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男朋友就浑身发热
品尝了很久她甜美的香津后,我满足了抬了头,还在自己的嘴唇上转了一圈。
更加让我惊讶的是,在我强吻完她之后,周彤脸上的媚态仿佛更加厉害了,娇躯不规则的在我床上扭曲着,像一条水蛇。
望着躺在床上身材火辣,性感妩媚的周彤,我情不自禁的拿出手机,点开了录像。
我电脑玩的不错,当时我就在想,如果可以有一份周彤的视频,那我就可以将视频和录音合二为一。
到时候我再看,肯定特别刺激,即便和那些岛国大片比起来,也有过之而不及啊!
发现我在拍她,周彤这才严肃了几分,语气强硬道:“张伟,你是不是想死了?我可是你的老师!”
周彤低喝着,即便她骨子里的媚态都被催发出来,但理智还在,她很清楚的知道这种事情做不得。
“就因为你是我的老师,所以我才会想报复你,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我的话异常坚决,或许是我的坚决触动到了她,周彤一瞬间就不敢再看我,小声说道:“我…我错了,我之前不该那么对你……”
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费劲的坐直了身子,问我:“张伟,我知道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随便骂你了,政教处那边我再去给你说说情,肯定也不会再逼你退学了,你放过我好吗?”
我沉默了。
说实话,我也不想就这样被学校开除,别的不说,光是我爸妈那关就过不去。
想了很久,等到烟头快烧完了,我这才点了点头。
见我终于冷静了下来,也同意了,周彤长舒一口气。
经过刚才那么一番又骂又掐的,刺痛感好像让周彤的大脑清醒了很多,于是她又小声问道:“那…你偷拍的视频和录音,可以都删了吗……”
“不行!”
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连说不行:“放过你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周彤凑近了我一些,仿佛看到了希望,满脸期待。
“我要和你来一次!”
我觊觎周彤诱人的酮体不是一天两天了,经常晚上做梦,女主人就是她。现在机会好不容易摆在我的面前,让我放弃那是不可能的。
听完我的话后,周彤怔住了,可能她也没想到,我会得寸进尺,近乎放肆。
当即,周彤摇着头说,不行,这不可能。
我冷笑着,将手上的烟屁股踩在脚下,狠狠一躏。我拿着手机说:“既然你不答应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吓着了周彤,相比较之下,她肯定会更加在意自己的未来。
她很清楚,一旦那些不雅的录音和视频落在校领导手中会有什么后果,甚至,她这刚刚缔结的婚姻也会有破碎的危险。
周彤恶狠狠的瞪着我,那眼神,恨不得将我绞成碎片,但是当她发现她似乎再也没有威胁我的手段后,又不得不陷入沉思。
周彤就像是进入了两极之中,一边是酷暑,一边是凛冬,难以抉择。
她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捶打着自己的额头,虽然不重,但是砰砰的闷响声却直击心灵。
我有种感觉,似乎我只需要再逼她一步,她便会彻底的疯狂。
看得出来她很痛苦,所以我也选择了沉默,等待着她最后的答案。
在内心犹豫挣扎了七八分钟后,周彤这才抬起头来,两眼有些泛红。她说:“张伟,我只能答应和你来一次,只有一次!”
“可以。”我的回答简单明了。
甚至我还告诉自己,和她来过一次之后,我就把所有东西都删了,哪怕事后再给她劝退,我都认了。
想到这里,我的下面便有些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搂住她的娇躯,狠狠的嗅着她身上散发的清香。
周彤还有些抵制我,故意将头撇向一旁,我努努嘴,强行将她的脸掰了过来,同时凑了上去!
我直接欺身压上,紧贴着周彤丰腴的娇躯,下面直接碰到了周彤。 “嗯……”
周彤娇颤着,红唇发出一阵悠长又细腻的销魂之音,伴随着热气,直冲我的大脑神经。
我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绕过她的裙摆,直接攀上了她的臀部,抚摸着。
“关上窗,好么……”
就在周彤娇嗔之际,我已经将她那条带着蕾丝花边的小内内,一把摘下……
随着周彤最后的防线失守,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呼。
随即,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她那丰满,充满弹性的香臀之上。
丰腴,舒适,手感极佳。
周彤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刚来学校任职时就受到了一阵追捧,鲜花领到手软,追求者数不胜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选择了文质彬彬的张老师,但是看得出来,她的人气很高,就连副校长都看不上。
但就在此时此刻,周彤最隐私的地方已经被我占据,纵声娇呼着。
谁又能想到,平日里这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现在会给我如此亵渎呢?
我的手在她的臀部上肆意动着,虽然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得出那种样子。
“关上窗户,好不好,求求你了……”
周彤的嘤嘤声在我耳边回荡着,她也是担心被外面看到,以后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我点点头,同时猛地拍了一下她的翘臀道:“那你乖乖的脱了,躺床上等我。”
啪的一声脆响,周彤给我拍的娇颤不已,重重喘息着。
就在我起身关好窗户,正准备自己脱衣服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别说是周彤了,就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你爸妈不会回来了吧!”她惊呼道。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朝外面大喊一声:“谁啊!” “我啊,开门!”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我长舒一口气,原来是死胖子。
“等着,我睡觉呢!”喊完,我开始不急不慢的脱衣服。
“你干嘛?外面的人是谁啊!”周彤反而急了。
我说,王凯来了,估计是找我玩的。
“王凯?”周彤愣了愣,随即更加慌乱起来。她茫然的看着我这不大的卧室,着急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让他发现我在你屋子里!”
要是被别人知道她和自己的学生做了这种事,她搞不好这辈子都完了!
周彤的话才说完,她就开始在我的屋子里乱跑起来,一会看看橱柜,一会蹲下看着床底。但无奈的是我家并不大,根本藏不下她。
我努了努嘴,内心里也嫌弃的王凯不行,这该死的胖子昨天刚坑了我一次,今天还要来坏我好事。
当下,我只能指着床说:“你先睡进去,一会儿我装病上了床,你就趴在我身上,应该能蒙混过去!”
周彤早就乱了阵脚,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铺开被子钻了进去。
等我脱的就剩一条裤衩后,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周彤,不免有些好笑。
这时,门口的死胖子又重重的敲了几下门,催促着我。
打开门,胖子直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颇为不满的问我怎么开门都要这么久。
我故意打了个瞌睡,说自己感冒了,正躺床上呢。
随后,我回到卧室上了床,同时不忘扶着周彤的两边胳膊,让她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最后再盖好被子。
胖子在外面喝了两口水后跟进了屋子,看我爬上床,叹了口气说:“本来还想叫你出去玩呢,咋好好的就病了?”
我躺着,很随意敷衍了他两句。我主要的心思,还是在周彤身上。
由于现在她完全压着我,和我紧紧的贴在一起,我能明显的感受到她胸前正好抵在我的下面。
就连被窝里都是香喷喷的,充满了诱人的女人味,让我大为满足。不由得,我下面也开始有些一丝反应……
“你爸妈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几眼后问。 “嗯。”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啊,吃了药没,明天能不能好,咱们出去开黑啊?”
“应该能吧。”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问了我一大堆废话后,竟然还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来。
“……”
我心里那叫一个无语啊,看样子这死胖子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走了,周彤就这么压着我,时间一长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开了那么一点,周彤这时也在里面抬起了头,可怜巴拉的看着我。
看得出来,她也很煎熬。可我也没有办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着。
或许是待在里面时间久了,周彤也有些难受,她的身子开始轻微的挪动着。
这不动还好,一动起来,她那两团饱满就在我的下面乱蹭着,整的就好像是她在给我……
联想起那些不健康的大片后,我下面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竟直接按住了周彤的脑袋,朝我下面贴了过去!
面对我的强迫,周彤自然不会愿意,她反抗着,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下面贴上去,哪知道即将触碰到她红唇的那一刻,她直接扭过了头。
这一下,导致我下面只是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我生气了,毕竟现在吃亏的是她,她怕,我可不怕。
我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想了一会儿后,我直接掀开了被子,高声说道:“好热啊!”
周彤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把被子拽了回来,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饶是胖子愣了愣,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问我:“热?热你也得忍着啊,明天病好了我还等着你带我上分呢。”
我坏笑一声,说道:“胖子,你帮我把空调开开,遥控器在外面。”
“能不能开啊,你不是病了吗?”胖子狐疑道。
“开一会儿,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说。
“那行,就开一会儿啊,稍微凉快点我就关了。”
说完,胖子就出去找空调遥控器了。
趁他不在的这会儿功夫,我拉开了被子,笑嘻嘻的对里面小声说道:“老师,我难受!”
“你想都别想!”周彤瞪了我一眼,她当然清楚我在想什么。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昨天周彤在办公室偷偷的给她老公弄,我也想享受一次。
于是,我威胁道:“老师,你不答应的话,那就别怪我了啊……”
说着,我将被子的一角越拉越高,如果这时候胖子走进来,肯定能看到我的身上还趴着一个女人。
“想死啊你!”周彤被吓得连忙又把被子拉了回来,然后认命了似的说道:“我…我给你那个就是了!”
我得意的笑了。
后来,胖子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遥控器,还大声问我到底在哪。
我强忍着笑意,说我记错了,遥控器在书桌抽屉里。
胖子回来不满的嘀咕了几句,然后再帮我开了空调。
与此同时,我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脱掉了自己的裤衩,对准了周彤。
隔着被子那条细缝,我隐约可以看到周彤正注视着我的下面,随后,她双手扶稳,思索再三后,终于垂下了头。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来自周彤的魔力。 上天一般的感觉,美的无法言喻。
尽管我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当她真正触及到我的那一刻,我瞬间崛起,差点让周彤把持不住。

黄少天翻来覆去的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早的起了床,顶着一双熊猫眼下楼吃早餐,卢瀚文坐在在桌边,见到他下来,连忙把面包塞进嘴里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昨天喻文州的哭喊大家都听得到,卢瀚文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黄少的心思到底如何,想到这里卢瀚文端着一个托盘小心翼翼的绕过他,往楼上走去,黄少天斜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第6章 她是大学苗子

卢瀚文轻手轻脚的推开卧室门,喻文州安静的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他把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转过身来想要叫人吃饭的时候,却发现喻文州的脸颊红得不自然。卢瀚文把手探到他的额头上,温度高得有些灼人。发烧了?卢瀚文连忙跑出去,站在楼梯上大叫,“黄少,文哥发烧了,快叫熙哥来看看。”正在吃饭的黄少天差点被牛奶呛到,发烧?喻文州这么不经折腾?他站起身来往楼上走,一面掏出手机给徐景熙打电话。

这是个周一的早晨,我下了公交车,扛着书包就往学校走。突然后面有人喊:“王云峰,等等。”回头一看,原来是郑颖啊。背着个双肩包鼓鼓囊囊的,看样子很重,手里还拿着两个口袋,弓着背就走了过来。

卧室床上的喻文州烧得迷迷糊糊,好看的眉紧紧蹙起,黄少天在床边坐下,拿了冷毛巾来,敷在了喻文州的额头上,又忽然想起昨天的荒唐留下来的残局还没收拾,被子下面只怕是一片狼藉,刚起身想要叫人来收拾一下,换个床单,徐景熙已经进门了。黄少天俯下身推了推喻文州,“喻文州,醒醒,你发烧了,让医生看看。”

我把书包挎在肩上,伸出两只手,说:“老对儿,我帮你拿吧。”郑颖摇摇头,连忙说不用。

喻文州费力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视线里,似乎有人影在床边,他的头很沉很沉,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像一滩泥一样贴在床上。徐景熙皱着眉弯腰看了看喻文州的状况,又从医药箱里拿出了听诊器,黄少天搭了把手将喻文州扶起来靠在床头,被子滑落,喻文州身上明显的淫靡痕迹被在场的几个人看在眼里。徐景熙瞥了一眼黄少天,后者讪讪的把脸转向另一边,许是被子掉下来被冷空气激到了,喻文州稍微清醒了一点,看清楚了面前的徐景熙和旁边的卢瀚文以及抱着他的,沉默着的黄少天。喻文州垂下眸子,欲盖弥彰的把被子往上拽了拽,他不想去看其他人的表情,不管他们是关心还是同情。

切!不用好使吗?我直接把她的双肩包给卸下来了,扛在肩上。然后又接过她的两个口袋。头一摇:“走吧。”郑颖看了看我,问:“不重吗?”我嘴角一撇:“这都小意思了,我还是有点儿力气的。快走吧,别迟到了。”

徐景熙心下了然,但是该要检查的地方还是要检查,他直起身子,手往被子上伸去,竟是要将被子掀开,喻文州蹙起眉头,还没等他出声,黄少天先火急火燎地开了腔,“哎哎哎,你干嘛?”徐景熙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偏头疑惑的看向黄少天,“我当然是要检查一下伤口,不然怎么开药啊?”喻文州死死地抓紧了被子,露出了明显抗拒的表情,黄少天踌躇了一下,低声劝道,“文州,要不,要不让景熙看看?”一面扬了扬下巴,“瀚文,你先出去。”卢瀚文虽然担心喻文州,但他的确不合适在这里,于是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随着铃声,班主任踏进了教室,稳稳地站在了讲台上。敲了敲黑板:“上课了哈,都别吵吵了。”顿了一顿,四处看了一下,皱了一下眉毛,问:“班长,还有谁没来?”

黄少天给喻文州递了一个询问的目光,喻文州难堪的别过脸去,松开了被子,徐景熙将被子掀起,下面一片狼藉。干涸的白色液体粘在被子上,腿根的青紫印痕还清晰可见,隐约可见的穴口红肿异常,徐景熙沉默了半晌,嗤笑出声,“黄少,你也算久经沙场,怎么事后清理都不清理一下?”不待徐景熙接着说下去,黄少天连忙打断他的话头,“胡说什么,什么久经沙场,我昨天…我昨天忘记了。”一面悄悄去觑床上的人,喻文州没有出声,侧脸笼罩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黄少天狠狠瞪了徐景熙一眼,手脚麻利地把被子拉回来给喻文州盖好,“检查完了没有?”徐景熙点点头,慢条斯理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医药箱,挎在身上,“没什么大碍,就是没有清理伤口发炎了,待会上了药,再吃点口服退烧药就没问题了。”徐景熙边说边往外走,又想起了什么似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眨了眨眼,“还有就是,黄少下次轻点,文哥看起来不太抗折腾。”话音刚落,黄少天清楚地听到床上的人咬牙咬得咯咯作响,背后一阵冷汗,徐景熙笑了一声飞也似地逃跑了。

班长顶着大脑袋嗖的一下站了起来,立刻回答道:“报告老师,王云峰没来!”

屋子里只剩下黄喻两人,气氛有些尴尬下来,黄少天心里别扭着昨天强迫喻文州的事情,但他又实在想问出个答案,想了想,他蹭到床边坐下,小心翼翼的拿出他自认为温柔的语气,“文州,你饿不饿?”喻文州还在发烧,根本不想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黄少天踌躇了一下,又开口问道,“那你渴了吧?”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他喉咙痛得火烧一样但是真的不想喝水,于是又摇了摇头。黄少天张了张嘴,“文州…”喻文州强撑着支起了上半身,定定地看着人,忍着喉咙的灼痛,嘶哑开口,“少天,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老师,我在这呢,我来了呀。”我很无奈的举起手向老师示意。

一想到男朋友就浑身发热 – 韩历文学网。黄少天被他看得心虚,却不想善罢甘休,咬了咬牙,张口问道,“昨天,我们…我们那个什么的时候,你说也喜欢我,是不是真的?”说完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等待宣判似的盯着喻文州,等待着他的答案。喻文州似乎愣了愣,旋即勾起唇角,轻轻点了点头。黄少天攥紧了手指,他确信他没有看错,喻文州点了头。黄少天凑得更近,唇畔飞起了一丝欣喜,眼神里带了点平时从未显露出来的撒娇意味,“文哥,你说出来。”喻文州松了手臂任由自己躺在了床上,哑着嗓子温和的满足着黄少天的愿望,“我说,我喜欢你,是真的。”

班里哄堂大笑。

“我就知道。”黄少天凑上前去,小心翼翼的舔吻描摹着喻文州的唇形,与昨天的粗暴判若两人,尽管喻文州没有表现出太抗拒的样子,黄少天还是尝浅辄止。松开喻文州的唇齿,黄少天不嫌烦地继续追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喻文州微阖了眸中,似乎是在回忆,慢慢的,喻文州的眉眼漾起了浅浅的温柔,他张开嘴,吐出了黄少天听来简直是仙乐的声音。

说起这个班长,男的,一敦实的胖子。会看察颜观色。以前是小队长,后来有一次开家长会之后,他就当上了班长。同学传话说,他爸爸是某国有企业的什么科长,妈妈是卖猪肉的。最经典的一次是,班主任说“那个谁,去那个哪儿,把那什么拿来发给大家。”这小胖子就嗖嗖跑到办公室,拿来一堆海淀区卷子,发给我们。班主任有时候让他在本上记点什么东西,班长也总是吓唬我们说“不听班主任和他的话,就记在小本本上。秋后算账!”

“第一次见到你,你怯生生叫我文哥的时候,我就动心了。”

郑颖小声问:“班长是不是故意的?”我还没说话,刺儿头哥低着嗓子说:“王云峰被班长记在小本本上了。”郑颖一脸疑问,不解地问:“王云峰究竟怎么了?在班里好像不受欢迎呀。”刺儿头哥仍然低着嗓子说:“郑颖啊,管好自己就行,这小子不会来事儿。元旦那会儿……”

n�Yn�tS

“嘀嘀咕咕什么呢?王云峰,别以为我听不见啊。”班主任很是气愤地说道。

“老师,王云峰根本没有说话。”郑颖站起来跟班主任说道。

“不是他会是谁?”班主任挤兑着眉毛,愤怒第说道。

刺儿头哥赶忙低下了头。

“老师,是我刚才在说话,对不起。”郑颖跟班主任鞠了一躬。

“好吧好吧,坐下吧”班主任无奈地摇了摇头。

刺儿头哥,没回头但是给了郑颖一个“好”的手势。

我呢,早就习惯了。

“好了,下面开始复习上一课的部分内容哈。好,王云峰……”

“到!”一听班主任叫我,就立刻站了起来。

班主任低着头翻着书说:“牛顿第三定律,你背一下。”

我说:“老师,上节课讲到牛顿第一定律,也没有讲到第三定律啊。”

啪,班主任用书一拍桌子,“你听没听课啊。我还能光讲第一定律,不讲第二、第三定律啊?来,你问问大伙儿,我讲没讲。学委,你说讲没讲?!”

学委是个女生,长发飘飘,单眼皮,白皮肤,就是反应有点儿慢。其实学委的成绩还不如我呢。只不过他爸爸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此时,学委思索了一番,回答道:“好像是没讲,又好像讲了。老师,我也记不住了。”班里再次哄堂大笑。

班主任很生气,摆了摆手示意学委坐下。继续问“大家说说,上节课我讲没讲第三定律?啊?”

同学们都摇头。

班主任先是愣了一下,又拍了一下桌子,对我说:“说你个王云峰,你就不知道提前预习吗?什么都得等老师课堂上讲,你能当时就理解吗?你不预习怎么还有理了啊?”

班里一片死寂。

我一直看着班主任,不知道如何回应。

“看什么看,一天到晚小眼咪咪的,你没睡醒啊?对了,那个郑颖啊。”

“老师!”郑颖也站了起来。

班主任一挥手,示意其坐下。然后扶了一下眼镜对我说:“我告诉你哈,王云峰,人家郑颖可是大学苗子。你别上课影响人家学习哈。”

班主任转过身,拿起粉笔,刚要写点什么,突然又把粉笔放下,点了几个坐在前排学生的名字,问她们谁愿意跟郑颖换座位。她们都低头不语。

此时,郑颖站了起来,说:“老师,我坐在这里挺好的,您不用费心了。”

班主任头一扭,瞅了瞅她。停顿了大约三、四秒,翻了一下白眼,就接着讲课了。

课间,刺儿头哥转过来对郑颖说:“你太牛了,敢跟咱老师这么说话。我们都是百依百顺啊。老师可是给足你面子了。”

郑颖刚要搭话,就听外面有人喊她。走到门口,“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了呀?”

原来是郑颖的父母来看她了。

奇怪的是,班主任一直陪着笑脸站在一旁。

郑爸爸跟班主任交流了一些什么,班主任很高兴的样子,连说包在他身上。还一直夸郑颖是大学苗子,并且是好苗子。

郑颖的父母很快就走了,班主任进教室拿水杯,但是手里多了一个很大的塑料口袋,依稀可见中华二字。

班主任满面笑容地跟郑颖说:“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跟我说哈。”

目录

云峰前行(5)

云峰前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