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被邻居投诉影响休息
最近,我经常收到一些房客们的投诉,被投诉的是住在1012的一位女房客,要问投诉的原因是什么?那还是有点香艳呢!作为房东,听到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很正常,但是一件事情被一个人描述是个人意见,可是被多个人一起来议论,那还是颇具真实性的。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他们到底投诉什么呢?当然是1012的那位女房客打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了,听说那间房的女房客经常会在半夜带各种男人回来,而且回来之后还搞的特别大声,被周围的房客劝说,可是人家当时态度挺好,随后还是我行我素。
所以,不得已我这个房东只好出面了,要怎么劝说她呢?在收到房客们的意见反馈时,其中有一条还算中规中矩。“等到半夜她再次影响到周围邻居时,再上门对她劝说。”没错,这样做也算有凭有据。
哒,哒,哒…… 夜夜呻吟
眼看着时间快要两点了,1012间房却没有一丝动静传出来,难道是知道我今晚要查她学乖了?时间不早了也很困了,我再想要不要锁门关灯开始梦见周公,这时1016的房客给我发来微信,告诉我传出声音了。
坐上电梯,一探究竟。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时候,我就被那个女人的吵闹声吓到了,原来声音这么大!接着其他的房客都打开房门,眼神中投来无奈。

问题:我刚搬进一家新装修好的公寓,租了里面的一间房子,没过几天又住进来一户,刚开始相处还好,过了两天天天半夜打牌不睡觉,声音弄得夜很大常常半夜2点,4点把我吵醒,特别影响工作,把这个问题反映给了公寓的负责人,总是迟迟不给解决,很烦躁,整个人精神都要崩溃了。后来实在没办法,在网上买了耳塞,还是不管用,耳塞副总用大,也不敢带了。真是可恶,怎么会有这样的房客?为什么迟迟不给我解决!说了很多次!

楼下的女租客失窃了。

回答:

操着浓重的口音和紊乱的鞋跟声,清脆响在大理石地面。

你好,我是小杜,一个独自在北京生活了两年的外地少年

听见她如此慌乱地喊了些什么。

平时在工作之余,我喜欢给自己找些乐子,去逛逛各种美食和有意思的地方~

“房东,有小偷。”

当然,我也是合租,你遇到的事情我也经历过~

房东太太厌恶困倦地打开门,伸出头来张望,这样一个老太太最讨厌别人打扰她睡觉。

下面的文字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希望能给予你一些帮助~

“怎么啦,怎么啦,大半夜的,咳咳。”她剧烈的咳嗽。

公寓负责人是直接管理者

其实我们租房子的租金,租的不仅仅是一栋建筑,

为什么有的房子租金贵,有的租金便宜,这和环境和地理位置是很有关系的;

周围邻居吵闹也是构成环境的一部分;

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先和邻居商量,

同时了解他们是自己玩,还是把这里当成一个娱乐场所?

看到您说的情况,凌晨了还总是在打牌,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一般我们都会先选择和邻居协商,当和邻居协商不成,

收您房租的租赁者是有管理义务的;

并且他不处理的话,您是可以有权利让其全额返还租金,搬离此处的;

所以这时候希望您能明白:您的第一协调人是房东,而不是租客;

当然,我们总想尽可能小成本的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自己搬家费时费力,

所以这个时候和房东的协调就显得尤为重要,

当确定和租客在不破坏感情的情况下无法协商之后;

我们的目标就应该从合人情角度,转化到合法理的角度和房东协商;

当房东对此事不重视的时候,

“房东,刚刚有两个男的进来,手机、钱包、银行卡都没有了。”女租客的声音又尖又细,有点爹爹的味道,在楼道里和回声混杂不清。

您可以求助当地的街道办事处

当地的街道办事处是有维系街道办治安的义务的,邻里之间的纠纷也是不安全隐患的一部分;图片 1

所以,让当地的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出面和房东协商是很有效的一个办法;

因为他们是房东得罪不起的角色,对这类事情也有一定的管辖权,也更熟悉相关政策,办事也有经验,所以他们会尽可能帮助你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值得信任。

手机、钱包、银行卡。

其他的一些能解决问题但有风险的方法

那就是报警了,租客经常被投诉,房东会很有压力,

而且现在打牌出资超过200累计就算赌博;

房东对这个很看重;

北京的警察还是比较尽责且有规矩的;会例行手续,这已经让受查的人很麻烦了,反复几次,受查的人也会受不了;但坏处就是激化邻里矛盾,

这种方法建议作为最不得已的最后办法;

最后,祝您早日解决问题,生活开心。

回答:

谢邀。合租房扰民,的确是很伤脑筋的事。由于大家来自四面八方,认知,休养,爱好各异,甚至有的作息时间不一样,往往互相干扰,搞得不好,矛盾重重,有的还会产生暴力行动。如何解决,提几点建议。

一,采用前二天网络上怒赞的一位不堪邻居练琴扰民而写信的方式,告之其行为的不当和建议,劝其收俭一些,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要干扰了别人。

二,请房东出面调解。

三,到居委会反映,让他们出面制止扰民行为。


图片 2,实在不行,搬家,另找别处。

回答:

投诉他!

房东的儿子也醒来了,穿着有些泛黄的背心,汲着拖鞋去查录像——这儿可装了三个摄像头。

防御森严,没有人知道两个男人是如何悄无声息进来的。

女租客大声说:”其中一个穿白色的衣服,手里拿着刀,威胁我说不许叫,不然捅死你。”

没有哭腔,似乎很着急,甚至……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女人廉价的香水散发的浓烈味道似乎能勇敢的爬上六楼,绕过防盗门的封锁,飘到我的鼻尖,偷走我的美梦。

我醒了。

接着防盗报警装置响了,绵长而刺耳,房东太太又忘记拔掉插头再开门下楼去安抚房客了。

她似乎也不平静,因为她下楼的时间变长了。她在忙乱的时候总是没来由的产生一种让人愤怒的平静。

我想女房客已经要疯了,我从上往下看见一条艳俗的红裙子趴在台阶上,它的主人茫然无措,,暂时顾不上它的褶皱了。

我疲倦的打了个哈欠,把门关得震天响,房东太太又该嫌恶的抬头,低声咒骂着没素质。

我可不管她,我要回去找回我被偷走的美梦,就像楼下的女房客,她要去找回她被偷走的钱包和手机。

第二天阳光很亮,光束大把的从九楼的玻璃顶棚泻下,天开始转夏了。

听说,听说,派出所看了录像,发现两个男人有多次盗窃记录,是个惯犯组合,极其凶恶。我想象着女房客的复杂情绪。她应该又庆幸又紧张焦虑吧。我没能遇上她,她大概正忙着寻失吧。

几天后。

我在楼道口遇见下来修半坏不坏不肯工作的自动红外线路灯的房东儿子,他依旧是穿着发黄的背心和短裤,戴着勉强能架在他塌陷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黄牙。我问起失窃的事,他得意洋洋又似乎不咸不淡的告诉我失窃者已经被抓,手机钱包都回来了。我本想赞扬监控摄像头的管用,可话到嘴边。我却说不出口,我只能看着他在阳光下熠熠放光的乱糟糟的头发,头皮屑随着他的话纷纷飘飞下来,以及他镜片上清晰的油渍的色散反光。

我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含糊的扯了几句,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女人又开始正常的忙忙碌碌,她裙角的褶皱又恢复了平整,整个人看起来光鲜又亮丽,身上的香水味似乎更浓了。

一切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