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怎么样?” “如果一个男孩子欺负你,就代表他喜欢你。”
电影里,母亲对哭泣的女儿说。相对那个年纪的我,只要在学校里,受到男生的欺负,马上哭着回家去叫老爸。
可多亏了这句话,大学时,不管男生说我,“你可真壮!”“你长得真丑!”“瞧你长得,虎背熊腰。”都被当反话来听了。但是明白,这一定不是喜欢,最多就是寻开心而已。
但说到自己长相,算不上美女,最少也是五官端正。大学时也有人追过,只不过都是含蓄的追求。那是2010年左右的事,手机还是诺基亚。
那时在男同学里,他会时不时会跟我QQ聊天。不是很频繁,但是聊起来,不知不觉也过了把个小时。不知那天QQ弹窗冒出“你觉得我怎么样?”——这个是几层意思,要向我表白还只是问问而已。——“挺好的,咋了?”“没事”——自作多情了。
过了一段时间,QQ又弹出“你觉得我怎么样?”“不是问过了吗?”“问过了?”“嗯,是的。”“那当男朋友,怎么样?”——哇塞,这是表白呀。回复啥呢,可不想自己马上答应他,怎么也要含糊一下——“不知道,你有喜欢的女生了?谁呀,我认识吗?”“没有”
——你大爷的。
渐渐得和他少了聊天,换成了另外的男生。可他们向我表白,询问的第一句也是“你觉得我怎么样?”不禁想起他,只不过彼此没有然后而已。

缘分并不是两人在一起的原因

1.

   
我叫林塔本,就读初一。小考毕业完后,我就对将要踏上的征程充满了希望,想着会不会有个人会与我一起度过这一个青春期。

你有没有想过,到最后我还是无法被打动,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希望你能理智地去做出选择,最近忙,也想静静,不会回你信息。

   
那时候认识李一平,是因为前斜桌的原因,经常会打打闹闹,称兄道弟。我自认是他师姐,而他却比我大,他硬要我叫他师兄,我偏不。

“看着坚坚发来的微信消息,本来想写一些话,删删减减,却写不出一句话,只能默默关掉手机。”

    跟他的开始之前,我已经有过两次经历了。

小蒋和坚坚都是我高中同学,小蒋是班上的地理科代表,家境平庸,外表土土的,但是读书很认真,成绩很好;坚坚是班上的班花,打扮新潮,性格高傲,班上很多男生都喜欢她。

   
开学在班里不久,有人就传我旁边第二座位的那个黎塘暗恋我。在那之前,我们已经加了QQ。周末的时候,我故意去找他聊天,想着探出他是不是暗恋我。但是他一句都没有提到什么,但是每个周末放假都会找我聊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心只为高考的小蒋突然就喜欢上坚坚,却一直没有勇气去表白,暗恋了坚坚三年,却笨拙到让全班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坚坚。

   
第一次月测考完后的周末,有人发信息问我考得怎么样,我回他“不怎么好,你呢”于是这样开始了话题,聊着聊着,聊到了感情边上。那时候我们都很八卦,我就套他喜欢班里的谁,我跟他绕了很久,最后他回我说“喜欢你啊”。我问为什么,他很老套得回答“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理由。”那时候是在QQ上聊的天,虽然是同班,但是也不知道他是谁,长相。还是看座位表才知道他坐哪,离我的位置很远,我时不时会看他,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有点近视了,也不敢跟老爸说。看不清脸。于是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认为他长得还好吧。

高考结束后,鼓起勇气约坚坚出来,准备来个动人的表白。

   
他跟我表白,我答应了,因为那时候班里已经有对情侣了,他们也是在QQ上表白后在一起的,但是在班里并没有说过话什么的拉过手什么的。于是我也就心血来潮得跟了风,况且对方人长什么样,坏不坏我都还不知道。

坚坚不傻,小蒋的心思他怎么看不出来,礼貌地谢绝了小蒋的邀请。

   
我们班里有些类似于小混混的男生,对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这些超级八卦,知道了就全班宣扬。领头的一个男生经常欺负女生,拿书打,扔,对女生都还不留情的一个。

“我喜欢你”,小蒋胆战心惊地在QQ上言简意赅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他跟我表白成功的时候说,他会去跟那个混混头说不让他欺负我,我就因此而动心。周日的晚自修我们回到学校来,我到教室的时候,班里一群人围在一起,都是那些坏学生围在一起,叫着猪头。跟我表白的那个男生名叫谢瑞江,别名猪头,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叫猪头的原因,以为长相很像。那群人看到我之后,叫着猪头嫂子。我的心疙瘩一声,莫名奇妙什么鬼。那时候已经分了座位,他就坐在我旁边那个组,中间隔了条路。

一个小时过后,小蒋毫无悬念地得到了预料之中的答复

   
那个混混男生跑过来坐在我前面那个位置,说“看着你老婆哇,猪头。”于是两手摩擦了摸在我脸上,我顿时很恶心。对他开这样的玩笑,对得起我?然后这一个星期都在起哄我们的事情,但是不敢摸我脸,因为我告诉老师了,混混头也不敢。我厌烦了这些流言蜚语,狗屁保护我。

——”对不起。”

   
于是回去那个星期的周末,我很果断发星期跟他说了“我很累了,不想玩了。”然后把他删除了。(QQ上,我们没有互加电话)

事后小蒋跟我说,其实自己当初就知道表白肯定是以失败收场的,只不过没想到会衰到连表白都不能当面讲,而只能在QQ上说一句无足轻重的“我喜欢你”。小蒋其实是想在表白被拒绝之后报以一个微笑,然后和自己的高中生涯做一个告别。

   
这个故事就从初一下个学期开始讲吧,因为第一个学期以为谢瑞江的事情,我们基本都没有再说过话了。

“没想到,连好好地告别都这么难,真衰”,小蒋苦笑着摇摇头,然后不说话。

   
第一个学期末考试前一个晚自修,班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我还留下复习,一个女生过来请教我一个问题,我思考之后还是不会,看他(李一平)还在,问他,他跟我说了解题思路,但是我认为是错的,他看了之后硬要说对的,我们争论不休,还是没有做出来,我们就开始说别的话,说了一些蠢话,我会打他,他不还手,满教室被我追着跑。

在后来的事情就是,毕业典礼那天,小蒋拿着相机满世界去找坚坚合影,却发现别人一直躲着自己……

   
直到初三也下晚自修了,我们也走了,隔着一层楼的时候,我朝着他喊“希望你今晚做恶梦。”然后互相笑笑回各自了宿舍。

罢了,高中再见……

   
第二天早上的早读完后就要到各自的试室开始考试了,早读要下了的时候,几乎全班都有在聊天,我和他也聊了起来,不记得那时候他说了些什么激怒了我,下了早读追着他打,他和我同个试室,拿着书追着他打,下了楼梯转弯的时候人不见了,我走过去,吓得我蹲在地上拿书护着头,因为他在转角上站着举起书来伏击我,但是只是吓吓我,看到我吓蹲在地上,他笑着跑进试室,我也进了试室。

2.

    考了两天的期末考终于考完了。

“我刚才在地铁站台上看到坚坚!”

   
回去的时候我们加了QQ,那天早读我准备写他手上的,他缩手回去,让我写在英语本上。总感觉对我有点芥蒂,也是我对他有好感了。

刚毕业实习那段时间,在坐地铁的时候看到小蒋给我发来一个微信消息。

    QQ上和他寒假会聊天,也就是放假的那几个晚上都很经常,之后就不了。

”不会啊,坚坚回老家工作了,不在广州。“

   
转眼开学,位置换了,我不再是坐他前面,我们隔了一个座位,没什么话说,第一次月测后座位又分回来了,我们又开始了打闹,他换了个同桌,也学着叫我师姐。就这样的时光到了期中有了转变。还是换个座位,我坐的比较靠前,后面有个挺娘炮一个男生,爱学习。也经常会吐槽他或者是问他问题什么的。但是他居然喜欢了我,可能是朝夕相处就这样产生了情愫,但是我那时候并没有喜欢谁,就单纯的打闹也能出感情?李一平经常也会过来他同桌的座位上,我会跟他们一起聊天。

大四那年,小蒋没考上老家的公务员,只能和大部分的毕业生一样,在广州租房子、挤地铁,温水煮蛙……而坚坚则选择回到老家工作,两个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交集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被生活和时间推着不断前行。

   
七夕那天(周末),英语科代表收到了男朋友给她的巧克力,而娘炮发信息说李一平可能会过来跟我表白,我说不信,最后那天晚上,很套路得跟我表了白,我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说以后要考什么学校之类的,那时候也快期末了。李一平知道喜欢我的人就是那个娘炮,他经常会跑过来,不用说我也知道,可能吃醋。

两个人都一样,在大学都没有谈过恋爱。

    初二尖子班挑人,我的分数就上了尖子班,而他们还在同一个班。

“哦”

   
我走了后,宿舍没有换,我还是和她们同一个。她们跟我说李一平,在班里经常会说他和我的事情,但是一段时间后就没有了。有人问,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他那么喜欢你,全班女生,他都没有和谁说过那么多话,打闹过什么,他人也挺好的。

可以想象,小蒋其实有很多东西想要跟我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我知道,期末时候混混头要欺负我,他的伙伴说“喂,别弄她,小心一平弄你”然后那个混混就走了。考试忘记带2B的时候,他什么话没说就把铅笔给我了,说自己还有,最后我才知道是他自己又去买了。但是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吧,只是他觉得这是喜欢,他说我很像他小学喜欢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跟他好兄弟在一起了。小学六年喜欢的人啊,我可能就是她一个影子吧。期末考完分尖子班的时候我想跟他说清楚,我跟他说分了吧(虽然没有在一起,但是我觉得我们在暧昧),然后他发信息回我

“要不要她的微信啊,我有哦。”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

我知道,小蒋这四年的大学时光一直都在关注着坚坚,偷偷关注她的微博,装作不经意地打听她的消息,朋友圈里面的心情百分之八十都是关于坚坚……

    “其实只是我们没有缘分吧”

”会不会很奇怪啊,这样突然就加她做好友?”

    “我相信我会等到我的那个她,你也会的。”

“还是不要了,这么久都没有联系了。”

    连喜欢也是要讲缘分的话,你就根本不是喜欢我了吧。

“我跟你讲哦,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她了。”

    而后也会在饭堂遇到他,但是互相都特别尴尬不对视,不敢直视。

……

沉默寡言的小蒋,只要是和坚坚有关的事情,就会不断地用最笨拙的方式去掩饰着自己的自卑与不安。

然而结果却如我所料,他最终还是选择加了坚坚的微信。

……

3.

“我亲爱的公主,如果我的画作能够让你感到一丝感动与快乐,那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某一天我突然看到小蒋的朋友圈出现了这么一句话,配图是一副小清新风格的铅笔手绘。

“哟大兄弟,进展如何?”我在微信上问小蒋。

“我也不知道,现在每天晚上都在画晚安图给坚坚。”(所谓的晚安图就是小蒋每天都会在坚坚入睡前画一幅手绘,然后配上一些文字,在坚坚入睡前发给她。)

后来我知道,小蒋有一天晚上和坚坚聊天的时候,给她发了一副别人画的手绘,然后坚坚和他讲,又不是你画的。

”如果我每天都画一副跟你说晚安,你要不要考虑接受一下我?“

”看看吧。“

于是,小蒋每天下班都会画一幅手绘,好像只要他每天这么画下去,就会总有一天会得到窈窕淑女的爱慕。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坚坚的男朋友。

坚坚不止一次地和我们说,她喜欢的是那些长得帅气、又有钱的男生,而不是小蒋这种看起来像个书呆子的小男生。

有那么一瞬间,其实我很想和小蒋说,会不会其实这一切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自作多情,坚坚骑士并没有喜欢你,在将来,也不会喜欢你。现在你做的一切,都是一个自己骗自己的谎言。

理智一些,才能不被伤害。

然而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劝他,我只是在内心里祈祷,希望坚坚能够看到小蒋所做的一切,能够有那么一点感动。

“其实,我还是喜欢坚坚的。”

其实,或许你一直都在自己骗自己。

4.

“我喜欢她和她喜欢我是两码事。”

当小蒋以为自己已经走进了她的世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在她的世界的外面,只能透过那扇半掩的、小小的窗户,远远地看着那个女孩。

不出所料,小蒋的第二次表白以失败告终,坚坚从对他的爱理不理到完全忽视。

她,被很多男生喜欢,而他,却一直只喜欢一个女生。

我总是觉得上帝的幽默感实在奇怪。

如果小蒋长得帅气、家庭富裕,得到的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个答案呢?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见某个女孩,然后会在不经意间喜欢她。有些人在合适的时间遇见,两个人有合适的条件,两个人就会相恋、订婚、结婚、生子,一切都会很好。而有些人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两个人的条件不一样,就会没有后续……

但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就能克制自己不喜欢那个女孩么?哪怕明知道答案,却依然用尽力气想去接近,甚至自己欺骗自己。

“我明白的,任何的事情都是合理的,主角在故事里走到结局,路人甲在故事里充当片段。”

只是,路人甲,在这个故事里,你会痛么?

已经很久没有和小蒋联系了,烦躁的生活依然继续,这个城市里无数孤独的灵魂就像是黑暗森林里灵魂,失去了光芒,徘徊着找不到方向。

远方的你,还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