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条围巾。写一封很温暖的信。

图片 1

   
 人生最留恋的时刻莫过于经历,我们走过千山万水,遇见着不同的风景不同的人,发生着不同的事。每个人都在画着自己的圈圈,然而很多人都只是你圈圈上那一闪而过的点,你那或多或少的留恋,慢慢地淡在那一次又一次彼此默契的沉默谁也不先联系谁之中。若人生是一场旅行,然而,旅行的意义在于走走停停,那么,在那流年里,你为哪些风景哪些人而停留过脚步?人生若只初见,谁会相知相惜相忆谁。

陪我看一场雪。我们一起在大雪里堆个雪人。

盼望已久的雪终于降临了!傍晚十分,大地已一片白茫茫,踩上去软绵绵的,一片片雪像白色的精灵在灯光中慢慢飞舞,轻轻飘落,微风吹来,不时有雪花扑倒脸上,感觉凉丝丝的。

   
 他醒来的时候,天还未亮,只听见外面的雨还嘀嗒嘀嗒的下着。他头有些痛,揉了揉头,睁开眼看了看周围,感觉有些陌生。他只记得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像是经过了百世轮回。在这百世轮回中,他模糊的记得,他和谁换着不同的身份一世世轮回。

或是打一场两个人的雪仗,像那年冬天一样,你细心地为我抖落身上的雪花。

信步走出小区,来到一开阔处,放眼望去,树木、房屋都被笼罩在一片白色中,显得更加寂静、苍茫、肃穆。置身其中,感觉自己是何其渺小,这时候,什么也不想,把脑袋放空,四处走动一下,漫无目的,我感到了一种静谧空灵的美。

   
 他一直向前驰骋着,他以为他永远也不会回头的,因为他是风。他曾经有怀念尘土的气息,也有回味花香的醉美,但终究是,花愿飘落随风去,风因停缓花归尘。他认为他再也不会为谁停缓脚步了,就这样一直的无心的驰骋下去。然而他不知为什么,他总会习惯的朝着那个方向而去,像是那里有着什么在召唤着他。

还记得吗?某年秋天,落叶很美,阳光总是透过玻璃窗挂满我们青涩的脸。

在外走了很久,才回到温暖的家中。

     他一如既往的驰骋着。

你说,你想做指尖那一缕阳光,每天早晨把温暖穿满我全身,或是躲在云层里,看着我微笑。

是夜,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漫天飞舞的雪花,竟也梦到了多年不见的他,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我与他不期而遇。他穿着我熟悉的衣服,我留着当年的长发,四目相对时,我们眼里都流露出惊喜,正要走上前,却发现一个女人呼唤着跑上来,拉住了他的手臂……我怔怔地看着他们走远……

   
 她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小石头上,让风吹拂她的头发。她其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这样,或许是冥冥中的选择,又或许很多事本来就没有所谓的为什么。

那时,我倔强地仰起头,脑子里却在幻想一个关于白雪公主的童话。

梦醒时分,我抱着双臂,我呆呆地愣了很久,白雪,他,不时地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下雪的时候让我们一起去看雪吧,我忽然想起他说过的这句话。

 他驰骋着,他心里的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应该缓缓的去拂过他前方的那场景,他会有回头的留恋。

记得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雪花纷纷扬扬,就像我们飘摇的梦。

难道看到了雪,潜意识中唤起了有关他的记忆,要不他怎么会入我梦来?难道冥冥之中有种心灵感应?

   
 他终于拂过她的发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的“终于”这个词语出现在脑海。他想一直的轻抚她的发丝,可是他发现他不能慢下来,更不能停下来,哪怕给他一秒的时间去感受她的温度都是成了奢望。他带着遗憾,去向了远方。他说,他下辈子愿化作雪花,去飘落在她的身上。

偶尔也会下几点小雨,打在落地窗上,嘀嘀嘀。。。

图片 2

 传说,雪花飘落是上天为了抚慰一个人的心灵,雪花会融化成水滴去滋润这个人的心田。从此这个人便阳光快乐。

你说,你喜欢雨中的新草,它们就像你萌动的心,在晨与昏的距离里,与我靠近。


 
他结成了六角雪花,在空中慢慢地飞舞着。他本是因寒而生,遇温而化。然而不知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渴望,去轻轻地飘落在那远处的站在风雪中遥望地女子的掌心去感受她的温暖。

你说,你喜欢冬日的蓝天,因为那里有看不到的远方,还有我们纯净透明的小时候。

二十多年前,二十一岁的我刚参加工作,来到这个离家百里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刚来时,谁也不认识,好像这个单位的人都很势力,我像一只从农村来的丑小鸭,一张嘴说话,满嘴的方言总是招来人家的笑话,因为家境贫寒,我的穿衣打扮也很土气,一种强烈的自卑占据了我年轻的心,有几次集体活动,大家好像都不喜欢我。我只好默默地坐在角落里,默默承受着心灵的孤寂,很多个夜晚,我都偷偷哭泣,我想家想父母,但到了白天,我故作坚强,极力掩饰着落寞,努力工作,剩下的时间我用来看书、写作,不多与人交往。

   
 她每每下雪的时候,总喜欢站在雪花中望着远方,任由雪花飘落在她的掌心。眼角的泪珠不由得顺着脸颊滑落,像是要与那雪花融化在一起。

彼时,我还像个孩子,总喜欢怯怯地躲在你身后,偷听你的心动。

认识他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那天,单位征集了一部分征文向上传送参赛,我的一篇恰好被收录其中,他是新闻部主任,负责把关审核,当他看到我那篇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文章后,对我投来热切关怀的目光,他说你文笔不错,可以接着多写一些散文什么的。

     世界那么大,他却可以飘落在她的掌心。你信缘分吗?信则有,不信则无。

然后,抓一大把时间,在蒲公英飘起的季节,放飞那些关于十七岁的心事。

慢慢地,我从同事的口中了解了他,他曾是一名语文教师,后来仰仗当局长的岳父的关系调进机关,但是从此妻子在他面前有了骄横的资本。他很有才华,发表过很多优秀散文,写过小说,文人那份骨子里的清高,让他蔑视权贵,也对升官发财不感冒,这与他妻子岳父的初衷背道而驰。所以夫妻俩人的关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听了这些,不知为什么,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忽然高大起来。

     
他飘落到了她的掌心,他感觉到了她的温暖,在他快融化那一刻,他看到了她的眼角滑落了泪珠。他想去品尝她的眼泪,去感受她那遥望远方的眼眸下掩藏的情感。只是他融化了。他说,他下辈子要化作雨去融入她的泪。

还记得那首《冬天的秘密》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渐渐熟络起来,我借阅他出版的散文集子,在那一篇篇散发着深情厚谊的文章里,我感知到一颗火热的心,都说热爱文字的人都是温暖的,这话,我信。

     
一场雨来秋意起。在她的眼里,秋天不是那金灿灿的果实,也不是那随风飘扬的落叶。秋天是这场雨,这场给她带来凉意的雨。若不是这场雨,她还以为那闷热的夏天今年额外的长呢。她喜欢这雨。

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谁来收拾那些被破坏的友谊。

他不嫌弃我这只丑小鸭,而且还借给我很多写作的书,让我好好写,好好学,像老师又像兄长,给予我很多帮助和温暖。

   
 雨水本应无情的,然而她却听这雨水的滴答声,感觉这雨水像似在诉说着什么。有留恋,有期待,有惋惜。

如果我忍住这个秘密,温暖冬天就会遥遥无期。

我生在腊月,生在一个雪花飘飘的深夜。所以骨子里我爱雪,记得那个冬天,一场鹅毛大雪覆盖了万物,我写了一篇赞美雪的散文,让他过目修改,没想到他很激动,他说他也爱雪,爱雪的洁白、晶莹,爱雪的轻灵、曼妙。他那颗儒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多么细腻的情感啊。

   这雨水真有情么?或许只有懂的人知道的。

于是,那年冬天就封冻了。没了阳光,没了雨滴,没了我们一长一短的身影被灯光拉的老长老长。

他说,等有机会,我们一起进山去看雪。他无意中的一句话,让我怦然心动,一种特殊的情愫从我心中悄然而至。

我不知道这份情愫是什么,是爱恋,是仰慕还是……,我只知道,每天,我都想看到他,可是我又怕看到他,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仿佛从我躲闪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很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他的影子,苦恼痛苦压抑着我,让我食不甘味,夜不成眠。

不多久,我就憔悴下来,他看在眼里,只说一个人在外,一定要好好吃饭,要不父母会担心的。

秋季里的一天,我听到了一件让我崩溃的事,他要调走了,要到地区教育局工作了,这个消息顿时掏空了我的心,他走了,这就意味着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走的那天,同事们都赶来帮忙收拾东西,我躲在办公室里没出去,因为看着即将离去的他,我忽然觉得我会心痛。倒是他,收拾完后,抱过来一个纸盒子,大咧地笑说,”送你的,几本名著,你留着慢慢看吧”。

他走了,此后很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走过了秋天,又到了冬天,好盼望有一场雪啊,下雪了,也许他会记起我,想起在他眼里我这个小丫头。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个冬天特别干燥,竟然没飘下一片雪。

又一个春暖花开,等我再得到他的消息时,却是一个噩耗,他在工作时猝死在办公室里!闻听噩耗,我不禁泪如雨下,很长时间,我都是心灰意冷黯然伤神,家人,同事,谁也不知道我那段时间怎么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我的心里,他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我曾经阴暗孤寂的日子,他犹如一把篝火,点燃了我生活的激情,给予我人生的温暖。

多少年来,每到下雪,我都会想起他,“等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雪”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响,但是他早已不在了。

但他那温和的笑,关切的目光,像邻家大哥一样的醇厚的脸,一直浮现在我眼前,他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http://www.jianshu.com/p/074e3330c6b0(无戒365挑战营第三期月征文)不能说的秘密

无戒365极限挑战第四十六天

   
 她打开了窗户,伸出她那纤细的手。几滴水珠掉落在她的手心,汇聚成了一大滴水珠。她看着这水珠,感觉好熟悉,像是和这水珠有过很多的故事。但又抓不住那一转而逝的温存。她看着看着,眼角滑过一滴泪水,好巧不巧的落在了那水珠里,溶为了一滴。

于是在我们用心墙筑起的洞穴里,你数落寞,我数孤独。

   
 他尝到了她的泪水,先是微甜,慢慢的却是苦涩。这或许是下雨天的味道吧。

不知多久后,你离开了。我离开了。

   
 他说,他应该给她阳光给她温暖的。他愿下辈子化作一缕阳光,去温暖她的眼。

只剩下那间教室,那两张曾经被阳光沐过被我们打过闹过的课桌。

 
 她在空中漂浮着,没有任何规律地浮动着。这算是跳舞吗?旁人不知。她是尘,别人看不见,甚至都不认为她是存在的。或许风能感觉的到,但是风不会停下来欣赏的。

落叶飘下来,没了谁为它们寻找一个安身之家。

      她认为,总会有欣赏她的。

雪花飘下来,没有掌心给它一个合适的温度。

     
一缕阳光穿过了云朵照耀了下来,照耀在了她的身上,看见了她的舞,这是一种神奇的美。她在他的光辉下,跳出了属于自己的美。尘,在阳光下,很清晰很美。

还有阳光,稀稀疏疏,落下一地的零零碎碎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她在这个夜晚站在窗前嘴里也不知道在和谁唠叨着。晚上看的见雪么?她或许能看见的。
“你这是第几回轮回了呢,为了她你情愿坠入轮回去找她的生命痕迹。难道就不知道我在这等着你么?你这负心汉。哼哼。”她看着那飘落的雪幽怨的嘀咕着,然后转身来到一个圆形的罗盘前。她身影慢慢淡去,最后消失在罗盘前,只有一句话还在周围回荡着,“哼哼,你以为就你可以入轮回么?你是第四轮回了吧,你第五世可得有我的身影,哼。你跑不掉的。”

我们,真的就那样走了。

只是连她也没有发现,在她消失的瞬间,一只白色的小狗也跟着消失在了这罗盘前。他们的命运又该会是怎样呢?

又不知多久后。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后。

山有木兮木有枝,女悦君兮君不知。凌落雪看着这在阳光下慢慢融化的雪,嘴里嘀咕了一声“你个大木头”然后幽怨的看了一眼那个身影,这才跟了上去。

恰是中秋之际吧,收到了你的来信。

“陌白风,你等等我,我就这么让你烦吗?这大雪天的你就忍心让一个弱女子走后面啊?”

你歪歪斜斜的字体还是没变,变了的,只是那字里行间注满了你的眼泪与沧桑。

“凌大美女,你堂堂江湖上人称女汉纸凌落雪,你哪里是弱女子啊?”

你说你很好,只是很想回到那间我们的教室。

“哼,老娘哪里是女汉纸了,你眼睛瞎了啊?老娘这身上那一块像女汉纸了?”凌落雪说完一个雪球就砸了过去。

你说要我好好努力,你就在某个不远的远方看着我。

“救命啊,凌女汉纸杀人啦,快逃啊……”陌白风说完就飞跑起来。

那晚,我没有吃月饼。

“报应啊,哈哈,陌白风同学好雅兴啊,这雪味道咋样啊?”凌落雪看着那从坑里爬起来嘴里还嚼着雪的陌白风,笑着说道。

只记得那轮明月,我看着它升起来,一直到落下去。

“好吃呢,要不你也尝尝啊?”

然后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

“滚……”

再后来,那封信没有投进邮箱。

“陌白风,你说照《爱情公寓》系列这样下去等一菲和小贤在一起了我们孩纸是不是都可以打酱油了啊?”凌落雪玩着手里的雪球突然的说。

再后来,我走到了现在,你走入了真正的远方。

“你脑袋里天天想什么呢?额。女汉纸会生孩纸么?”陌白风愣了一下说道。

再后来,其实我想说,在那个冬天的秘密里,一直藏有你的微笑。

“你!要不要老娘生个给你看看!”

“女汉纸非礼啊!女汉纸非礼啊!”

陌白风也只是在凌落雪面前这样俺不掩饰的玩闹着,他喜欢坑她。她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她总是下意识的展现她“女汉纸”的一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他的身影,然后她就傻傻地笑了起来。

时间在有趣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陌白风有个习惯很奇怪,他总是喜欢在傍晚的时候坐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看着远方。凌落雪问了他好多次为什么喜欢这样,他每次都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终于在那次尝试了“女汉纸”的“威力”后招了。他说,他经常会做一个同样的梦,梦里梦见有一个女孩会在傍晚的时候经过这课老槐树,他会遇见她,梦里冥冥中告诉他她是他的她,只是他总是看不清她的脸。

“以后老娘陪你在这看着,看看她长啥样,能让陌白风同学天天在这守候。”凌落雪眼里划过一丝失落又大大咧咧的说道。

未完待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