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点,我们回房……
今天当我第一次看见城里来的嫂子林晓慧时,我的心都没法淡定了。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吃过晚饭,我就回到屋里,守在窗子边,又是激动,又是期待。
因为嫂子坐了一天的车,她这样爱卫生的城里人,肯定是要洗澡的。
以前,家里的洗澡间很简陋。
两年前,我哥结了婚,在嫂子的要求下,重新在院子靠墙角处砌了一个卫生间。
月亮上了柳梢头,村子安静下来。
嫂子穿着睡衣,端着一个面盆从堂屋走出来,她先是检查了一下院门之后,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里面的灯亮了。 我悄悄的走出来,蹑手蹑脚的走近卫生间。
然后,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显然嫂子已经开始洗澡了。
想象着嫂子那诱人的身体,此刻已经没了衣服的遮盖,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然后,我绕到卫生间的侧墙,轻轻的把上面的一块小砖头抽取出来!
两天前,当我知道嫂子要回来的时候,我就在墙上做了手脚!
没办法,光看照片上的嫂子就迷死人,今天见了真人,更是让我欲罢不能!
我的眼睛凑了上去! 里面,嫂子正光着嫩白的身子在那里抹香皂。
她正对着我,胸前的柔软又大又白,估计我一只手都抓不住。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女人的光身子,还是我嫂子的,我下面一下就顶了起来!
卫生间并不大,只有几个平方,因为院子是黑的,所以,嫂子根本发觉不了有人在偷窥。
何况她刚才检查了院门,而家里只有我和我父母。
看着嫂子白白的身子,还有下面那神秘的部位,我口干舌燥,心里有一团火在上下窜动。
自从我开始跑马之后,我对性就有了朦胧的意识。
在嫂子回来之前的那半个月里,村子里的妇女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奶,还有的在林子里撒尿时也并不避讳我。
让我着实大饱了眼福,然后,我就开始偷看她们,越发的让我了解了女人的身体和对她们的渴望。
为什么她们不避讳我呢? 因为,我是一个瞎子!
在我八岁那年,一场车祸,我的视神经受到压迫,于是,我就瞎了。
这一瞎就是十一年! 结果,半个月前,我莫名其妙的恢复了视力!
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尝到了甜头了呀!
所以,这个时候,嫂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这个瞎子小叔子会偷看她!
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我心里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我哥现在已经出国务工了,嫂子要在我家住一年,没有了哥哥,这让我心里越来越大胆。
放回香皂之后,嫂子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开始冲洗。
我看到了嫂子那白花花的大屁股! 太馋人了!
不过呢,嫂子要在家里待上一年,我有的是机会偷看她呢!
快要睡着的时候,我被蚊子给叮醒了。
嫂子没有回来时,我是睡在她那屋的,那是她和哥的新房,里面装有空调。她今天回来了,我就搬到院子的西屋来了,没有空调,蚊子多,而我忘了拿蚊香。
于是,我下了床,准备去爸妈的房间拿蚊香。
堂屋的左边是爸妈的卧室,右边是嫂子的卧室,走到堂屋,我发现嫂子的房间还亮着灯。
为了不惊动父母,我就准备去找嫂子拿。
走到门口,听见里面有动静,好像电视开着。 于是,我敲了门。
“谁呀?”嫂子的声音响起。 “嫂子,是我,金水,我来拿盘蚊香!”
“哦,我给你开门。” 脚步声响起。 门开了。 我一愣住了。 嫂子居然光着身子!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这个世界,我们所不知道东西的太多,有些东西你或许不信,那是因为你没有碰到过。

相信很多人都被蚊子叮咬过,被蚊子咬后身上就会肿起一个包,很痒很难受,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呢?请看下面内容。

     
我家住贵州山区,这地方用一个字形容,偏!到镇上都要一两个小时的路程。

dedecms

     
我家在十里八乡有些名气,这些名气来自于祖上,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木匠师傅,也包括我爸,行当有些特殊,做的不是一般的木匠,而是做棺材。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1

嫂子上吊死相恐怖。     
这个行当,发不了财,但能混生活,周围好几个村儿的人,棺材都在我们家定做。我们家算不上富裕,但却比一般家庭条件好一些。

dedecms

      也因为我们家做的这个行当,很多人有所避讳
,导致我大哥和我二哥都没人说亲,而我的两个嫂子,都是花钱买来的。

蚊子咬了怎么消肿止痒最快

1、一般人被蚊子叮咬后,都会出现红肿、痒、痛等症状,这时可用碱性物质进行缓解,比如,可将香皂蘸水在红肿处涂抹,这样能在数分钟内止痒。
内容管理系统

2、如果叮咬处很痒,可先用手指弹一弹,再涂上花露水、风油精等。 好,好

3、把盐直接洒在痒处,用手指搓至感到发热或者用盐水涂抹痒处,这样能使肿块软化,还可以有效止痒。
dedecms.com

4、可将大蒜切一下,用它的横截面擦拭被叮咬处,直到感觉有些发热。过一两分钟就会明显感觉到不痒了,还可以起到消肿的作用。

内容来自dedecms

5、蚊毒最怕高温,被蚊子咬过后,立即用热毛巾敷5分钟就可以达到止痒的效果了。

内容管理系统

6.用西瓜皮反复擦拭蚊虫叮咬处,即可止痒。 好,好

7、如果叮咬处很痒,可先用手指弹一弹,再涂上花露水、风油精等。被叮咬后不能抓。被蚊子叮到,我们会马上去抓。可是抓挠后,皮肤里的组织液、淋巴液等渗出,肿成一个包,就会越抓越痒,而且还不易消退,长满红包的“赤豆腿”就是这样被抓出来的。如果坚持不抓,一般10至15分钟后,痒感就能明显消退了。

dedecms

8、可用芦荟叶中的汁液止痒。被蚊子叮咬后红肿奇痒时,可切一小片芦荟叶,洗干净后掰开,在红肿处涂擦几下,就能消肿止痒。

dedecms

9、如果对蚊子叮咬较敏感的人,不妨在外出前,吃一粒抗组织药物。最近报告指出,抗组织药物阻断免疫反应,可以减轻蚊虫咬的痒和肿胀。但抗组织胺的副作用是想睡觉,开车者避免服用。在下极不赞成网友为了怕蚊子咬而吃抗组织胺之西药,为了蚊虫叮咬会痒,就轻易的建议大家吃西药,是极为要不得的,这会误导大家的健康!
内容管理系统

10、只要肯改吃碱性蔬菜之饮食,体质及血液是微碱性的,不但蚊子不爱叮,就算被叮之后,也不至於会太痒!如果叮到,可用自己微碱性之口水,涂抹蚊虫叮咬处,亦能止痒!
内容管理系统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2

dedecms.com

     
不过,令我头疼的就是,我的这两个嫂子,整天都会窝里斗,似乎就是为了家里不多的那点儿钱,谁都说对方得到的要多一些。

蚊子最怕什么东西

       
好在有我爸,平时吵吵闹闹的,他一句话就压得住,至于我妈,性子柔,看到我两个嫂子吵架,只会心急。

1、杀虫剂

杀虫剂,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直接将蚊子杀死。不过用过杀虫剂的朋友,肯定不喜欢杀虫剂的气味,而且人闻到都有点头晕,所以它不是环保的方法。用过后,要注意让房子通风,小心中毒。

好,好

     
而比较明显的就是我二嫂这个人比我大嫂要凶,几乎每次吵架,都是以我大嫂落败而告终。

2、盘式蚊香

蚊香,一饼一饼的,可以燃烧一个晚上,但是蚊香的气味,也有朋友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注意房间通风。
dedecms

     
我刚经历高考落榜的悲剧,不失落是假的,我大哥二哥都小学文化,所以我爸妈在我身上花了不少的心血,希望我多读点书。

3、风油精或清凉油

风油精或者清凉油,很多朋友都使用过,涂上去凉飕飕的,其实它还有另外的功效,那就是驱蚊子。风油精散发的气味,驱蚊效果相当好。在床边、卫生间和沙发下,放二三盒打开的风油精,蚊子闻而生畏,不赶自逃。

本文来自

     
我爸妈是准备塞钱让我进个三本,一打听,半学期学费好几千块,家里的积蓄也就够半个学期。

4、大蒜

大蒜会散发出一种刺进性的气味,驱蚊效果也非常好。吃大蒜后人会分泌一种味道,蚊子就会躲得远远的。还可以将大蒜切片,放在窗口或在纱窗上涂抹,阻止蚊子进入室内。

dedecms.com

     
而我大嫂和二嫂不干了,因为还没有分家,那这钱就是大家的,所以不能全部砸我身上,她们认为这是在用她们的钱。

5、橘子皮

吃过橘子之后,将橘子的皮放在窗户上或者阳台上面晒干。晚上点上橘皮,橘皮燃烧散发的气味,驱蚊效果相当不错。

dedecms

     
闹着分家,家里面的积蓄,土地什么的全部分,分完之后就不管我读不读书的事儿了。

6、烟

小时候家里在外面乘凉,都将稻草杆扎成很粗很粗的辫子样,然后点在院子上风头,浓黑大大烟随风吹过来,蚊子早就被熏的晕头转向。
dedecms.com

     
我大哥二哥还算齐心,并没有因为两个嫂子的矛盾,而疏远了兄弟间的关系,而且大哥和二哥也是同意我去读书的。

7、夜来香

夜来香是不错的驱蚊植物,在家里种上几盆夜来香,或者在院子里面栽一些,夏天既可以驱蚊子,也是一道风景。

本文来自

      本以为只是家庭的小矛盾,没有什么,但还是出事儿了。

8、薰衣草

薰衣草是一种有效的驱蚊剂,同时还能杀死蚊子的幼虫,因此夏天在家里种上几株薰衣草,也是不错的选择。
dedecms.com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3
内容管理系统

     
睡梦中,我竟然被尿意给憋醒了,心中一阵奇怪,好久都没起夜撒过尿了,不过还得起来,憋着不是个事儿,我起身,打着电筒,走出了房间。

常见的驱蚊方法

     
这会儿夜深人静的,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听到半点儿声音?平时不到处都是蛐蛐儿,蚂蚱的叫声吗?而且这六月的天儿,我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注意身体气味

首先是注意个人卫生,适时冲洗身体,保持肌肤的清洁,夏天洗澡最好少用香皂。一般来说,蚊子喜食花蜜露,因此,使用带花香味的物品后,被蚊子叮咬的概率会上升。

dedecms.com

       
奇怪的同时,也朝着屋子外面走去,农村的老房子,茅房都是挨着猪圈的,隔着住的屋子有段儿距离,不然那味儿难受。

选择合适的衣服

穿浅色衣服。伊蚊(又叫花斑蚊),最喜停在黑色衣服上。
再者是晚间最好穿着透气吸汗的棉质浅色衣服。如在户外呆的时间较长,最好穿长衫长裤,穿上袜子,会减少叮咬。

内容来自dedecms

       
刚走到我家侧门,我便是看到我家的大门竟然开着?我顿时一阵疑惑,谁开的大门?

摆放驱蚊植物

七里香、食虫草、逐蝇梅、驱蚊草、茉莉花、薄荷等。这些花草不但驱蚊效果好,而且经济易行,对人体无任何伤害。还可以为房间增加美感,净化空气,摆在窗边,赏心悦目,特别是炎热夏天会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会儿得有一两点了吧?我揉了揉有着睁不开的眼睛,竟然是看到我家大门外有着一个人影。

吃驱蚊的食物

适当改变体质,使身体所排出的汗液酸性浓度降低。平时可多吃一些大蒜和含维生素
B多的食物,如糙米、豆类、干果、硬果、花生仁、水果、绿色蔬菜、奶类、河鲜、海鲜以及动物的肝、肾、脑、瘦肉等。
好,好

     
睡意瞬间惊醒了,因为那人影是吊着的,这不由让我心中一阵发毛,难不成是谁在恶作剧?我心中自我安慰,同时咽了一口口水,轻声朝着大门走去。

橘色灯泡驱蚊

室内安装橘红色灯泡,或用透光的橘红色玻璃纸套在灯泡上,开灯后蚊子惧怕橘红色光线也会逃离。
好,好

       
同时,我电筒光也是朝着那人影照去,当看清这道吊着的人影之时,我整个人都是僵在了原地,握着手电筒的手不断的颤抖,我想喊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一阵干涩,喊不出声来。

用光线驱蚊

人们利用蚊子趋光、喜高温阴暗潮湿和昼伏夜出的习性。夏日傍晚采取关闭室内灯光,打开门窗,让蚊虫飞到室外,然后紧闭纱窗纱门,以避免蚊子的飞入。
本文来自

  想了解更多与”秋季养生”相关的内容,请点击进入3721《 秋季养生》频道

     
因为我大嫂吊死在了我们家正门的房梁上,借着灯光,可以看到我大嫂面部铁青,舌头掉的老长,而且那一双眼睛死死的鼓着,眼瞳之中布满了血丝。

     
更诡异的是,我仿佛看到我大嫂的嘴角微微上扬,她在对着我笑?我额头上冷汗唰唰的流淌了下来,一阵微风吹来,大嫂的尸体随风晃动。

        “啊……”

      我使命的喊,这才发现我可以发声了!

     
整个家里面的人都被我的这声尖叫惊醒,到了我家正门这儿,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我大哥。

      “ 小翠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我大哥二十好几的人了,哇一声直接哭了出来,跪在我大嫂尸体的下方,而我妈,直接便是被吓的昏死了过去,我爸连忙扶住我妈,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二嫂死死的抓着我二哥的胳膊,显然也被吓的不轻。

     
“肯定是你,肯定是你这个臭婆娘,害死了小翠。”我大哥整个人瞬间从地上弹起,直接朝着我二嫂扑来,我二嫂这会儿正吓的面色惨白。

     
直接尖叫了一声,躲在我二哥的身后,不等我二哥有所动作,我爸便猛喝了一声。

“关鑫,够了,先把小翠放下来再说。”

我爸一发话,顿时我大哥只能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死死的盯着我二嫂,我二哥想说什么,但是知道大哥正在气头上,也没发话。

我大哥朝着我大嫂的尸体走去,抱住,我大嫂的身体便是往上一送,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我大嫂的尸体根本没有半点儿的动静儿。

“爸,扛不动?”我大哥满脸的震撼,看向我爸说道。

要知道我大哥常年扛木头,一身的力气,但是现在竟然没办法撼动一具弱女子的尸体,我看到我爸的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

农村人都迷信,看到这一幕,自然是知道这其中有着幺蛾子,只能证明我大嫂死的冤,她不愿意下来,而我二嫂直接被吓的哭了起来。

“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

我二哥也是沉着脸,抱着我二嫂并不说话,先不说这事儿跟我二嫂有没有关系,单单说我二嫂和大嫂平时的矛盾,我二嫂心里面就是虚的,换做我也是这样。

“关淼,去将梯子取来,爬上房梁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这时,我爸的声音传来,顿时我的身躯也是一震,电筒都被吓落在了地上,一脸悻悻的看着我爸,不敢说话,其实是怕!我才十八岁,不怕是假的。

“这么多人都在,你怕什么?赶紧去!”我爸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便是壮着胆子,捡起了电筒,朝着外面走去。

我大嫂就吊死在大门口,我出去自然是要从她旁边过的,可我不注意竟然是碰到了那双穿着绣花布鞋的脚,顿时我感觉浑身一阵发毛。

我暗自吞了一口口水,放梯子的地方在院子里,离这儿也不远,不过我打着电筒走到院子里面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院子里面吹来一阵阴风,我不由打了一个冷噤,之前的尿意都消失了。

看着漆黑的夜,我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惧意,总感觉身边有人在看着我一样,我连忙扛起梯子,快速的朝着正门走去。

将梯子架好,我爸的声音再度传来:“爬上去,看看白布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心中顿时有些害怕,不过看到我爸和大哥二哥都在,我也是心一横,爬上了梯子,到了我大嫂上吊的那根房梁之上,顿时,我看到我嫂子上吊的白布,被挂在了一颗木钉之上。

我连忙跟我爸说了这个情况,我爸让我将那木钉拔了,我心中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还是伸手将木钉拔了,看似本来固定房梁的木钉,应该很牢固在对,但是没想到我轻轻一拨就下来了。

而这时,我爸的声音也是从下面传来:“关鑫,放尸。”

我大哥点了点头,顿时再次抱住了我大嫂尸体的双脚,微微用力,这次却是轻而易举的便将我大嫂尸体抱起,而这时,我大嫂吊在白布上面的头本能的一仰。

而我这会儿正爬在梯子上面朝下看,正好和我大嫂四目相对,我竟然看到我大嫂在笑,笑的比之前更加的明显,这一幕顿时吓的我踩在梯子上面的脚一滑。

差点儿直接摔了下来,而再看过去的时候,我大嫂的尸体已经被我哥抱在怀里面,哪里有之前我看到的那个样子,我感觉我额头之上已经出现了冷汗。

刚刚的那一幕使得我的心跳也在加速,我连忙下了梯子,而我爸也是直接走到了我大哥的身前,沉声道:“先入棺吧!”

我大哥一脸伤心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走进了堂屋,我们家的堂屋很大,因为做的成品棺材都放在堂屋,这会儿我妈已经悠悠的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切都是真的,直接便是哭了起来。

我则是不断的安慰我妈,我二嫂则是一直跟在我二哥的身后,面色苍白的不像话,看来是被吓的不轻。

我爸打开了灯,我大哥直接抱着我大嫂的尸体,走向了最近的一具棺材,将大嫂的尸体放了进去,放进去之后,我大哥试图去将大嫂睁得老大的眼睛合拢。

但是只要我哥将手一放,大嫂的眼睛就会猛的睁开。

……

我大哥终于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身看向我爸!

“爸,合不拢!”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爸、妈,一定是小翠觉得自己死不瞑目,不愿合眼啊!”我大哥当场便直接哭了出来,对着大嫂的尸体跪下。

我妈一直在哭,而我二嫂看到这一幕,整个人身体便是不断的颤抖了起来,这时,我爸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关淼,去叫你二伯来!”

我爸的脸自从看到我大嫂尸体的那一刻,就一直沉着,而且越发的阴沉,这会儿我更是在我爸的脸上看到了以前从未看到过的凝重。

不过听到我爸给我的任务,我顿时就嫣儿了,看着我爸,我又不敢说什么,但是想必谁都能够看出我脸上的害怕。

二伯是我们村子的一名端公,村子附近的丧事都是二伯在办,不过听说这一行忌讳什么五弊三缺,所以二伯一直是个单身汉,二伯因为独自一人惯了,就连住的房子也离我们祖宅很远,还是极其简陋的茅草屋。

零几年的时候,电话还没有在农村盛行,整个村子都找不到一个电话,因为我们这个村儿的地势太偏僻了,就算有电话也根本没有信号。

我连忙哭丧着脸,跟我爸说,这儿到我二伯家得十来分钟呢?能不能叫我二哥跟我一起去?

说着,我看向了我二哥,却看到我二嫂死死的拉着我二哥的手臂,不愿意放,显然是不会让我二哥离开的,而我大哥正处在我大嫂去世的悲伤之中。

我爸看样子是要在家主持大局,我心中咯噔一声,看来真的只有我自己前去了。

“别怕,记住我的话,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回头,径直朝着你二伯家走,直到见到你二伯为止。”

这时,我爸可能也是知道我心里面的惧意,随后,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出声对着我说道,面色之中同样也是不满了凝重的神色。

这时候正是家里面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也知道不是耍性子的时候,我承认我心里面是怕的很,但是我还是要硬着头皮上,我点了点头拿着一根手电筒就准备出门。

这会儿我妈也是顿时回过神来,嘱咐我小心一点儿,我看了我妈一眼,便直接出了我们家的大门,沿着小路朝着我二伯的小茅屋走去。

我们家也是因为做棺材的原因,要放老多的木头,需要的地方大,所以祖宅建的也有些偏,并没有挨着村子里面大多的人家户,所以我家的事儿也没有惊动村儿里其余的人家。

或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我大嫂之前的一幕,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我大嫂的尸体对我笑的画面,我一路上的都感觉浑身一阵渗人。

微弱的电筒光照着我面前的小路,我的脚步变得很快,但是平时间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今天晚上我却是感觉这段路竟然这么长。

我开始变走为跑,穿过面前的一个水库,直接到了二伯家,敲开了二伯家的门,二伯迷迷糊糊的,我说我家出事儿了,二伯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也没多问,收拾东西之后,便是跟着我一同朝着我们家跑!

路上二伯方才问我,家里出了什么事儿,我才简略的跟二伯说了一下。

“你说是什么?放尸的时候你哥抬不动?现在你嫂子又不闭眼?”

我点了点头,算是给二伯确定了一下,这时,接着微弱的电筒光,我看到二伯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凝重,看着二伯的样子,我心中竟然也是莫名其妙的沉重了起来。

“赶紧走,这事儿不简单。”

随后,二伯急迫的说了一句,便是拉着我往我们家赶去,一路上,我想着二伯刚刚说的话,这事儿不简单?难道说我嫂子的死有蹊跷不成?

顾不得这么多,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我们家的门口,我和二伯快速的走进了屋子,直接朝着堂屋走去。

屋子里面的人都在,我大哥守在棺材的身边,我二嫂则是死死的抓着我二哥的胳膊,一脸恐惧的不愿意放手,至于我爸,还是一脸的沉重,不时安慰着身边的我妈。

看到我和二伯进来,整个屋子的人似乎都焕发了精神一般,我二伯直接走到了棺材旁边,看了一眼棺材里面的大嫂,本来就凝重的面色更是变得有些害怕了起来。

“之前小淼说的关鑫抬不动小翠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这会儿,我二伯转过了身来,对着我爸问道,之前我说的不大清楚,二伯自然要了解透彻。

我爸上前一步,直接将手中的一颗木丁递给了我二伯:“这是小淼在房梁上发现的。”

我二伯连忙将我爸手中的木钉接了过去,随后,拿着木丁的手臂都是有些颤抖,而我爸也是连忙对着二伯问道:“二哥,怎么回事?”

“这是老柳树做的钉子,谁他娘的这么缺德,这是铁了心的要弄我们关家啊!”二伯沉声说道,声音之中还有说不尽的愤怒,虽然我不知道这事儿跟老柳树做的钉子有什么关系。

但从二伯和我爸的面色之上,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沉重。

“现在咋办?”我爸沉声对着二伯问道,做棺材我爸是内行,但是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他还是要问二伯。

“这事儿放一放,先把小翠的眼睛合上再说,时间长了怨气大,那就不好弄了。”

我二伯说完,我爸也是点了点头,而我二伯也是开始在自己布袋里面翻着什么东西,我看到我二伯的手中已经拿着一盏油灯一样的东西。

不过还没有点燃,我二伯直接将没点燃的油灯放在了我嫂子棺材的下面,随后我二伯站起身来,走到了棺材的头部,手中结着一个奇怪的印法,直接点在了我大嫂的眉心。

随后,我竟然是发现大嫂那怒睁的眼睛在此刻缓缓合拢,而我二伯也是出声大喝:“关鑫,将棺材底下的引魂灯点着。”

闻言,我大哥猛地醒悟的过来,随后直接掏出了自己身上的火柴,便是钻到了棺材的底下,我大哥将火柴点燃,火苗便是朝着那油灯的灯芯凑了过去。

不过,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本来没有半点儿摇曳的火苗刚凑近到灯芯的面前,不知道哪里吹来一股风,直接将火柴的火苗给熄灭了。

这可是堂屋,四面都有墙壁,而且门也关着,哪里来的风?我大哥只是微微一愣,再度点燃了第二根火柴,火柴点燃之后,再次朝着引魂灯凑过去。

又灭了,第三根,第四根火柴灭掉之后,我大哥方才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连忙从棺材地下站起来,面色煞白的看向二伯。

“二伯,点不燃。”

而此刻我二伯的面色也是一阵潮红,按在大嫂眉心的手指松开,而那一瞬间,大嫂的眼皮子再一次翻开,死死的盯着房顶,而我二伯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似乎刚才那个动作极其的消耗力气一般,堂屋里面一阵寂静,没人说话,只有我二伯大口喘气的声音,就这样差不多过了好几分钟,我二伯好了许多。

随后便是对着我二哥说道:“关焱,你来点。”

我二哥一愣,显然是有些不解,但是现在乃是关键是个,轮不着他多说什么,我妈将二嫂带到了一旁,二嫂现在情绪稳定了一些,不过还是被吓的一脸苍白。

二伯再度结着刚刚的手印,按住我大嫂的眉心,大嫂怒睁的双眼再次合上,随后猛然大喝!

“点灯!”

……

我二哥被二伯的一声大喝弄的身躯一震,随后照着我大哥的样子蹲到棺材地下。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我二哥手中的火柴根本就打不着,这太诡异了,我顿时感觉后背升起一股凉意,我咽了一口口水,看到一滴滴汗水从我二哥的额头之上出现。

“二伯、打、打不着火!”

我二哥的手颤抖着,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充满了邪性,我二伯的手再次从大嫂的额头放开,大嫂的眼睛又睁开了。

我爸看着二伯,因为遇到这种事情,也只有听我二伯的主意。

二伯的面色阴沉的可怕,看着大嫂的尸体,沉默的半天,二伯沉声道:“小翠的怨气比我想象中的大,看来,这盏引魂灯不好点啊!”

引魂灯!

在死者的棺材下面点燃引魂灯,意欲是指引死者的魂魄,通往地府,转世投胎,就算死者下葬也要过了头七引魂灯才能灭掉。

但是诡异的是现在我嫂子的引魂灯点不燃,难道说我嫂子的鬼魂不愿走吗?

这个念头从我的脑海里面冒出来,顿时我身上的汗毛就竖了起来,死了不愿走?那是想害人啊!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二伯,此刻,堂屋之中的气氛莫名的变得极其的凝重了起来,现在遇到的事情太过诡异了,引魂灯竟然点不着。

要是我大嫂真的不愿意走的话,那就是想要索命,索害死她那人的命,甚至不止,但是到底是谁害死了我大嫂,竟然使得我大嫂的怨气这么重呢?

我大嫂这种应该算是凶死,但是我二伯什么世道没见过,凶死的人他处理的多了,唯独我大嫂这次,我看到二伯出奇的凝重。

“小淼来点灯。”

沉寂了半天,我二伯突然出声,继而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我,而我也是感觉很是惊讶,让我点灯?

我顿时间懵逼了,我大哥二哥都点不着,让我来点不就更没戏了吗?我连忙看向我二伯,又看了看我爸!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时候感觉我大嫂的尸体对了笑了两次,现在看着我大嫂那睁着眼睛的尸体,心里面还有些发毛。

这时候,不等我说什么,我二伯便是再度开口:“小子,你还是童子身,阳气比你大哥二哥都旺。”

二伯这么一说,我还真找不到理由拒绝了,反正我二伯都在,我还有什么可怕的?索性直接点了点头,我二哥也是将手中的火柴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接过二哥手中的火柴,顿时咽了一口口水,朝着面前的棺材走了过去,我看了一眼棺材里面的油灯,直接便是拿着火彩钻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钻到棺材下面的瞬间,我便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背上似乎压了什么东西一般,我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应该是错觉。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却诡异的发现我的呼吸都是有些不顺畅,我心中一阵恶寒,心道赶紧把引魂灯点燃就出去了。

我直接将手中的火柴划拉了下去……

滋滋滋!

一阵滋滋的声音传来,我顿时大喜,因为手中的火柴燃了,我连忙用手捧着朝着引魂灯靠了过去,生怕被哪里来的怪风给吹灭了。

手中的火柴顿时间便是到了引魂灯的灯芯上,灯芯之上竟然是缓缓的了一撮小火苗。

看到这一戳火苗升腾了起来,我便是感觉到自己后背上的那种被压着的感觉瞬间消失了,我连忙站起身来,看向二伯:“二伯,点着了。”

我看到面色凝重的二伯整个人仿佛松了一口气,随后那按着大嫂眉心的手也是放开,这回,大嫂的眼睛终于没有再睁开。

“呼,总算是闭上了,行了,明儿个一早办丧吧!我去小淼的房间休息一下。”

二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着我们说道,农村,死人是需要大办丧,因为图个热闹,要冲一冲家里面的晦气,说着,二伯走出了堂屋,这一会儿的时间,二伯似乎很累一样。

直到二伯离开,我爸才让我娘回去休息,而我二哥也是扶着我二嫂离开了堂屋,之前我二伯的话也是表面了,这似乎是有人故意整我们关家,所以大嫂的死,跟二嫂没有关系。

顿时间,堂屋里面就只剩下我爸,大哥和我三个人,我哥守在我大嫂的灵前,满脸的悲伤,而我爸则是走到了香堂的面前,点了三炷香,给祖宗们上香。

不过在上香的时候,我发现我爸似乎在盯着香堂最顶上的那一口袖珍的铜棺。

这铜棺自我记事以来,就在这儿了,那个位置,可是整个香堂最高的位置,我小时候很好奇,香堂不是放列代祖宗灵位的地方吗?怎么会有一个铜棺呢?

我曾经问过我爸,那铜棺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我爸从不跟我多提那铜棺的事情,只是说因为我们家祖祖辈辈以做棺材为生,这算是对这一行的敬重。

我再多问什么,我爸也不告诉我,甚至有时候还会呵斥我两句!

不过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铜棺关乎着我们这一家的命,而且远远不是我爸所说的这么简单……

当然,这是后话!

做完了这一切,我爸也是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小淼,你陪着你哥给你大嫂守灵,我去看看你妈。”

我点了点头,这会儿我哥正伤心,我陪着他自然没什么,反而我还可以安慰安慰我哥。

看着我爸离去,我也是直接坐到了我哥的身边,我哥死死的盯着我大嫂的棺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看着我哥这样子,我却是感觉心中一阵发毛。

我连忙找着话题的跟我哥说,但是我哥一句话都不搭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大嫂的棺材,甚至都没有眨过眼睛。

我看着大嫂的棺材,总怕出点儿什么事儿。

“小淼……”

突然,我身躯一颤,却是我大哥叫我,大哥冷不丁的叫了我一声,将我给吓了一跳。

我连忙问我大哥什么事儿,我大哥盯着大嫂的棺材,问我,有没有想过是谁害死了大嫂?

我顿时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关家在村子里没有跟谁闹过矛盾,我实在想不到是谁害死了大嫂。

“或许,是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人。”然而,我大哥又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便是沉默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农村办丧在两三天左右,这三天过的很正常,村子里的人对于大嫂突然离去很是惋惜,但是事已至此。

今晚,在我们家冲晦气的人都各自回了家,因为明天就是我嫂子上山下葬的日子,抬棺的人都已经定了。

明天正午到我们家吃了抬棺饭,然后就送我嫂子上山,因为嫂子是花钱买来的,后家也没人来。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我嫂子吊死的第四天,顺利的上山下葬了,而引魂灯还在我们家的堂屋。

  距离嫂子的头七还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时间里面,只要引魂灯不灭,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二伯还在我们家,确定了头七过后没事儿了,他才能离开,而接下来,二伯便是交给了我们三兄弟一个任务,轮流守灯,因为引魂灯不能灭。

  必须时刻有人看着,灯油没了要添,灯芯短了要挑起来。

  第六天,正好轮到我守灯,我看着面前晃都不晃一下的引魂灯,心道应该不会有事了,正好我尿急,出去方便一下。

  然而,当我方便回来,走进堂屋的那一瞬间,手中的电筒直接掉在了地上。

  心中咯噔一声:完了!大嫂的引魂灯、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