问题所在。面对想吃扶贫资金“唐僧肉”的“妖魔鬼怪”,扶贫资金“掌勺者”,有时候参与同流合污,有时候宁愿让资金闲置。

我国之所以能够实现7亿多人脱贫,与国家的巨额投入密不可分。今天,我们又设定了到2020年,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目标。为了让底层群众尽早摆脱贫困,需要社会各界合力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个别省份、单位甚至个人,弄虚作假、玩忽职守,他们就会变成脱贫路上的“硬骨头”“钉子户”,影响脱贫进程。

要让扶贫资金使用更有效率,好的办法是有足够灵敏的评价反馈机制。总之,一定要让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与“掌勺者”的自身利益正相关挂钩。

从2015年的审计报告来看,扶贫资金的使用确实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不单单是发放不到位、不及时,还有挪作他用的情况。而数亿元扶贫资金长期闲置,也反映了扶贫攻坚的难点所在。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是重点抽查了17个省份的40个县,抽查的50.13亿元扶贫资金中,有8.43亿元闲置超过1年,这占到抽查资金的17%,比例之高,令人震惊。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保命钱”,是脱贫解困的“助燃剂”。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不仅要筑牢精准对接的制度之堤,还应对非法挪用、贪污腐败等行为严厉问责,保障扶贫资金落实到位。现实中,出现过把扶贫资金当成“唐僧肉”的,扶贫变成了“帮富”,真正需要帮扶的贫困人口却与扶贫资金绝缘;出现过“雁过拔毛”式扶贫的,层层截留,发到百姓手中的扶贫款,大大缩了水。

针对这些乱象,不仅要创新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探索更加行之有效的发放和整合盘活资金使用的方式,更加需要借审计之机,让违规使用扶贫资金的情况无所遁形,确保扶贫工作真实有力地推进。

网评精粹:

创造条件让“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

“特殊党费”彰显“感恩情怀”

在改革中真刀真枪练就“抓实”功夫

“问责利剑”倒逼干部“知责履责”

抓好“基层探索”这根改革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