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底,抗日战争进入第二阶段,中日双方在政治和军事上处于敌对与僵持状态。在这种形势下,日本政府和军方开始了对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的诱降工作。在手下“亲日派”的推波助澜下,为终实现夺取国民党内高权力的个人意愿,实现“对日和平”的政治主张,汪精卫走上了卖国求荣的道路,于12月18日秘密离开重庆,经昆明出走河内,12月29日公然发表叛国艳电。

1939年,曾仲鸣在汪精卫的寓所中被前来刺杀汪的军统特务误杀了。曾仲鸣的死加快了汪精卫与日本人苟合的步伐,他的死让汪精卫跨过了那座桥。

抗战时期,汪精卫投降了日寇,蒋介石并下令开出汪精卫在国民政府一切植物,随着他前往越南河内,却遭到了刺杀。那么到底是谁派人刺杀了汪精卫?带着疑问,下面中国将揭秘汪精卫在越南河内被刺杀案真相。

揭秘汪精卫在越南河内被刺杀案真相。1939年初,蒋介石派国民党中央委员谷正鼎两次到河内见汪精卫,带给他护照,劝他去欧洲。对此,汪静卫也举棋不定,就派曾仲明去联络赴法国事宜。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1

在时任日本首相的近卫文麿发布第三次对华政策声明,提出“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三条件之后,汪精卫于12月29日发出《致蒋总裁暨国民党中央执监委》通电,在香港发表,响应近卫声明,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艳电”(当时电报为节省字数,用一个字代表日期,“艳”为29日),引起轩然大波。

1939年3月21日凌晨,军统特工对汪精卫实施制裁,却误将汪的心腹曾仲鸣杀死。许多历史书籍和资料提及此事时,都说因曾仲鸣的妻子来河内探夫,汪精卫将自己的卧室让给曾氏夫妇,所以造成曾仲鸣被杀。事情果真如此吗?

曾仲鸣平常不和汪精卫住在一起,他住在法国人开的一家饭店里。军统刺汪行动负责人陈恭澍在回忆录中说:“出入汪公馆最频繁的,就是曾仲鸣了。他每天进进出出,有时候会多达四五次。照一般的说法,曾仲鸣就住在这幢房子的三楼,根据我们的侦察结果,他并不住这里,另在PAULBERT的”大陆饭店”长开了一个房间,以便代表汪某对外接触。一般要会见汪某的人,得先和曾仲鸣谈洽好,再由曾仲鸣安排时间与汪相见。当然有些人也许只能见到曾仲鸣,或被挡驾而见不到汪精卫。换句话说,曾仲鸣之所以单独住在”大陆饭店”,乃是汪某对外的一只触角。”

1939年初,蒋介石派国民党中央委员谷正鼎两次到河内见汪精卫,带给他护照,劝他去欧洲;同时授意戴笠派得力部下陈恭澍到河内,令其率人刺杀汪精卫。1939年3月21日凌晨的刺杀案,导致汪精卫的秘书曾仲鸣饮弹身亡,而汪则幸免。河内枪声宣告了蒋、汪的彻底决裂,随后汪精卫远赴日本占领下的上海,次年成立政权。

曾仲鸣与汪精卫情同手足

方君璧当时正带着孩子住在香港,一天突然接到曾仲鸣的电报,说他最近要随汪先生去欧洲待一段时间,让妻子到河内见个面。3月20日,方君璧带着七岁的大儿子孟济到了河内,曾仲鸣也临时从饭店回到高朗街27号楼,和方君璧住进了三楼临街的卧室。许多历史书籍和资料中都说因为方君璧的到来,汪精卫夫妇特地将自己的大卧室让给了曾仲鸣,所以造成曾氏被误杀。这是没有根据的,据何文杰回忆,汪精卫夫妇一直住在25号三楼前房,从来没有移动过,何来让房之说?当晚汪氏夫妇与曾氏夫妇的卧室在两楼的位置一模一样,只不过分别处于25号楼和27号楼而已—这可能是造成军统行动人员误会的主要原因。

汪氏夫妇共生有六个子女,其中一个夭折,其余为:长子汪文晋、次子汪文悌,长女汪文惺、次女汪文恂,三女汪文彬(一直在印度尼西亚某地隐居当修女,不问世事)。汪文惺出生于1915年,与晚一年出生的丈夫何文杰,都在香港工作多年,退休后移居美国,选择在新泽西州养老。在河内刺汪事件那段岁月中,他们刚刚成婚,与汪氏住在一起,亲历了那惊魂一夜,何文杰曾给笔者看过他写下的关于这次刺汪事件的详细记录。

曾仲鸣自少年起便随汪精卫留学法国,后来又随他学习国学,两人情同手足。1925年,曾仲鸣和妻子方君璧回国到广州中山大学教书,这时汪精卫已出任广州国民政府主席,他想起了“从小在他身边长大,像弟弟又像学生的曾仲鸣”,便邀他来帮忙。曾仲鸣毫不犹豫地来到汪精卫身边,担任国民政府秘书。此后,曾仲鸣随汪精卫在政坛上起起伏伏,相继担任了国民党中央候补执委、行政院秘书长、铁道部次长、中央政治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成为汪的主要智囊和助手。

在那个不幸的夜晚,即1939年3月20—21日的晚上,大约凌晨二时,有三个人悄悄越过院墙,穿过公寓外的一片空地,从27号楼后门进入楼内。这时,一定有人碰倒了一把椅子,我侄子国琦当时正在二楼卧室内睡觉,其房门正对着楼梯,他听到外面有响动,便打开门,想出来看个究竟。他看到一些人影正登楼而上,有人看见他打开房门,便朝他开枪,他立刻退回房内,把门扣死,刺客继续往顶楼爬去。枪声惊动了曾仲鸣、方君璧和朱薇,他们走到门前时,刺客已经登上门来,并朝他们开枪。仲鸣的背部中弹,他被君璧和朱薇拖进屋内并把门锁牢。这时,刺客赶到门前,开始撞门。但没有用,他们使用一把斧头或者其他的一些硬金属打门,打碎了一块门板,把自动枪从门洞伸进屋里,猛烈扫射。此时,仲鸣正无力地躺在床上,鲜血不断地从伤口里流出来,君璧正坐在床边。他们离被打碎的门洞仅几尺远,成为刺客最容易击中的目标,刺客把枪内所有的子弹几乎都射向了他们,他俩都负了重伤。朱薇最为幸运,当她把门锁好之后,就蹲伏在门后靠墙角的地方,紧贴着墙,从而未受到任何损害。射击持续了至少一分钟,刺客们认为已达到目的,确信四哥已经死了,便拾级而下,到达一楼时,他们看见有人正在厅内,准备往卫士居室内后退,便朝他开枪,这个人负伤倒地。刺客们离开公寓,又越墙而走,消失在黑夜里。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采访主要由何文杰先生回答,汪文惺女士补充。他们对汪精卫、曾仲鸣等人的称呼,笔者作了统一处理:以当事人身份讲述当时经历时,以亲属关系相称;其余则直呼姓名。请读者谅察。

曾仲鸣长于文学,并非政治上的干才,但对汪却绝对忠诚,汪精卫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对于曾仲鸣与汪精卫的关系,高宗武曾如此点评:“曾仲鸣这位秘书不仅仅是秘书。早年在法国的朋友当中,曾与汪相交多年,后来成为汪不可一日不见的密友。曾处理汪的全部财务,管理家务,陪同旅行,照料途中大小杂事。曾也是汪的重要顾问,因为肥胖喜欢玩的曾,向来都同意汪的观点。”高宗武曾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长期主持对日事务,是汪精卫的主要幕僚,也是日后着名的“高陶事件”主角之一,对曾仲鸣了解颇深,他的评价值得后人参考。

当时,四哥及四姐正在卧室内,他们的女儿汪文惺及其女婿何文杰也在卧室内。听到枪声,都冲出房门。当他们来到通门时,射击停止了。他们冲进三楼卧室内,发现曾仲鸣和方君璧正躺在血泊的床上,都受了重伤。朱薇熟谙法语,她跑到二楼打电话报警。10到20分钟后,警察赶到出事地点,过后,又有三辆救护车赶到现场。

高朗街25号与27号

曾仲鸣夫妇与汪精卫亲如一家,在方君璧眼里,夫君曾仲鸣还有不少缺点,但汪精卫却绝对是个完人。汪临终时,方君璧以一弱女子之身远赴日本,冒着生命危险与汪见了后一面。而汪精卫在病势危急神志不清时,也高呼曾的名字,由此可见曾仲鸣在他心中的分量。抛开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不谈,他们之间的这份情谊令人动容。

后来有人质疑,作为国民党的副总裁,汪精卫身边一定带有卫士,为什么那天晚上没有做任何抵抗?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合常规?但据汪的亲属事后透露,当时越南属于法国殖民地,治安状况良好,除了法国人,谁都不允许持枪,所以汪的几名卫士都没有配枪,家里只有几根硬木棍,勉强可以算作防身工具。多年以后,刺杀汪精卫的主角陈恭澍从台湾情治部门退休,写了一部回忆录《英雄无名》,其中第二辑名为《河内汪案始末》,他在文中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高:我读到多人回忆录中对这个事件的描述,包括最具权威性的三个版本,出入实在太大。你们二位当时就住在三楼,刺客开枪时,二位与汪氏夫妇都藏在对面房间。你们还记得当时情况吧?

1938年底汪精卫夫妇出走河内后,先住在朱培德妻子的寓所,其他随行人员住在旅馆里。过了一段时间汪又搬到距河内70多里的避暑胜地三岛暂住,后来发现周围经常有形迹可疑的人员出没,于是便回市区高朗街租了两幢三层楼房。

相关Tags:历史英雄

答:当时的情况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当时我们住的房子的格局,我曾画过示意图,高朗街25号与27号,是连在一起、每层中间都有门相通的三层洋房。

高朗街街道开阔,非常幽静,路边植有一排棕榈,还有几棵高耸的大王椰子,住户大都是法国人,属于当地的高级住宅区。汪精卫租住的公寓位于25号和27号,
两幢房子连在一起,格局一模一样,每一套洋楼都备有车库;一楼是厨房,
楼后有仆人的居室, 二楼有会客室和餐厅,
三楼有两间大寝室。租下房子后,汪精卫妻子陈璧君的弟弟陈昌祖在两套房子的二楼隔墙上安了一个通门,
以方便走动,后来又在三楼隔墙上安了一个。房子正面临街,汪精卫与陈璧君住在25号三楼前面临街的房间,大女儿汪文惺和新婚丈夫何文杰住在三楼后面的房间,二楼则住着汪的一些亲戚和晚辈,平常汪家人都在25号二楼客厅里聚集。27号三楼临街的房间摆着一套新家具,既可当客厅也可当卧室,平时无人居住,只有商议要事时,人们才会来这里。

高:高朗街25号与27号,两个门出入?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曾仲鸣平常不和汪精卫住在一起,他住在法国人开的一家饭店里。军统刺汪行动负责人陈恭澍在回忆录中说:“出入汪公馆频繁的,就是曾仲鸣了。他每天进进出出,有时候会多达四五次。照一般的说法,曾仲鸣就住在这幢房子的三楼,根据我们的侦察结果,他并不住这里,另在PAULBERT的‘大陆饭店’开了一个房间,以便代表汪某对外接触。一般要会见汪某的人,得先和曾仲鸣洽谈好,再由曾仲鸣安排时间与汪相见。当然有些人也许只能见到曾仲鸣,或被挡驾而见不到汪精卫。换句话说,曾仲鸣之所以单独住在‘大陆饭店’,乃是汪某对外的一只触角。”

答:对。

方君璧当时正带着孩子住在香港,一天突然接到曾仲鸣的电报,让她到河内见个面。3月20日,方君璧带着大儿子孟济到了河内,曾仲鸣也临时从饭店回到高朗街27号楼,和方君璧住进了三楼临街的卧室。许多历史资料中都说因为方君璧的到来,汪精卫夫妇特地将自己的大卧室让给了曾仲鸣,这是没有根据的。据何文杰回忆,汪精卫夫妇一直住在25号三楼前房,从来没有移动过,何来让房之说?当晚汪氏夫妇与曾氏夫妇的卧室在两楼的位置一模一样,只不过分别处于25号楼和27号楼而已——这可能是造成军统行动人员误会的主要原因。

高:房间格局和你们的起居方式是怎么样的呢?

3月21日凌晨,军统特工潜入27号楼,实施了那场后来妇孺皆知的制裁行动。当时这两幢房子里共住了26个人,他们分别是:25号楼三楼前卧室汪精卫夫妇,后卧室何文杰夫妇;25号楼二楼前卧室陈昌祖的3个孩子和2个保姆,后面是汪屺和雷庆,前面小卧室陈常焘,后面小卧室陈国琦,这些人都是汪精卫夫妇的晚辈和亲戚;27号楼只有三楼住人,前面卧室是曾仲鸣夫妇,后面是汪精卫的亲戚、国民党元老朱执信的女儿朱薇和曾仲鸣的儿子孟济;此外还有3名卫士、2名司机、2名厨师和2名女仆分别住在两所房子的一楼以及汽车房旁边的房间。陈昌祖在《参与汪伪“和平运动”始末》中详细记述了那天晚上的情景:

答:除了睡觉的时候返回各自卧室,平时我们多在25号饭厅前的一间客厅里聚集,一般来访的客人也在这里见面,除非有事商量,然后请到27号三楼(何文杰图中原标注为“二楼”,乃按照英式习惯。——高注)前面的一个房间,那里摆设著原拟用于新房的另一套新家具,既可用作卧室,也可见客,是全屋最整齐的一角。

枪声惊动了曾仲鸣、方君璧和朱薇,他们走到门前时,刺客已经登上门来,并朝他们开枪。仲鸣的背部中弹,他被君璧和朱薇拖进屋内并把门锁牢。这时,刺客赶到门前,开始撞门。但没有用,他们使用一把斧头或者其他的一些硬金属打门,打碎了一块门板,把自动枪从门洞伸进屋里,猛烈扫射。此时,仲鸣正无力地躺在床上,鲜血不断地从伤口里流出来,君璧正坐在床边。他们离被打碎的门洞仅几尺远,成为刺客容易击中的目标。刺客把枪内所有的子弹几乎都射向了他们,他俩都负了重伤。

十一姑刚自香港到来,十一姑丈也就从旅馆回来,住在这个房间里。后面的一个卧室住了微(注:原字为女旁,下同)姑(朱微,国民党已故元老朱执信的女儿,汪精卫的亲戚——高注)和曾仲鸣九岁的长子孟济。

和方君璧一起将曾仲鸣拖进屋里的朱薇为幸运,她把门锁好后,就蹲伏在门后靠墙角的地方,未受到任何伤害。军统特工离去后,汪精卫等人冲进曾仲鸣的卧室,发现曾仲鸣与方君璧躺在床上,都受了重伤。朱薇熟谙法语,她跑到二楼打电话报警,十几分钟后,警察赶到出事地点,随即又有3辆救护车来到现场。

25号二楼的前房住了一共五个人:八舅父的三个孩子和两个女佣。后房和后面的小卧室,住的是汪家和陈家的晚辈亲戚:汪屺、雷庆、陈国琦和陈常焘。

后来有人质疑,作为国民党的副总裁,汪精卫身边一定带有卫士,为什么那天晚上没有作任何抵抗?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合常规?但据汪的亲属事后透露,当时越南属于法国殖民地,治安状况良好,除了法国人,谁都不允许持枪,所以汪的几名卫士都没有配枪,家里只有几根硬木棍,勉强可以算作防身工具。多年以后,刺杀汪精卫的主角陈恭澍从台湾情治部门退休,写了一部回忆录《英雄无名》,其中第二辑名为《河内汪案始末》,他在文中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25号三楼的前房,是父母(汪精卫和陈璧君夫妇),我们夫妇就住在他们隔壁的后房。

曾仲鸣、方君璧以及其他受伤的人被送进了河内的法国陆军医院,曾仲鸣胸部、腹部中弹,必须马上输血。但当时医院条件简陋,连血库都没有,幸亏汪精卫女婿何文杰做过血型鉴定,知道自己和曾仲鸣都是B型血。医生也来不及再做鉴定,就直接用针筒将血从何文杰身上抽出,然后输进曾仲鸣的血管。这只针筒非常陈旧,两面都漏,鲜血洒了一地,此时曾仲鸣神智尚清,见状歉疚地对何文杰说:“阿杰,浪费你的血了。”

至于卫士、司机、厨师、侍应等就分住两屋的一楼,车房旁边的房间。

这时,曾仲鸣可能也考虑到情况不太好,于是便将自己掌管的事情作了一些交代。由于他主管汪的财务,所以叫人把支票簿拿来,强撑着签了一张空白支票,以备急用。此时曾仲鸣已非常虚弱,签了好几次,才选了一张笔迹没有太走样的。医生随之为其手术,切除了一尺多长的小肠,但其体内穿洞太多,已无法缝补了。

高:汪精卫与陈璧君夫妇,是一直住在25号三楼的这个房间吗?我看到的各种资料上都说,他们原来住的是你所说的“最整齐”的27号三楼的那个房间,只是因为方君璧刚自香港新来,临时才让给他们夫妇俩住,造成了误杀。

汪精卫听说曾仲鸣的情况后,坚持要来医院探视。陈璧君和其他人都不同意,他们担心刺客继续追杀,但汪非常坚决,流着泪说:“我是看着仲鸣长大的,他又为我工作多年,我一定要去看他!”陈璧君了解他与曾仲鸣的感情,只好同意了。他们让一位当地熟人开车,陈璧君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汪文惺与何文杰分坐后座两侧,汪精卫坐在两人中间,尽量放低身体不让别人看到,就这样来到医院。

答:不是这样的。他们住在25号三楼前房,从来没有移动过。他们根本没有在27号三楼那间前房住过。

这时曾仲鸣已经快不行了,见到汪精卫非常欣慰,他不停地安慰汪:“国事有四哥,家事有十一妹,我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据何文杰回忆,回家后汪一边拭泪,一边找出一套干净衣服让他带回医院备用——他知道曾仲鸣没有多少时间了,延至下午4时许,曾气绝而亡。

高:汪氏夫妇住的房间与曾仲鸣夫妇住的房间一样大小?

答:一样大,25号与27号是完全对称的。

高:那么,特务们从外面监视,应该看得见这前面临街的是一左一右两间?

答:刺客们从门前走,应该看得见前面临街的房间格局。不过这栋洋楼的前面倒没有楼房,相邻楼房是在右侧,如果他们是在那里观察,只能从侧面看得见27号前面这间房。

夜半惊魂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