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的荣耀 我不感冒

苗喵喵最近有点惆怅,她一无聊偷看了司命的命格簿子,又有点手欠的小小改动了一下,结果把人间帝王沐紫宸的皇后苏妲己改没命了。司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她就被踢下凡来赎罪了。可是,她不服,谁让司命给那皇后取什么名字不好,非要叫苏妲己,这很自然的让苗喵喵想起了商纣王时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她想,身为一个心怀苍生的深明大义的美丽善良的神仙,自然是不能让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她便把苏妲己改死了。要说这种事以前她也没少干,司命也就是训一两句便罢了,谁知这次竟铁面无私的将她踢下界来,让她附在苏美人的壳子里,继续苏妲己的皇后生涯。

文/伶霏

我是真正的大师 天生骄傲

眼下,她附在苏妲己的壳子里,躺在床上,看着满室红绸,欲哭无泪。因为她自己手欠,写苏妲己在新婚夜因不舍青梅竹马悬梁自尽,于是苏妲己的魂刚走,她便被司命踢进来了。揉着痛得要死的脖子,苗喵喵恨恨的想: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如果生活让你感到困惑怎么办?停止下来什么都不做,还是做很多事情填充自己黑洞般迷茫的内心。这样的感觉,用文字来怎么形容,当对生活百思不得其解,对很多事物和现象报以困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漫无目的时,想了很多很多似乎都没有什么用处,也许生活的困惑这个方程需要不厌其烦的行动来验证吧。

喵~ 喵喵~ 喵喵喵~

正做着心里建设呢,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苗喵喵只觉得自己那颗沉寂了几百年的心,突然就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眼前的人着了一身大红衣袍,她瞬间反应过来,原来是“苦主”啊!随即又在心里狠狠的鄙视自己,居然被一个凡人少年给迷的一愣一愣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看在你小子长得还算养眼的份上,以后就让喵喵姐罩着你,助你成为一个英明神武的帝王吧!

而答案往往不是当时就能给出的,若干个月后或者若干年后才在实践的验证中收到了生活的答卷,还有可能的是,这一生都在寻找那不确切的答案。

我只是「情商」也高得 无可救药

沐紫宸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苏妲己。他自然知道她不愿嫁给自己,一心想嫁自己的堂兄沐紫枫;他还知道,是丞相苏国庆不放心自己,硬要塞个女儿进宫来监视自己……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刚刚明明探子来报,苏妲己已上吊身亡,自己还庆幸少了许多麻烦,可是,她怎么又突然活过来了?最最重要的是,谁能告诉他,她现在这满脸慈祥的笑容是个什么鬼?!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丫头,对着自己露出长辈见到小辈才有的欣慰表情,怎么看怎么诡异好吧。

总会有这样的时刻,似乎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有时候又无缘无故的欢欣雀跃,这生活的波线图比股票的波动还要起伏,生活的剧情比电影里的情节还要出乎意外。

像女人的嘴角 扬起的微笑

这厢,苗喵喵已经鉴定完毕,确是美男无疑,见沐紫宸一直盯着自己看,不免有些尴尬,遂咳嗽了几声,正要说些什么……

预感准确吗?总是有这样的预感,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而实际上生活一如往常平淡的进行着,并没有人往湖里扔石子。

那感觉比发现真理 还要美妙

“丞相大人到——!”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正是人间皇宫的特产——太监音。苗喵喵一愣,她那便宜爹来了?可不要被发现破绽才好。好在,事实证明,丞相大人心中只有他的权力,对苏妲己这个女儿并不是很关心,说的无非是让女儿尽快怀上龙种,诞下小皇子,然后废了孩儿他爹,让奶娃娃当皇帝,自己好完全把持朝政之类云云。最让苗喵喵无语的是,丞相大人最后还神秘兮兮的给了她一包药,说是助兴的,什么用了定能一举得男,苗喵喵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能改变它是春药的事实!本仙用得着那玩意儿?!哦不对,应该是本仙怎么可能沦落到给个凡人少年生猴子?心里不屑,但面上还得笑呵呵的应下,总算是把那便宜爹送出了宫。

是不是不该思考生活的意义,而是全身心的投入与生活融为一体,当你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你时,赋予的任何意义便没有了意义,因为你就是生活的意义。

喵~ 喵喵~ 喵喵喵~

丞相前脚刚走,识趣离开的沐紫宸就又回来了。苗喵喵有些头疼,这少年帝王不会还真想跟她生个猴子吧?她一向懒散惯了,也没行礼,只是疑惑的看着他。沐紫宸也看出了她不欢迎自己,有些不解,她为何不照苏老鬼的要求做,莫非是因为堂兄?心里顿时有点不舒服,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她,可她嫁给了自己,却还想着别的男人,简直是——不守妇道!

还困惑吗?当你发现每个人不知疲惫的奔波在路上,亦或是安住在家里,这就是生活的意义吧,也就是有无数种解可以解开这个方程,而你只能选择一种方法,因为,在去的路上没有回头路。

波动方程的意义 要怎么思考

虽然心中不快,但他一向善于伪装,面上一点也不显,还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道:“今天本是朕与皇后的洞房花烛夜,奈何皇后身子不适,真是遗憾,不过,虽然如此,朕还是要好好陪陪皇后,以后朕就歇在皇后这了。”

论战百年 到头来只是自寻烦恼

苗喵喵……本仙能拒绝吗?

罗曼帝克的冲动 该如何丢掉

此后的日子,苗喵喵开始了她的苦难生涯:早上五更不到就要伺候沐紫宸穿衣,这对于一个爱睡懒觉的仙来说,简直是个灾难;不止如此,他还动不动就把她叫到乾清宫去,你问干啥?伺候笔墨!就连沐浴,有时候都点名要皇后伺候,美其命曰“培养感情”,每每弄得苗喵喵面红耳赤,落荒而逃。沐紫宸的想法很简单,敌人嘛,当然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最保险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他喜欢她跟在身边,因为她那迷糊的性子总让他很想逗逗她,并且每次都能从中寻得乐趣。而苗喵喵呢,只能不断用本仙不跟小辈计较来安慰自己,可内心仍是泪流满面,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沉迷半生 没想到后分道扬镳

渐渐的,宫里宫外都道帝后伉俪情深,皇帝独宠皇后一人,这使得丞相一派越发肆无忌惮,行事愈发猖狂。

那是上帝的问题 我管不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转眼便到了沐紫宸二十岁生辰。这天,宫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君臣同欢,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放烟花时,苗喵喵向沐紫宸那儿望去,恰巧他也正望过来,他的眸光深深,胜过了漫天焰火,似要将她整个人溺毙其中,那一瞬,她突然间心跳如雷。她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瞥到一抹利光直奔沐紫宸,根本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不顾一切的扑向了他。只听“噗”的一声,那是利箭穿透身体的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了,沐紫宸死死搂着她,眼眶通红,手不住的颤抖,嘶吼道:“还不快传太医!”

科学与哲学的界线 有谁知道

苗喵喵只觉得痛死了,貌似成仙之后就再也没受过这等罪,艰难的伸出手想抚上他的脸,“我……要……走了,不要难……过……我……喜……”一句“我喜欢你”终究没能说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就像爱情的保质期 观测不到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沐紫宸只觉得肝肠寸断,他知道苏老鬼等不及了,今天就会动手,他早早便计划好了一切,只等今天请君入瓮。可他万万没想到,她竟会为他挡了这一箭,他千算万算,却偏偏算漏了人心,他把头埋在她发间,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口中不断的喃喃道:“你为何这么傻?!你回来,回来……”

喵~ 喵喵~ 喵喵喵~

史料记载:宸帝三年秋,丞相苏国庆犯上作乱,苏后救帝身亡,举国同悲,帝罢朝十日,帝一生只苏后一人,未有子嗣。崩于十九年冬,享年三十六岁。

也证明不出 你对我有多重要

回到仙界后,苗喵喵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懒散状态,睡觉睡到自然醒,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某天被锣鼓声吵醒,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很有种揍人的冲动,一出门却惊呆了,一人着白衫,长身玉立,脸上挂着熟悉又欠揍的淡笑,不是沐紫宸又是哪个?

可是谁又能与我 白头到老

她一时愣在了原地,以为仍在梦中。紫微大帝挑了调眉,“小苗苗,本帝下凡历劫时,有个小姑娘为了救本帝献出了生命,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本帝便以身相许如何?今日本帝是来提亲的。”苗喵喵顿时红了眼眶,扑进他怀里,轻声道:“好!”

后发现 我才是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 猫

喵~ 喵喵~ 喵喵喵~

波动方程的意义 要怎么思考

论战百年 到头来只是自寻烦恼

罗曼帝克的冲动 该如何丢掉

沉迷半生 没想到后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