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刚搬了家

就像是在昨天,一个人的生活还在继续,像昨天一样。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谁来告诉我该怎样面对如此的情况……?我坐在地上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猛地想起住在隔壁的勾构,也许可以找他帮忙。想到这儿,我赶忙站起身,朝勾构家走去。迎接我的是满院子的蘑菇……“勾构……阿姨在吗?”我轻声地叫门,但屋里并没有反应。“……阿姨!……勾构!!”怕是他们没有听见,我提高音量又叫了一声。……仍然没有回答。就在我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道:“哎呀!这不是彩麻嘛?!”转回身,正是久未谋面的勾构。他肩上扛着一个袋子,刚刚从外面回来,见到我站在他家门口,他的脸上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勾构!我回来了!永远的回来了!^^”“啊?!”“怎么办呢?彩麻,阿姨家只有一间屋子,你又回来得这么突然。勾构,你也想想办法,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坐在屋地上摇头叹气的勾构妈妈显得十分为难。“妈,把咱家院子里的那间屋子收拾出来给彩麻住不行吗?”“那间房子怎么修啊?!难不成你上山砍了木头回来搭不行?!”勾构妈妈想了想以后对勾构喊道。“那彩麻怎么办啊?有没有一间单独的房间给她住。”啊,对了!“就这么办吧!勾构,这附近难道没有离学校近点儿的小房子吗?!”我突然想到可以自己租一间房子住。“你的意思是……”“走吧,我们去房屋中介问问看吧!!”“对了彩麻,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一个人回工洲来的呀?”勾构妈妈突然问道。“妈,你先在家等着吧,我和彩麻去去就来啊!”或多或少知道一点儿情况的勾构怕我为难,赶快打断了她妈妈的问话,拉着我跑出了他家,帮我解脱了不知如何作答的尴尬。过了一会儿,我们找到了房屋中介所,向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想找的房子的条件。“嗯,这儿有一间还不错,就在学校旁边,叫‘水果树之家’。面积是11坪,有自来水管道,环境也很好,周围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所以很安静。你一个人住?”“是的。”“就你一个人住可有点儿危险啊。”工作人员见我一个女孩子家单独住在外面,很是担心。“我会每天去保护她的!”站在旁边的勾构突然把结实的胳膊搭在我的肩上一脸正气地说道。我扭过头去,送了他一个极为严肃的表情,这家伙还挺识趣,乖乖地把手从我肩膀上拿了下去。“我就租这里了,从今天开始就可以住了吧?”“不要啊彩麻,你今天住我家吧!”勾构突然大喊了一声。“…………”“人家是大姑娘了,你这小子也该注意点儿男女有别吧。”帮我查房子的大叔替我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勾构再也不敢出声了。办好了手续,我和勾构走在回家的羊肠小道上。“你有租房子的钱吗?”“嗯,弟弟给我的。”“弟弟?啊,是英奇吗?对了,他现在在哪儿呢?”“在很远的地方。^^”我用笑容掩盖心中的那个伤口被碰触时的疼痛,也减少勾构的担心。“很远的地方是哪儿啊?美国?中国?”“……”“你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他见我掉了眼泪,更加着急了。“勾构,^^这件事等我以后再告诉你,在那之前先不要问好不好?”善良的勾构看了看我认真的表情,使劲地点了点头。“谢谢。^^”这是一间在工洲女子高中旁边的房子,既有卫生间,也有窗外不错的风景。我将在这里开始一个人的生活了,虽然想到以后可能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时脑子里不免一团糟,但看着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的勾构忙进忙出地帮我搬行李,我的心里终于稍稍平静了一些。那天晚上在勾构家吃了饭,他把我送回我租的房子以后又开心地聊了很久,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很晚了,但他却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好不容易把他劝回了家,我草草地收拾了一下连一件家具都没有的屋子,铺开被子,躺了下来。望着透进窗子的星光,心中努力隐藏的悲伤又带着泪水翻云覆雨地朝我猛扑过来……正在这时,手机仿佛想安慰我的孤单似的,欢快地叫了起来。“喂,您好?!”虽然高兴,但心中仍不免惊讶于谁会在这个时间还打电话给我。“怎么什么事儿都让我碰上了!真他妈够丧的!我居然会迷路!气死我了!!”电话里传来一阵没头没脑的狂吼。“君野?!你在哪儿啊?!”听出是君野的声音,我紧张地问道。“我当然是来工洲了!你在哪儿啊?”“这儿……是我刚刚搬进来的新家。”一时间也只能这样形容了。“什么……?”“是我的新家!”“那你和谁一起住?”“没别人,我自己一个人住。”“你家位置?”“嗯……?”“我问你家在哪儿!”“你现在在哪儿啊?”对着这么不讲理的人,我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这家伙在完全不熟悉工洲地形的情况下,竟然只花了10分钟的时间就找到了我家,一边大喊大叫着一边哐哐哐地猛敲我家的门。我连睡衣都来不及换,就像一阵风似的冲过去给他开了门。门外,是他笑嘻嘻的脸庞。我们几个小时前不是刚见过吗,干吗还像久别重逢似的笑得这么灿烂,闹得我相比之下好像很没有人情味儿似的。看着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的君野,我不禁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脸颊;抓住他衣角的那一瞬,我忍不住哭了出来。“你不是说你会好好照顾自己吗?!那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啊?!”站在黑乎乎的玄关,听着他充满心疼的责备,我发自内心的感激上天安排我们再会。“我朋友突然搬了家。所以我只好自己租房子住了。漂亮吧?”“……唉……^……”他看着可以说空无一物的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你明天还要上学呢,吃晚饭了吗?”“你不能住这儿!这房子怎么住人啊!”“嗯。^^”“嗯什么呀嗯!你以为我在跟你闹着玩儿吗?!我可是很认真的!你一个人住在这儿?哈,别开玩笑了,赶快把行李给我跟我走。”“君野你别这样。”“我让你把行李给我!我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在这儿,跟我一起去安阳。”“我不去。”“不许这么固执!”说着,他拉起我的手就把我往门外赶,放在地上的行李也被他一件件地抓在手里往屋外拎。“妈的,这屋里怎么这么冷啊!”“君野……”我听得出他言语里的心疼。“今天先去找间旅馆住,从明天开始,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我想一个人住,我一个人没问题的。”“说什么傻话!快跟我走!”君野拎着我的行李就急着往屋外走,甚至连鞋都忘了穿。我赶忙追了上去,紧紧地抓住了他正在开门的手。“等到高考结束了,我年满20岁的时候,我就会去安阳。在那之前,我会为了能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而努力学习。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一个人生活,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如果我现在在安阳念书的话,我可能什么都做不好,就算侥幸毕了业,也会毫无方向感的,你明白吗?”“你毕业之前就不能和我一起生活吗……?”“君野,我想过很多次了,我想过那样的人生。你不能等我七个月吗?你是愿意让我在这里常常微笑着过这七个月,还是让我在安阳每天挣扎着生活呢?”听完我的话,君野轻轻地打开了门。“那咱们说定了,高中毕业后要进同一所大学!到时候安阳见!”他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当然!^^”我明白他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的,所以格外愉悦地答应。“这段时间要努力学习呀!”“嗯!^^你也是!^^”我们互相为对方打气。“你这儿缺太多必要的东西了,我下星期六给你把床和电脑什么的送来!”“嗯。^^那我现在先把钱给你吧!^O^”“以后再说吧,我又不缺钱用,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他爱惜地敲了一下我的头,重新把我的行李放进了屋里。之后,我和君野肩并肩地坐在我家旁边的山坡上静静地欣赏在天空中一闪一闪冲我们眨眼睛的繁星,直到天亮。清晨五点钟,怀着淡淡的忧伤和依依不舍,我把君野送上了长途车。目送着车走远了以后,才缓缓地走回了我一个人的家。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做到。我要让妈妈、在天堂的爸爸,还有英奇看到,我可以一个人生活的很好……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哭泣,未来1年中的眼泪,就让它在这一次流干吧……

时间:2016-06-08 21:27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1

我们刚搬了家,我感到一切都不适应,心里总是很怀念那个度过我美好童年的屋子。所以星期天下午我准备回一趟“家”。

我是沉默寡言的,出生时奶奶抱着我,撇开双腿一看,男孩!大喜过望却又疑惑地看着我,咦,这孩子怎么不哭呢,父亲和母亲面面相觑,就这样拍着我的屁股,一直轻轻地拍,加大力度,再拍,几个小时后我呜的一声,一家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天正好下着雨,淅淅沥沥的。我撑着伞疾步走着。天空是阴沉沉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因为那是夏季,所以不时还有几声凄惨的雷的叫声。

母亲生我的时候没有去医院,因为贫穷,在那个漏水幼年的窑洞里难受到深夜我才出生,我深感到这个世界的潮湿,出生到骨子里的潮湿与不舒服。幼年的我是羸弱的,每到换季总是发烧咳嗽拉肚子,冻疮也出奇的严重,总之身体很差,也很胖,跑几步就大汗淋漓。

终于来到楼下,我呆若木鸡似的站在那里,眼前仿佛出现了小时侯站在雨地里的情景:记得那天,下着雨,出于好奇,我呆呆的站在雨地里望着天空发呆,好象在享受雨带来的清爽。起先院子里还是一片人们回家的嘈杂,渐渐地,院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但我并不孤独,因为在我的“天空”里有无数奇思妙想,它们像朋友一样,与我形影不离。我试图模仿当年的我,我却感到十分寂寞,因为幼年的那些天真的想法已经离我而去了。

幼年的印象里,家就在一个大院子里,我,姐姐和母亲,还有爷爷的一个哥哥,很多年前,这个院子的窑洞里面住满了许多人,一大家子在一块十分热闹,到了我出生时,许多人早已摆脱贫穷,住上了平瓦房,我们一家人还在窑洞里住了很多年,正是在窑洞里生活,我的世界变得异常简单,每天就是在这个院子里玩耍,院子里有一个水井,是我的禁区不能涉足,早上母亲打上水来,晾在院子里,到了中午就可以给我们洗澡。院子中间有一棵很大的核桃树,据说比父亲的年纪还大,我坐在自己的小三轮童车上,总是抬头看这棵大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就是我一天的生活,也是我五六岁之前的全部世界。

走进楼道,依然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我毕竟在这儿生活了六年,对

上面说到我沉默寡言,那是天生的气质,因为从小就不爱说话,虽说父母不再担心我是哑巴,可是对于我说话吞吐,咬字不清还是感到很担心,父母觉得一个男孩说话不能扭扭捏捏,而我却出人意料地不说话,一句话都不想说。我承认我不是很聪明的小孩子,许多东西都需要反复重复我才能熟记在心,不对,应该是默念记在心里,因为根本不想说话。

这儿再熟悉不过了,在哪儿转弯,在哪儿有几个台阶,我都了如指掌。我几乎可以不依靠扶手,轻松自如地走上楼去。这使我想起小时侯和伙伴们玩得“台阶游戏”:双手背后,在同一起点,等指挥员一声令下,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往上跳,谁先到顶,谁就赢。我常常赢,赢后的笑声和欢呼声在我耳边回荡着。

我的周围没有一个小伙伴,一个院子只有那个接近八十岁的老年人,他脾气暴躁,身体强健,个子高大,胡子留了很多年遮盖了脸部的四分之三,一双三角眼里流淌出来的暮气沉沉,往往让我有些害怕而不敢直视,但是现在我承认,他是我的童年朋友,我和他没有说过一句话,白天姐姐去上学,母亲下地干活,我吃饱饭懒洋洋地躺在童车上,他也坐在门口不是补衣服,就是捉虱子。偶尔我们眼神对视一下我就迅速跑开,从背面看,他像一个全身乌黑的蝉,静默地站在那里,也许是回忆自己的往事,也许是遐想自己的后事。

我们已经搬走,就不能再进那间屋子了。我只能带着遗憾望着熟悉而陈旧的门发呆。

有一次,我忘了骑走自己的童车,挡住了他回屋子的小路,他破口大骂一声,一脚踢开了我的车子,母亲刚好撞见,就和他理论,他没有答话,悻悻地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我感到伤心,因为没有达到我这次回“家”的目的。我回“家”就是为了取回我的“童年”。在那间屋子里,我把我所有的快乐藏在了一个地方,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现在我总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什么,不,是我生命中的一大部分!

从此,我变得有些怕他,姐姐说他仍是我的朋友,从此,我变得对朋友多加提防,交一个好的朋友就想付出自己的所有,而许多朋友都因为过度谨慎,被我挡在心门之外,成就了很多的泛泛之交。

我的好朋友整天抱怨我不给他们打电话,其实何止是给他们,给任何人我都不想张嘴打电话,更多的时候我们打字聊得火热,发消息我便吞吞吐吐,不知所云。我的朋友称呼我为怪人,我想这便是我的童年所赐。

童年并没有想象的多么美好,依旧贫穷,没有那么多的五彩斑斓,父亲在外打工赚钱,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很少,每天的光阴我都是坐着发呆,没有书看,没有音乐听,没有玩具和玩伴,没有核桃树之外的其他树和其他物种。只有对父亲的想念和对天空中所有飘忽着的云的想象,不说话,想象力便无边无垠,毫无节制,尽管没有《一万个为什么》,也没有《格林童话》,我的想象力还是了得,有时候梦见鹰抓我到天上遨游一番,有时候看着云飘来和另一个云拥抱在一起,有时候发现我家院子的所有景象竟然在天上如实呈现,我望着天上的自己,哇,那一刻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另外一个你,和看了《分身》之后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同。我的童年时光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消耗,我从不哭闹,只会偶尔的剩饭和经常的哮喘。

恐惧是幼年的一个重要的标签,那个老爷爷,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当然恐惧他的面相,可最害怕的是进门的那个装柴火的窑洞,里面黑漆漆的,柴火的底下埋着一张黑猪的皮囊,父亲说,他小时候,有一个女叫花子半夜突然敲门,大家都吓得不敢去开门,到了第二天早上,七叔去开门的时候他大叫一声,随后的几天他害了一场大病,爷爷们把那个女叫花子安排在那张猪皮上面,过了好几天,那个叫花子在一天的深夜莫名失踪了,门栓是用锁子锁着的,她怎么跑了,父亲没有再说下去,我和姐姐也没有再问,这个是我童年觉得最恐怖的传闻,当事情在别人家发生不足为惧,只有在自己住的地方发生,你怎么能心安理得,白天我一个人在家,经过超群的想象力加工,演变成不同的版本,经常我想象的入了迷,吓得冷汗直冒。

幼年的形单影只,让我觉得自己正如小王子一样,童年的星球只有我一个人,不说话,光凭自己的想象度过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幼年,我的世界一片雪白,只是我在不停的涂鸦,大雪过后,涂鸦已停留在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