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那封情书,只一眼。

   
今天,微风不燥,阳光正好,看来太阳公公一大早就给我个惊喜,庆祝我初中开学的第一天。

图片 1

那时她读高二,一直领先的成绩,突然毫无理由地下降。另一个突然是,原先丑丑的黄毛丫头,突然长成了好看的少女模样。

   
哈欠连天的我,一大早就被妈妈揪起来,洗脸刷牙吃早饭。妈妈说:“今天是你初一开学的第一天,要好好表现哦。”我懒散的回答到“恩,好
老妈大人”说完这句话马上跑到了车棚骑着我新买的自行车,开心的蹬着,迎着微风,奔往学校的方向…

发生既是必然,接受即能超然

这两个突然转变,让人不联想也难,何况是责任感极强的班主任老师。

   
哇,人好多啊。还有各种各样的摊子,车。好多人都是父母开着车送来学校的,只有我自己骑着单车。哎呀!不管了,先进去找到自己的班级再说吧。在公告栏上面挤来挤去,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安洛黎初一四班。开开心心的去找自己的班级,没想到刚看到班级时竟已坐满了人,我感觉好像就我一个人没报到一样,好的位子已经被别人抢走了,只剩下倒数第二位了,我只好唯唯诺诺坐在那里,旁边我的同桌戴着一副黑色框架眼镜,留着刘海,扎着马尾,啧啧啧,一看就是乖乖女。我主动和她打了招呼“嗨,你好,我叫安洛黎”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好,我叫季菁”然后就慢慢地低下了头。我在心里暗暗的想名字不错,可就是可惜了性格与之不符。算了算了还是看看班级里有没有帅哥吧,睁着我的一双大眼睛360度无死角的看了一遍,貌似一个也没有。唉,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学习吧,沉迷学习不可自拔。班主任来了,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又让我们做了自我介绍,算是初步认识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开始上课了,第一堂课就是班主任宋老师的语文课,打开了书本讲了一下本学期的学习目标,就开始选班委成员,经过一系列的选拔终于得出了班委名单,之后就开始调座位了,根据身高近视排位子,我居然被排在了第四排中间一共四个人还全是女生,当然我旁边还是那位乖乖女啦。环四周看了一下,除了后面是一个男生之外,其她都是女生。宋班主任说有没有不愿意和现在的同桌一位的可以私下找我说说原因,到时候视情况而定不过我还是希望没人来找我,因为这是一个班级希望班风和谐,好了,就这么多了,提前下课放学回家。

“对不起。”许琪将情书递还给面前的赵宥能。

女孩清楚地记得那一幕。下午,课后,像往常那样出好黑板报,她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妈,我回来了。好累,都不知道自己一天在干些什么。妈妈说“怎么样,老师
同学们都挺好的吧”我说妈呀,能不能关心关心你女儿我好吧,老妈一个白眼四连翻就走了,我觉得我是我妈充话费送的吧。就这样开始了初中生活,每天骑着单车去学校,风雨无阻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和其他同学都渐渐熟络了,唯独我后面这个男生,名字叫南宇,他喜欢独来独往的,不过女生缘挺好的,但和我怎么感觉不太像是一路人,他喜欢和我三个同桌一起聊天打闹,却和我没什么交集,唯一能说上话的就是他抄我的作业,有一天他突然和我说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你看你同桌她们,我说“是你不找我说话”,他说“那好,以后我天天找你”从那以后他真是天天找我聊天,逗我玩,渐渐的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也知道了他过去的一些事情,他以前喜欢一个应该算得上青梅竹马的女孩,追了好久可是女孩不同意,我知道他也一直没放弃,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手。那天我们几个在一起玩,我突然发现季箐一直都在看着他,那个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眼眸里全是爱他的颜色,那一刻我的心好疼,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难道我也喜欢上南宇了?不,不会的,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仅此而已,恩,对,只是这样。可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慢慢发现我已经习惯了他每天找我聊天,习惯了每天逗我开心,习惯了每天抄我的各科作业,习惯了他每天在我身边晃的身影。他开心我就开心,他难过我也难过,我甚至不敢去问他为什么难过,因为我知道原因,但我不想去确认心中的答案。我把这份暗恋偷偷的藏在了心底,决定要好好的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即使那不是爱情。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他突然找我帮忙,让我帮他写一份情书,送给那个女孩,我爽快的答应了,可是心里好难受,好难受但为了他我写了,我把想要写给他的话全写在那份情书上,也算是让他看到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情书写完了,我找到他亲手给了南宇,他说“那么快就写好了,不愧是我的朋友,够哥们”哥们,在他眼里我就是哥们,我曾经一度的认为他放弃了那个女孩,天天和我在一起,或许是喜欢上了我,可笑,真是可笑。记得当时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深情又是那么的失望,一直都在看着,看着,直到他看完了情书,对上我的眼睛,我怕他看得懂又怕他看不懂,但我觉得他是看懂了,但他说“你写的真好,完全符合我的要求,难道你也有喜欢的人了?”我笑着说“哪有,可心里早已说了千遍,我喜欢你南宇。”日子还是一天天过着,我问他说“情书给了她没有”南宇说“没有,我放在家里了”具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给。不过没过多久就听说那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谈恋爱了,这个对南宇的打击肯定不小,我赶紧去找南宇,看见他在篮球场拼命的在打篮球,我过去劝他,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那个女孩不值得你这样,你可以有很多别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是她,你为什么不能多看看身边的人。他说“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我不要,我陪着你好不好,南宇,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会心疼的,他说“滚,滚啊”我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走了,再也没有看他一眼。南宇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我的心里一直在想。可就在我心不在焉的时候,我听季箐说南宇谈恋爱了,是和另一个女孩子,而且那个女孩子是她喜欢那个女生的男朋友的前女友,季箐一直哭,而我就拿着书包一句话也不说的就回家了。躲在被窝里哭,一直哭,南宇,我不要再喜欢你了,我讨厌你,可是一想到和南宇在一起的时光我就心痛不能呼吸,我是那么喜欢他那么喜欢他,比任何人都喜欢他,可是他对我只是普通的友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算了,不管他怎么决定,最终也是不会喜欢我的,放手吧,安洛黎,不要再为他流泪了,不值得,好好的做你的好学生吧,说好的要整日沉迷学习不能自拔的啊。慢慢地就睡着了。

夕阳金黄,正好斜到她的座位这边。

   
洛黎,起床了,上学去了,整天被妈妈的大嗓门叫着,真是个准时的闹钟。吃完早饭就骑着单车,奔往学校的大路,温暖的阳光抚摸着我的脸,似在安慰着我受伤的心。看见南宇也是擦肩而过,他没给我说话同样我也没有,可是心还是很疼。生活还在继续着,而我们也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齐力,等等我。”后面一男生气喘吁吁地跟上。

班主任,笑吟吟地走过来。她知道,班主任一直很喜欢自己。

            PS:最好的暗恋(初恋)

我回头一看,是我同小学同初中,现在又是同高中的同班同学,要不是他现在这像刚爆炸了的头发,一副昨晚体力虚脱样子,还有不知怎么个系法的鞋带,还有……

可是这一天,走到跟前,却忽地沉下脸来:你的书包里,有没有和学习无关的东西?

图片 2

“我说赵旺财,你门能不能关上?”我“发小”二字就差一点就冲来了,无奈我把他使劲儿摁了下去。

没有啊。女孩一脸无邪。

“啊,出门急,出门急。”这傻小子向下一看,连忙给拉上了。

好,那让老师检查一下。话音刚落,书包倒提,哗啦啦,一览无遗。

“说实话,我真不想和你走一起。”说着我加快了步伐。

女孩和老师几乎同时看见了那封信,其实是一张细心折叠成飞鸽状的纸。她们也同时看见了信纸上那几个字。

“你刚把我叫成汪的名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啊,某某写给我的?女孩惊讶得喊出声来。

“难道你不是汪吗?赵宥能同学。”

你,怎么知道是某某写的?老师有点儿狡黠地问。

“嘿,我可跟你说,哥们儿看上一姑娘,万事俱备,只等一纸情书,”

他和我一起出黑板报,我怎么会不认识他的字?女孩很快回答。想了想又声明: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会在我书包里。

说到姑娘,我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隔壁班的许琪,长黑直发,成绩也好,听说是个冰山,脸上常年无表情,不过看她抱着书走路的样子,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了起来。

没看过就好。班主任看女孩一眼,收走了“飞鸽”。

“齐力,齐力?”赵宥能看着没反应,用胳膊撞了撞。

老师事后没有联系家长,也没有再提这件事。女孩很感激。

“啊?”我回过神来。

至于写信的男生,有没有因此而吃批评,她也无法揣摩。不久考上大学各奔东西。只是到了几十年后的同学会上,已经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当着全班同学说了句笑话:我一辈子记恨你啊。

“你听见我讲话没有啊?”

中年妇人说,可惜不知道写的啥哎,能不能补写一封?也是笑谈。

我看着面前被风吹的快要飞起来的爆炸头,抚摸了一下。

但她心里的遗憾是真的,记忆深处,夕阳涂抹得犹如舞台一角的豆蔻年华,那封忽然掉出来的飞鸽情书,自己竟然没有看过。

“我知道了,赵旺财。”

幸亏没有看过啊。看过如果写得很烂就可能被撕碎扔到风里……看过如果写得很好就保不定陷入早恋俗套……看过无论写得浪漫还是伤感、幽默还是笨拙、简练还是琐碎、用的汉语还是英文,反正看过了就是这样了……

虽然微笑着,但是面前这位,我太了解了,从小到大不知喜欢过多少姑娘,情书也只是说说而已,说到底就是一怂货。

没看过,才有了无限大的想象空间,可以记得一辈子。

“你别不信啊,等等我。”

铃――

“打铃了,愣着干嘛。”离门口还有几步的距离,我刚想加快步伐,后面的赵宥能不知道又怎么了,拉住我不动了。

“看,隔壁班的姑娘。”

是许琪,她在打扫门口的走廊,长发随着身子一飘一飘的。

“走啦,打铃了。”这鬼小子突然又拉着我跑进教室。

我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向身边的人。

“你有病啊。”被踹疼的赵宥能冲我喊。

“你才有病呢,刚和老班横什么啊,就迟到几分钟,说说好话就过去了,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现在在这儿罚站就好了。”

看着来来往往地老师同学,我觉得我就是赤条条的被大家观赏似的。

“今儿我带了我妈做的煎蛋饼,等会儿分你。”

“五五分。”我妥协了。

“行。”

“小心。”许琪吃力的拉着垃圾篓,眼看垃圾篓就要掉了,我刚想上去扶。

“小心。”身边的赵宥能一下子冲上去了,拉起篓子的另一边,“我帮你一起去倒吧。”

这俩人就走了,剩下一脸诧异的我。

隔壁班又出来一女生。

“表哥?看见许琪了吗,刚放完扫把,怎么人就不见了。”

是我表妹林妙妙,和我一个年级,和许琪一个班。

“她和赵宥能一起去倒垃圾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确实是我所见。

“那你好好罚站。”林秒秒转身进去了。

还未等我理清头绪,老班出来了。

“赵宥能呢?”

“来学校的路上他就不舒服,所以刚才才迟到的,对不起,他现在又去厕所了。”说着,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心里暗暗想着:“赵宥能,你个王八蛋。”

老班看我一脸诚恳,便放我进去了。

坐下位子,眼前摆着书也看不进,就想着刚才的事儿。

突然想到早上来的时候,赵宥能说的话,他看上的姑娘,不会是许琪吧。

对于许琪,我的第一印象是在图书馆,那天是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我天生不喜运动,没法像赵宥能那样集结一伙小伙伴打球。

我一个人去了图书馆。那几天老是做梦,梦见有人追杀,梦见蛇,梦见探险,要不然去找本《周公解梦》什么的来看看。

《周公解梦》没找着,看见一本《梦的解析》,没听说过,不过也差不多是解梦的玩意儿吧。

就在我抽出书的那一瞬间,我看见有只手也碰上了那本书,我低头一看,是一个女生,出于绅士礼仪。

“那你看吧。”我把书递过去。

“不用了,我看过,你看吧。”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生就是许琪。

看了《梦的解析》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解梦,是对梦的研究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很难懂,我几度想放弃,可是一想许琪都看过了,我拼了命也要看完。

如果赵宥能喜欢上的姑娘真的是许琪,许琪,会喜欢赵宥能吗?

我第一次有了不支持兄弟的念头。

“兄弟,谢谢啊。”赵宥能一回来,就明白了是我跟老班说的,把那煎蛋饼都给了我。

“我,准备告白了。”

我喉咙里梗了一块饼,怎么都咽不下去,猛烈的咳嗽起来。

“慢点儿吃嘛,我都说给你了。”赵宥能忙给我灌水。

“隔壁班的?”我好不容易咽下饼。

“你怎么知道?”赵宥能诧异地问。

已经这么明显了还要怎样!

真的是许琪。

“那你准备怎么告白?”

“要不然,先写封情书吧,我怕我冲上去那么直接会吓着她。”

“嗯,是。”

“那我要怎么写呢,你帮我写吧,你写的好。”赵宥能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我。

“去你的,能不能有诚意一点。”我拒绝了。

“好吧,那我自个儿想想。”

球场上,赵宥能所向披靡,班级活动,赵宥能领头带队,女生堆里,赵宥能闪闪发光。

拾掇拾掇的赵宥能,确实是很有魅力。

“哥们儿你怎么了,这几天一直盯着我看,爱上我了?”

“去去去。”

“对了,我想好情书要怎么写了。”

我抬眼看着他。

“不过还是得要你帮忙。”

“我不写。”

“不是要你想,我想好了内容,只是想请你帮我写下来,你知道,我的字,丑的不能看,人家姑娘一看我这歪瓜裂枣的字,那我可就没希望了。”

好吧,只要你能让许琪幸福,我也认了。

“好吧,写什么?”

“不多不多,就几句话,纸我都准备好了。”

“这是我欠你的告白,我喜欢你。”

“没了?”我问。

“没了。”

“那写上你的名字吧。”我刚要提笔写。

“不用不用,她知道我是谁的。”

关系,已经熟悉到这般了吗?

“那,总得写上她的名字吧?”

“也不用,我等会儿趁没人的时候放到她抽屉里去。谢了啊。”赵宥能拿着纸就跑了。

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

就像那么多花瓣,不知道是写着“答应”的那瓣留到最后,还是写着“不答应”的那瓣留到最后。

“我叫林妙妙,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你是许琪吧,要不要报名参加我们即将举办的圣诞晚会?”

“不用了。”

“啊,就当新生互相认识嘛,趁这个机会多交流交流。”

“不用了,谢谢。”

我挠了挠头,转而又向其他同学征求报名了,反响都很不错。

“听说隔壁班的节目搞的很不错呢。”

“是嘛?”

“是啊,他们班文娱委员,叫赵宥能吧,超级有才的,听说会魔术,还有街舞,篮球也打的不错呢。”

“好想去他们班看晚会啊。”

“到时候溜出去看他们班的表演。”

“好啊好啊。”

我撇了撇嘴,赵宥能,淘气鬼,以前小学升初中的那个暑假,曾经在一个培训结构一起补习过英语,英语没学的怎样,逗人的本事倒是一套一套的。

抓虫子吓人,扯头发,扮鬼脸,那时候的自己还真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

有一次,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哭了,只记得赵宥能局促地站在一旁无所适从的样子。

“我把我刚得的小星星给你吧。”

那培训机构有奖励机制,就是奖励小星星,到培训结束时,得的小星星最多的,可以换取相应的奖品。

当时,我的小星星已经很多了,但不是最多的,我很想要最多星星获得的一个水杯,水杯是kitty猫的造型,很漂亮。

我停止哭声,呆呆地看着那颗小星星。

“我喜欢你,我把我的小星星都给你吧。”

我忘记我说了什么,只记得扔下小星星便跑了。

后来,我们没有再说过话,那个水杯,我也没有得到。

我甩甩头,不好的回忆。

当初小孩子的戏言,哪能当真呢。

后来初中不在一个学校,就再也没见过面,谁想他竟是自己表哥的发小,现在就在隔壁班。

虽然现在还是邋里邋遢的样子,细细看却有些魅力。

和许琪分在一组打扫。许琪长的很漂亮,很娴静,又喜欢看书,就是大人们喜欢的那种模样,不像自己,整天咋咋呼呼的。

隔壁班的门口站着两个人,是表哥齐力,他踹了旁边人一脚,是赵宥能,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赵宥能转头看了一眼,我立马低下头进去了。

不过许琪打扫的太慢了,自己都把整个教室打扫好了,黑板讲台都整理好了,她还在打扫走廊,好不容易打扫好了,垃圾入篓,我把两人的扫把放回教室,一出来,许琪和垃圾篓一并不见了。

我走过去问表哥有没有看见许琪,他说和赵宥能一起去倒垃圾了,他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

“你和隔壁班的文娱委员互相交流交流这个晚会的事儿嘛,可以的话也可以互相串一串嘛。”

我们班和隔壁班是同一个老班带,人员也互相走动,老班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只是,我要怎么去和赵宥能开口啊,这种熟又不熟的关系。

好几次看到他,都是和一大伙人在一起,一个人的时候,表哥在旁边还好些,不过最近,他一直围绕在许琪的周围。

算了,不交流算了。

莫名有种气恼的感觉。

对了,他不会是对许琪……一定是这样。怪不得天天看见他老来我们班找她。这样,所有的事情就能解释了。

也是,隔了这么久。许琪挺好的。

他喜欢别人关自己什么事儿啊!

一天中午,我想起点事,早早去了学校,刚进门,看见许琪从抽屉里拿出了什么正出去,我跟了出去,她直接进了隔壁班。

赵宥能也在,许琪把东西放在了他桌上,是情书!

我赶紧回了自己班上,许琪也回来了,没事儿一样的看着书。

是她给了赵宥能情书?可是看这副神情,并不像啊,倒像是,她把情书还给了赵宥能,这么说,是赵宥能给了许琪情书,果然,他是真的在对她告白啊。

不过现在,是许琪拒绝了赵宥能吗?

看着右下角写着作者的署名的地方写着“许琪”二字,我终于笑了。

“妈,我出去走走。”

“别走太久,别走太快。”

“知道了。”

“别走太久,别走太快”这两句话一直伴随着我的生活,是,我有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小时候做了一次手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可是还是不能做剧烈运动,喘气稍微有波动,心脏就受不了。

所以只有慢,一切都慢慢来。

什么活动都不能做,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读好书,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自己唯一能做且喜欢的事就是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后来,就试着自己写一些小文章,也在一些杂志上发表了,这时候,就是我最欣慰的时候了。

以前也恨过为什么爸妈要把这样的自己生下来,遭受这份罪,后来长大了,看过了那么多书,已经懂了爸妈为了自己已经够奔波劳碌了,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不过,还真是羡慕同班同学林妙妙啊,那么活泼的女孩子,跑来跑去,想蹦就蹦,想跳就跳。可以大口大口的随意喘气。

纵使现在是夕阳,阳光依旧耀眼且美好,看着地上自己长发飘起的影子,还有树叶的稀稀疏疏,我忍不住牵起衣角,就在这儿旋转的跳起舞来。

忽然,被脚底的一个小石子绊了一下,一切仿佛又静止下来。

不行,心脏又难受了起来,还是不能这样啊。

“你怎么了?还好吗?”

是谁,是谁在和我说话,我用手捂住心口,难受的抬不起头。

我被那人扶到路边的长凳上,缓了一会儿,我才抬起头。

“你是?”面前的这位大男孩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我知道你,你是许琪对吧,我是隔壁班的,我叫赵宥能。”

“这样,真是谢谢你,不过你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吗?我心脏不太好……”虽然他自我介绍过了,可我还是不太有印象。

“会的会的,你现在好些了吗?”

“好多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谢谢你。”

一和男生说话就会显得很无措,还不如早早结束了这尴尬的局面。

“许琪。”

“诶,许琪。”

“嘿,许琪。”

我不知道怎么了,自从那一次后,这赵宥能一直就缠着我,打过招呼还不算,还要再天南地北的扯些话。

我只当他是想交朋友,他我不是很熟,倒是他旁边那个人,好像是叫齐力,听他这么叫过。

齐力,一个戴眼镜的,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记得那天是在学校的图书馆,我本想再看一遍《梦的解析》,毕竟之前也没看懂,不过他倒比我先一步拿了,还挺有绅士风度的让给我看,没想到同辈人里还有人看弗洛伊德的书,那书可不好懂啊。

这种男生还挺难得的,我以为的男生都是不太看书的,不过之后去图书馆再也没见过他了,虽说最近好像和赵宥能有走得比较近,但也没能和齐力好好说过话。齐力总是回避着我们。

不过有些人就开始嚼舌根了。

“这赵宥能是不是喜欢许琪啊,天天来我们班找她。”

“那高傲的许琪怎么会看上赵宥能嘛。”

“又是一段凄惨的……”

听着这些话语,我很想缩在一个墙角落,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已不管他手里还把握着我那不完美的心脏的事实。

千万不要告白啊!

“我,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些事。”赵宥能挠了挠头。

“什么事?”我歇了一口气。

“那个,女孩子喜欢怎样的告白方式啊?”

“什么?”还是如此吗?

“我想和一个女生告白,不知道怎样才比较好。”

“情书咯。”我随口一说。

“是是是,谢谢你。”赵宥能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般走了。

留下莫名其妙的我。

隔天,无意看了看后门,发现赵宥能探头探脑地打量着我们班,明明早就知道我坐在哪里,如果是找我,就不用这么左右打量啊,可最后确实是叫自己出去的。

“那个许琪,你知道情书怎么写吗?”赵宥能又来了。

“你就没有问问你身边的其他男生吗?”老来问女生这种事还怪害羞的。

“我问过我兄弟齐力了,他文笔老好了,可是他不给我想,说是要自己想才有诚意,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写啊。”

“他说的挺对啊。”齐力和我,想的一样呢。

“哎哟,你们看书的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说话啊,大姐你能不能给指条明路啊。”

“如果你真的不会写的话,那就尽量简洁啊,让人家一下就明白你的心意。”

“有道理啊,谢了。”

“你什么时候告白?”我忍不住问道。

“今天中午吧。”

中午睡过午觉,早早就出门了,照例慢慢地走去学校。

在桌肚里摸着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一个信封,仿佛想到了什么。

“这是我欠你的告白,我喜欢你。”

结尾处还画了一只丑丑的kitty猫,与那行飘逸好看的字的画风格格不入,最下角好像还有一个Tonny字样的署名。

这是给我的吗?可是Tonny是谁?

是赵宥能!我猛然想到。

为了学生公平,班上每个礼拜每个大组都要轮换一次座位,中午放学的时候刚换过一次,赵宥能肯定没来得及注意。

那之前坐在我位子的人是谁?我看向了左边的座位,我记得是,林妙妙?

为了不必要的误会,我立马拿着情书去了他们班,幸好他在。

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本想着能好好玩一会儿了,奈何妈妈自作主张的给我报了一个英语班,美其名曰让我的起跑线提前一些,实际就是不想让我玩得太疯。

我翻个白眼随意挎个书包就去了。

“爱和正义的美少女战士,林妙妙,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一手叉腰,一手指向天,煞有介事的念叨着什么。

“为了防止世界的破坏,为了守护世界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皮卡丘?

当我慢慢走近她的时候,她突然惊叫一声:“哎呀,快要迟到了。”

“大风车吹啊吹啊吹啊,啦啦啦啦……”

这女生,脑子有问题吧。

找到培训机构的班级,在最后一排坐下,看着老师在前面讲什么音标,发音,真是无聊死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

是她,那个马尾女孩,她也是来学英语的?她不是在我之前就跑来了吗?

“我跟你们说啊,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有人在捏糖人呢,可漂亮了。”

“真的吗?在哪啊,我怎么没看见。”

“下课了咱们一起去看吧。”

课间的时候,马尾女孩就和大伙儿打成了一片。

玩游戏前,首先要介绍自己的名字,老师会根据名字起一个英文名字。

“我叫林妙妙,毕业于第二小学,我喜欢看动画片,喜欢看一切有趣的事情,最喜欢的东西是kitty猫,来这里是想学好英语,还有和大家一块儿玩。”

“很好的自我介绍,既然你叫妙妙,那你的英文名字就叫Mary吧。”

“我,我叫赵宥能,毕业于第一小学。”

“很好,那你就叫Tonny吧。 ”

你喜欢有趣的事,我恰好喜欢做有趣的事。那这样,就不无聊了。

整个游戏下来,我脑袋中充斥的只有那马尾的笑声叫声,欢呼声,还有那一跳一跳的马尾。

和班上的男生勾搭成兄弟后,就开始做一些男生该干的事儿了。

最喜欢的还是逗女孩子了,那马尾性子虽活泼,被我逗来逗去,往往只剩下一脸的通红。

我乐此不疲的以这样的形式来引起她的注意。

有一次惹过火了后,马尾被我吓哭了,这次,不管我怎么扮鬼脸,讲笑话,都没有用了。

我突然想起她最喜欢的东西是kitty猫,有很多个星星就能得到吧,得到了就会开心了吧,我把我的星星给她,“我喜欢你”这句话不知道怎么也说了出来。

“我,我要是能得到水杯,我就也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她就跑了。

我开始努力的去获得那些星星,可是努力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即使现在得的星星再多,也不会是最多星星的那个人。

这可怎么办呢?在培训班的时间也不多了。

买一个?也没有这么多钱啊,要不然用东西和那个得了杯子的人换吧,就这样决定了。

可是在奖品兑换的那一天,我突然感冒发烧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还想着要去培训班。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好好休息吧,刚才个培训班的老师打过电话了,她说课程已经结束了,今天就是大伙儿一块玩玩游戏什么的。”妈妈说道。

不是课程啊,无奈眼前一黑,又昏睡过去。

后来,培训班的人都各自散了,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那个马尾女孩,也消失了。

我还记得她说喜欢有趣的事儿,我就在这几年学了很多东西,什么变魔术,街舞,篮球,只要是我觉得有趣的事情,我都去学了,就想着有一天能再遇见她,而不用再以一个野小子的形象出现。

上了高中,我好像又看见了马尾,是她吗?

隔壁班,文娱委员,林妙妙。

真的是她!

我立马就央求着老班也给了我文娱委员的职位,是不是有机会和她有机会接触。为此,我的好朋友齐力一脸诧异的问我是不是疯了,我很正经的回答没有。

再次遇见,她还是没有很大的变化,脑后的马尾,神采飞扬的笑容。

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还记不记得,那一段告白,现在的我已经能买很多很多的kitty猫了,她,还喜欢kitty猫吗?

我决定了,我要再次表白,我认识了他们班一个叫许琪的女生,多次以找她为由打探林妙妙的情况。

这件事我谁也没说,连齐力也只是知道我要告白而已,其实我有点害怕被拒绝的太惨。

问过齐力和许琪,综合了所有的建议,我只写下了“这是我欠你的告白,我喜欢你”这句话,想了一会儿,我还是在最下角写了Tonny,还有一个kitty猫的头像,她应该能懂吧。

晚会的那一天,我借助找许琪,看到林妙妙坐的位置,中午一吃过饭,我就往学校赶,趁着没人赶紧把准备好的信封放进林妙妙的桌肚里。

不一会儿,许琪拿着信封过来了。

“对不起,你好像给错了人。”

我赶紧把信封塞进桌肚里,就在许琪说那句话时,我仿佛看到门外林妙妙的身影,还有窗外齐力的眼神,再一看,仿佛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