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干了这杯美酒
关上电视,熄灭灯,自己独自坐在黑暗的客厅里。久久不想动。点播的电影《阿拉姜色》里,那一幕幕画面,像过山车一样,一幅一幅的闪过脑海。闭上眼,一切又那么遥远,而又那么的真实。被电影渲染的故事情节不停地感动自己的,是不仅是藏区迷人的景色,朝圣路上的虔诚,还有从心里流淌而出的音乐。
那座碉楼屹立了多少年 这碗美酒就酝酿了多少年 酿出了故乡的河
酿出了故乡的山 那首歌谣传唱了多少年 甘甜的祝福就流淌了多少年 ……
电影里容中尔甲饰演的罗尔基把这歌声第一次唱给俄玛和诺尔吾的时候,一家人第一次坐在朝圣路上的火堆旁,这也是一家人唯一一次幸福的坐在一起。罗尔基深情的吟唱着,把当作美酒的石头传递给诺尔吾,这幅画面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搞不清是容中尔甲低沉的演唱,从心底流露出的情感还是松太加导演刻意安排的一家三口意外重逢,或许兼而有之的表达方式,让人回味那个场景。应该是笑,俄玛的笑,罗尔基的笑,深深触动诺尔吾藏在心底的快乐。
旋律最后一次响起的时候,已是诺尔吾与罗尔基和平相处,共同完成俄玛心愿的那个场景,距离拉萨3公里,诺尔吾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牵着他的朝圣毛驴,就像罗尔基当初对他那样,他用双手捂住了小毛驴的耳朵,这不单单是一个动作,更是内心深处的释放和宣泄,最后罗尔基给诺尔吾理了发,选了一个吉祥的日子,去那个最神秘,最向往的布达拉宫,去完成俄玛的嘱托。罗尔基再次开始嘴里哼唱起那首歌,像自言自语,又像絮絮叨叨,又好像跟诺尔吾语重心长的交谈。罗尔基动情的流露的歌声:
阿拉姜色 阿拉姜色呦 阿拉姜色……
反复吟唱,反复吟唱,把心里对俄玛的思念,对俄玛嘱托的完成,一切如释重负。
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罗尔基是一个善良,包容又富有爱心的普通人。他也有一个成年男人的心理自私。生活里他接受了同俄玛的婚姻,却不接受俄玛与前夫的儿子诺尔吾,善良的俄玛照顾着罗尔基一家,操持者这个新家庭,却把自己与前夫的儿子放在娘家,导致诺尔吾对她的怨恨和不理解。她不愿给丈夫说自己的病情,不愿提起她心里埋藏着的那段婚姻,不想把钱花在看不好的病上,不愿意身上像她的前夫一样,插满管子,最后痛苦死去。她想倒在朝圣的路上,去完成她的承诺,去拉萨做一次朝拜。这是她心底的秘密,不愿意也不想告诉罗尔基的秘密。
按照藏族习俗,朝拜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每个朝拜的人都有自己的愿望,有些人是一辈子的梦想,有些人是祈祷生活的平安吉祥,有些人是为自己干过的一些事情赎罪,有些人也是对佛教的虔诚,不管怎样的起因,一旦决定了,朝圣就是一件很庄严很神圣的事,不说路途遥远的艰辛,餐风露宿,单就三步一叩长头,不仅考验一个人的体力,更是磨练一个人的意志。这长头一磕,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吃尽的是苦,留在心底的却是虔诚和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或者是朝圣者心里的一种解脱,消灾修缘。
阿拉姜色呦 哦阿拉过门姜色 阿拉姜色呦 哦阿拉麻油姜色 ……
导演用这首歌名作电影的名字,运用的确实得体,不管是故事情节,还是演员自身与剧本的结合,还是这首歌与这部片子要表达的思想都很切贴。歌曲的旋律很容易让人陶醉在画面的意境中。本来阿拉姜色是首藏族歌曲,广为传唱,容易引起共鸣。它的汉语意思是:“请您干了这杯美酒”。吟唱这首歌很容易让人想起蓝天,白云,雪山,草地,和遍地的牛羊。想起围绕着篝火晚会欢快的锅庄舞,想起驰骋在马背上壮硕的藏族汉子,想起挥动鞭儿的藏家姑娘。想起神神秘秘的藏家文化,想起雪域天国的威严和洁净,想起那些终身修行的喇嘛,想起那些庄严的寺院,想起那些飘动着经幡的玛尼堆,想起飘舞在风中的风马旗,想起吱吱呀呀的转经筒。
这几年,关于西藏的新闻也多了,拍摄西藏题材的电影也多了,去西藏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转山》《七十七天》《刚仁波齐》,还有电视连续剧《西藏秘密》,再一次从多个角度掀开了那片神秘土地的风情画卷,令人心向往之。掀起去西藏自驾游热。就连身边的好多熟人,到了这个季节,也在讨论着西藏景色的美好,雪山的圣洁,布达拉宫的神秘,八廓街的朝拜者,说着去喝酥油茶,吃糌粑……
我也想去西藏,去看看神秘的雪域高原,去看看纳木错清澈的湖水,去看看那个作为喇嘛最有名的西藏诗人仓央嘉错曾困情的布达拉宫。我相信自己有足够体力,能爬上那座雪域穹顶,转山,拜湖,看酥油花。就像电影里罗尔基和诺尔吾经历了种种路途艰辛,生活的艰苦,最终了却心愿,包括那头诚心拜佛的毛驴,苦尽甜来或者甜尽苦止,这就是生活。生容易,活容易,生活则不会是一番平顺。一个人能平平常常,平平淡淡,平平凡凡,平平安安的走完这一生,还有什么可值得不欣慰的。
我想起了仓央嘉错的那首诗: 假如真有来世 我愿生生世世为人
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哪怕一生贫困清苦 浪迹天涯 只要能爱恨歌哭
只要能心随所愿 …… 愿世间一切美好,愿今世一生平安,阿拉姜色。

《阿拉姜色》观后感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藏语电影从外视角到内视角

《阿拉姜色》观后感。最近几年关于藏区的电影越来越多,小时候看过《红河谷》,丹朱举着酒碗在夕阳下唱祝酒歌,着实惊艳了我的童年;几年前看过《转山》被书豪为完成哥哥的遗愿,一人骑行滇藏线所感动;两年前的《塔洛》算的上是我看的第一部“纯”藏风电影;去年大火的《冈仁波齐》也足足刷了一波存在感,让更多人了解藏族人对信仰的执着;还有《七十七天》,将羌塘的美呈现在大众面前;以及很久很久以前,钟丽缇拍摄过一部和僧人有关的黑白藏区片。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1

但《阿拉姜色》的故事却和前者大有不同,它的视线放在了一个四姑娘附近的一个“特殊”嘉绒藏族家庭,身患绝症的妻子俄玛梦到死去的前夫,半夜从梦中哭醒,宁愿付出生命也要完成前夫去拉萨朝圣的心愿。

《冈仁波齐》剧照

然而着墨最多的还是俄玛的现任丈夫罗尔基,一个普通的嘉绒藏人。罗尔基略微有些佝偻的背,被撞倒后的无能,朝圣途中妻子病重,面对医生的诘责他仿佛犯错的孩子,站在阴郁的天空下束手无策。这样的罗尔基,简直就是我们身边中年人的写照。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2

当俄玛从家中出发磕长头朝圣时,一个家庭的矛盾才慢慢展开。先是罗尔基为妻子找的两个女孩挑夫,时髦的女孩受不了朝圣路途的辛苦,上了陌上男人的车一去不回。保守的女孩趁着暮色隐匿进村庄从此也销声匿迹。不被罗尔基接受的前夫之子诺尔吾,叛逆又神经质,跟着母亲和后爹朝拉萨走去。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3

苍茫夜色中,一家三口坐在篝火前唱起了歌,罗尔基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充当酒杯,唱着祝酒歌“阿拉姜色”,诺尔吾板着脸不肯和后爹说话篝火映照下,俄玛笑地一脸温柔,诺尔吾仍是个叛逆儿童,罗尔基一个劲的劝他喝了这杯石头酒。看到这里,我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这个故事注定是个悲剧,他们都在透支自己人生中的快乐。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4

果不其然,俄玛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倒在了朝圣路上。弥留之际将背包里用前夫骨灰做成的擦擦交给儿子诺尔吾并且嘱咐他一定要走到拉萨。俄玛和罗尔基的生死决别也没有多么惊天动地。罗尔基只是握着妻子因为打针流血的手,眼泪一滴滴模糊了血迹。他把妻子装有前夫骨灰的背包先是扔到脚边,然后思量片刻又扔到帐篷外。罗尔基的爱是自私的,被妻子爱着的时候也希望独自占有这份爱。

《塔洛》

电影里隐喻的表现了天葬,山坡上或鲜艳或褪色的经幡,头顶飞过的鹫鹰。在寺院为妻子做超度时,喇嘛问他:“你有往生者的照片吗?”罗尔基拿出了妻子和前夫的黑白合照,央求喇嘛写上六字真言超度。喇嘛说道:“夫妻两人一起往生是多么大的福分啊。”正是这句话刺痛了罗尔基的心,他把照片贴在寺庙墙上时,将前夫的一半照片撕了下来贴的远远的,远的让他们转世也见不到对方。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5

最让我动容的片段则是罗尔基要把诺尔吾送回四姑娘山的老家,自己一人前去拉萨。诺尔吾叛逆的逃离后爹,将皮球扔到湖水里。追来的罗尔基只看到湖面上的皮球,以为继子想不开跳湖自杀,毫不犹豫的跳进湖里,大声喊着“诺尔吾,诺尔吾!”而那个调皮的孩子只是光着脚去撒了个野。看到站在岸上的诺尔吾,罗尔基从水里狼狈的爬出来,把孩子推倒在地,责备他。诺尔吾却大声质问道:“你就是讨厌我!七年前妈妈要把我带到你家,就是因为你讨厌我,我才没去!”诺尔吾甚至把罗尔基送他的玩具在岩石上砸碎,光着脚远离这个名义上的父亲。

《阿拉姜色》

罗尔基却走到一间藏式房屋的废墟,落汤鸡一样从怀里掏出自己和亡妻的合影,面朝墙壁蜷缩在角落失声痛哭。先是失去妻子,然后被继子误解或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宣泄。镜头的最后落在合照上,罗尔基和俄玛身后是蔚为壮观的布达拉宫。当罗尔基咬着手电筒,双手为熟睡的继子清理伤口缠上绷带时,我脑海里突然出现“父亲”两个字,罗尔基从未照顾过孩子,所以他的动作显得那么笨拙,甚至连讨好孩子都是十分笨拙。

◎詹庆生

到了后期,罗尔基带着继子诺尔吾和捡来的一只小毛驴朝圣时,他的爱从个人,上升到了众生。他甚至会为草地里死去的老毛驴煨桑超度。而叛逆的诺尔吾也发生了变化,他开始有责任感,罗尔基去喝茶的时候,他放一块石头在罗尔基磕长头的地点。当孩子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罗尔基身后时,罗尔基呵斥道:“你能不能走到我前面,像个男人一样!”

作为又一部讲述朝圣故事的影片,松太加导演的《阿拉姜色》很容易被认为是另一部《冈仁波齐》,然而二者实有大不同。后者是更为纯粹的朝圣题材,这部借用纪录片创作手法的剧情片,将纪实与虚构融为一体,聚焦于一次长达两千五百公里的漫长苦行,“记录式”地再现了一段神圣的宗教之旅。对于汉文化语境中的观众来说,磕长头早有耳闻,但以如此贴近的方式“全程目睹”这一超乎想象的肉身奇观,仍然会遭遇强烈的精神洗礼和文化震撼,这或许正是该片创造票房奇迹,成为年度重要文化现象的根本原因。

离拉萨还有三公里的时候,诺尔吾爬上山坡,看向妈妈俄玛日思夜想的拉萨,布达拉宫震撼了这个嘉绒藏区孩子的心,更重要的是,他完成了爸爸妈妈的遗愿。

然而《阿拉姜色》是非常典型的文艺剧情片:妻子俄玛执意要去拉萨朝圣,却向丈夫罗尔基隐瞒了自己身患绝症的实情。罗尔基知晓后劝其就治却遭拒绝,只能下决心陪她前行,然而同行的俄玛与前夫所生之子诺尔吾却对两人一直心存芥蒂。俄玛半路病发,罗尔基这才知道她此行是为了完成对前夫的承诺。俄玛去世,心情复杂的罗尔基决心带着诺尔吾,继续俄玛未完的行程。

罗尔基说:“进拉萨就是要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衣衫褴褛的父子二人蜷缩在拉萨城外的寒风中又睡了一夜,清晨,开始把自己头发洗的干干净净,罗尔基为继子剪头发说道:“看到拉萨没?等到了拉萨我们把你爸爸妈妈的供奉在丹朱寺里。”

两部影片虽都是公路电影,但区别明显:《冈仁波齐》的焦点是记录式地呈现朝圣过程本身,具有强烈的宗教属性;而对于《阿拉姜色》而言,朝圣只提供了一个故事背景,它关注的是朝圣者个体在世俗层面的情感和命运。如果说前者因其独特的宗教和文化创造了显著的差异性,那么后者在伦理层面则是具有普适性的,这是一个关于承诺、谅解、宽容与爱的故事,丈夫与妻子、继父与继子之间由隔膜或抗拒,逐渐走向了和解。

电影在一声声剪发声中落幕,惊鸿一瞥的拉萨布达拉宫。如果父子二人真的进了拉萨又能怎样呢?完成了俄玛的遗愿,日子仍旧要平淡如水的度过。日后,罗尔基会和继子相依为命,他会再娶一个妻子吗?故事的最后,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伦理化的主题其实一直贯穿在导演松太加的作品中。松太加此前作为摄影师或美术设计师参与了万玛才旦的“故乡三部曲”,是由万玛才旦培养起来的电影人。其独立创作的首部作品《太阳总在左边》便是一个赎罪的故事:儿子无意间轧死了母亲,从此身负沉重罪恶感,即使磕长头去了拉萨仍无力摆脱,成了终日在沙漠公路上流浪,失魂落魄的行尸走肉,而一个老人的陪伴和劝解,终于使他化解了心灵的困惑。2015年的作品《河》,则试图从一个小女孩的视角,讲述一个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化解隔膜,走向和解的故事。可见伦理层面的情感和解向来是松太加最为关注的主题。

高山草甸,藏族碉楼,经幡,哈达,六字真言甚至是喇嘛们绛红色的僧衣,这些我熟悉的人文风景跃然于荧幕时,还是会再次被惊艳到,造物主是真的偏爱藏地。

然而,松太加的前两部作品并不成熟,都存在着主题先行、形式大于内容、人物概念化、表达空洞化的痕迹,常因用力过猛而显得刻意做作甚至虚假,与万玛才旦《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等作品的自然妥帖与浑然天成相比并不在一个艺术层次上,甚至连作为本行的摄影,都显得粗糙与笨拙,奇怪地丧失了在万玛才旦作品中表现出的灵性与韵味。

《阿拉姜色》展现了一个家庭之间的温馨,并没有把磕长头朝圣当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来描写,反而是轻描淡写。俄玛下定决心磕长头去拉萨就是在一瞬间做出的决定。

而这一次的《阿拉姜色》,松太加却有着近乎脱胎换骨的进步。他用扎实的剧作,绵密的细节,细腻而充分的情感铺垫和表达,丰满的人物,质朴的表演,平实的摄影以及极高的完成度和准确性,讲述了这个颇为动人的故事。

看完电影后,我一直在想这几年遇到的朝圣的藏人。

妻子俄玛不顾重病毅然前行,通过开场镜头窗户上以及临死前酥油灯里的飞蛾,都已经给出了“飞蛾扑火”的暗示,而酥油灯最终开出的酥油灯花则是其“美丽心灵”的外化展现。丈夫罗尔基深爱妻子,却也与大多数平凡男人一样,有着出于男性尊严的自私,结婚时不愿接纳妻子与前夫的孩子,发现妻子朝圣只为完成对前夫的承诺时,对妻子的疼惜不舍与男性的嫉妒失落混杂在一起,通过俄玛手背上泪与血的混合、通过把骨灰盒扔出帐篷、撕照片、看着合影哭泣等细节得以细腻动人地呈现。

第一个人是在西宁塔尔寺遇到的老奶奶,从玉树一直磕长头磕到了塔尔寺;第二个人是在青海湖边对着圣湖磕长头的人;第三个是在八廓街转经道上磕长头的少年;大昭寺门外起起伏伏的身影;几年前色达的山路还没修好时,坑坑洼洼的山路扬起尘土,那群朝圣的人蓬头垢面高举双手从尘埃里走出来。他们身上有灰,心中有光。

而他与诺尔吾的和解,则借助夜里的歌唱、双手提耳朵的玩笑、下池塘救人、给伤脚裹纱布、买棉衣等交待得令人信服。片尾,他发现诺尔吾偷偷把照片粘好后的反应和心理变化,同样意味深长。影片最初的来源容中尔甲讲的一个朋友与驴的故事,而松太加最终把它丰富成了现在的样子。从编剧角度看,本片在剧作层面是相当扎实的,而它的确也很像松太加喜欢的是枝裕和的风格,在看似波澜不兴的平静生活中,在一个个隐藏的细节中,涌动着微妙动人的情感。

来吧,一起干了这碗美酒,整理行囊,朝自己的拉萨出发。

本片在今年获得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大奖,同时还斩获了最佳编剧奖。从2006年万玛才旦的长片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开创真正意义上的藏语电影以来,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藏语电影已成为中国最为成功的少数民族电影。藏语电影最为杰出的创作者万玛才旦的作品,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台湾电影金马奖、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等国内外主流电影节上多次获奖,在业内早已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艺术地位。而在票房方面,藏语电影《冈仁波齐》此前也创造了票房过亿的神话。

  • 《遗愿清单》观后感
  • 大鱼观后感
  • VR进校园观后感:遨游虚拟世界

在“藏语电影”这一概念之前,电影界或观众更熟悉的是“西藏题材电影”。这些作品大致可以分为“政治叙事”和“文化叙事”两大类:前者以《农奴》《红河谷》《西藏往事》《康定情歌》《金珠玛米》等为代表,将西藏或藏区历史嵌入中国近现代的政治历史叙事当中;后者则以《盗马贼》《无情的情人》《可可西里》《喜玛拉雅王子》《冈拉梅朵》《转山》《西藏天空》《德兰》等为代表,试图对藏族文化进行描述或阐释,或描述两种文化相遇产生的碰撞。二者其实都是一种“外视角”的叙事,这些作品大多由汉族编剧导演创作,甚至由汉族演员来表演藏族故事,当中固然可能包含旁观者的洞见,却也极容易导致标签化和概念化,带来某些误解与误读,甚至扭曲或变形。

中国的藏区并不局限在西藏,而是包含卫藏、康巴、安多、嘉绒等不同区域,广泛分布于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各地。其实万玛才旦、松太加便是来自青海的安多藏区,其作品反映的主要是那里的生活,而《阿拉姜色》的故事则主要发生在四川,片中使用的嘉绒方言不仅松太加听不懂,甚至连本就居住在嘉绒的容中尔甲也不会说,他完全是靠注音背下的台词,而这些差异极大的方言都属于藏语的范畴。可见,相对于“西藏题材电影”概念,“藏语电影”或“藏地电影”才更加准确。

“西藏题材电影”早已形成了某种相对固化的审美模式,宗教、风光、民俗等都是最为显著的标签,而摆脱这些标签则成了新的“藏语电影”的努力方向。万玛才旦的《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等片真正开创了从藏文化自身出发的“内视角”叙事。在这些影片中,并非不表现宗教或民俗,而是它们不再像《盗马贼》或《红河谷》等那样,被嵌入某种宏大叙事当中,通过刻意突出、放大和强化其文化的差异性来创造文化的震撼感,差异性的文化成了一种展览甚至装饰。在“内视角”的藏语电影中,那些宗教、民俗并不需要刻意强调,迷恋“唐僧喇嘛”电视剧、爱戴孙悟空面具的小喇嘛的故事,寻找扮演智美更登的演员过程中呈现的藏族日常生活,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如泉水般汩汩流淌,充满生活气息,趣味盎然,既有着藏文化的自然呈现,又有着人性的普适力量。

从此角度看,《冈仁波齐》仍然是“外视角”的。圣地的朝拜,漫长的苦行,磕长头的奇观以及当中所弥漫的宗教精神,是整部影片试图张扬的焦点,虽然它刻意采用了某种相对低调的纪录片式风格,但通过这种展览式的呈现来创造陌生化的文化震撼,其创作的出发点或驱动力无疑来源于汉文化背景。

导演张杨曾在访谈中坦陈,片中朝拜队伍的年龄、性别与身份构成,都来自事先的设计。而普拉村其实并没有磕长头朝圣的传统(虽然村民对此持赞赏的态度),片中的朝圣之旅其实是创作者说服的结果。这也正是片中朝圣队伍的磕长头动作几乎都不标准的原因,而这一问题竟然直到半途才被路遇的喇嘛发现,片中这才不得已借一个路人之口将它指了出来。很难想象万玛才旦或松太加会专门创作一部关于朝圣过程的记录式电影,因为对于他们的“内视角”而言,朝圣是日常,并不是奇观。

《阿拉姜色》当中也能看到摆脱风光、宗教或民俗等标签的努力。片中有意设定了一种阴郁的影调,乌云密布、雷声隐隐的天气,与片中人物的压抑心理状态相吻合。整部影片没有一处绿地蓝天、白云雪山的标签式风光,没有一个奇观化的展览或装饰性的空镜头,甚至没有一个将个体置于宏大自然景观,构图精巧的大远景镜头,始终将镜头对准作为主体的人,虽然没有《索尔之子》那样极致,却无疑展现了一种创作意图的自觉。

没有如画的景致,但《阿拉姜色》仍然是有诗意的电影。片中夫妻、父子、无私的路人和村民,呈现出来的都是人性的美好。这种经过美化和过滤的人文景观,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藏语电影的另一种文化标签,正如伊朗儿童电影所面临的那样。相比之下,万玛才旦后期的影片如《塔洛》,在摆脱刻板标签,创造文化主体性方面做得更出色,这个孤独牧羊人的故事更像是一个寓言,隐喻性地呈现了藏文化传统在遭遇现代文明之后面临的身份迷失与困惑,同时又带着文化的烙印和时代生活的鲜活质感。它既是民族性的,又是人类性的。可以说,《塔洛》标志着藏语电影确立主体性的探索真正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而《阿拉姜色》并没有超过它。

藏语电影面临的更为严峻的困境其实是市场。《冈仁波齐》的成功更像是一个意外,《塔洛》的票房则刚过百万,而《阿拉姜色》上映一周的票房也仅勉强过了两百万元。在当前的电影市场中,藏语电影更多的只是以文艺电影的类别身份作为一种补充,基于受众市场的限制,目前还很难看到其走向商业类型化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