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她哭是因为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异常欣喜。他读高中时,牵了她小小的手,送她进幼儿园,她总是在他松手的刹那,用力扯下他来,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他颊上,亲一下,再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她的教室,他总担心她摔跤,跟在身后喊:小妹,慢一点!她快乐的应答着,却不转身,裙裾上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高中毕业,他考进本地学府,她正好7岁。医生说,7岁,是做心脏手术的最佳年龄。他请假,和妈妈一同照顾她,他看到父亲签字的手在颤抖,心便紧了又紧,却买了她喜欢的卡通画册,一字一行,惟妙惟肖的读给她听。术后她醒来,费力的叫一声“哥”,声音飘渺如云烟,惹得他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水杉树,如孩童般大哭。他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可以去更大的城市,找更适合他的职位,可是他始终不肯。母亲催促,他只是沉默,急了才说:我走了,小妹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初夏,菱角新上市,她便吵着要他买来吃,他不肯,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她的手或唇,她便假装呜呜哭泣,却透过指缝看他的反应,他明知,也不揭穿,依了她,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一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她只顾捡了丢进嘴里,急得他连声喊:慢一点哎,小祖宗!她得意的笑,捡一个大粒的,扔进他的嘴里。她高中,身体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他索性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可以每日下班回家辅导她,她哭,他哄,她笑,他亦笑:“小妹,你几时才长大?”她进大学,他已近而立,依旧单身。她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催他结婚,他只好谈下一个女友,她见了,很礼貌的叫他女友为姐姐,彼此牵手去那个叫阿呀呀的小店买女孩子的红妆。翌年开春,他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担心着她,她轻松笑曰:老哥你怎么那么罗嗦,什么事,爸妈和男朋友替我罩着啦!秋天,没有任何预言与铺垫,她心脏病突发,他匆忙赶回,已再也不能听到她叫他哥。她曾带回家来的那个男孩子叫住他:我从来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她只说哥不是亲生胜亲生,为她牺牲太多,要给他正常的生活。他细心替她收拾卧室,宛如她同往日一样放学就要回来,却在梳妆台上,碰到他送她的不倒翁,剧烈的摇晃中,他看到底部刻有细如蚊蝇的两行小字: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那是她的字体,大概是在他去北京后刻上去的吧?他抱着不倒翁,跌坐在地,心痛如裂。他一直在等她长大,却不知道,水逝流年里,她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成全……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

“师傅~”

美文精选一:

小小的她撑着油纸伞,

有一种爱,叫成全

跌跌撞撞跑到他面前。

有一种爱,叫成全他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她哭是正因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异常欣喜。

“梨儿,怎么了?”

他读高中时,牵了她小小的手,送她进幼儿园,她总是在他松手的刹那,用力扯下他来,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他颊上,亲一下,再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她的教室,他总担心她摔跤,跟在身后喊:小妹,慢一点!她愉悦的应答著,却不转身,裙裾上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

在树下抚琴的白衣少年停了下了,

高中毕业,他考进本地学府,她正好7岁。医生说,7岁,是做心脏手术的最佳年龄。他请假,和母亲一同照顾她,他看到父亲签字的手在颤抖,心便紧了又紧,却买了她钟爱的卡通画册,一字一行,惟妙惟肖的读给她听。术后她醒来,费力的叫一声“哥”,声音飘渺如云烟,惹得他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水杉树,如孩童般大哭。

眸中含笑,容颜惊为天人。

他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能够去更大的城市,找更适合他的职位,但是他始终不肯。母亲催促,他只是沉默,急了才说:我走了,小妹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

“师傅~梨儿的发带挂在树上了”

初夏,菱角新上市,她便吵着要他买来吃,他不肯,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她的手或唇,她便假装呜呜哭泣,却透过指缝看他的反应,他明知,也不揭穿,依了她,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一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她只顾捡了丢进嘴里,急得他连声喊:慢一点哎,小祖宗!她得意的笑,捡一个大粒的,扔进他的嘴里。

她嘟着嘴,好不可爱!

她高中,身体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他索性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能够每日下班回家辅导她,她哭,他哄,她笑,他亦笑:“小妹,你几时才长大?”

“梨儿,你是不是又爬树了?”

她进大学,他已近而立,依旧单身。她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催他结婚,他只好谈下一个女友,她见了,很礼貌的叫他女友为姐姐,彼此牵手去那个叫阿呀呀的小店买女孩子的红妆。

他斥责,“这样多危险!”

翌年开春,他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担心着她,她简单笑曰:老哥你怎样那么罗嗦,什么事,爸妈和男兄弟姐妹替我罩着啦!秋天,没有任何预言与铺垫,她心脏病突发,他匆忙赶回,已再也不能听到她叫他哥。

她不敢看他,垂首,

她曾带回家来的那个男孩子叫住他:我从来就不是她的男兄弟姐妹,她只说哥不是亲生胜亲生,为她牺牲太多,要给他正常的生活。

一双大眼滴溜溜转,

他细心替她收拾卧室,宛如她同往日一样放学就要回来,却在梳妆台上,碰到他送她的不倒翁,剧烈的摇晃中,他看到底部刻有细如蚊蝇的两行小字: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心想师傅左不过大她五岁,

那是她的字体,大概是在他去北京后刻上去的吧?他抱着不倒翁,跌坐在地,心痛如裂。

干嘛一副长辈的样子。

他一向在等她长大,却不知道,水逝流年里,她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成全……

他见她如此,叹气,放下琴,

美文精选二:

足尖轻点,飞身去取发带。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

“诺,以后不要爬树了!”

小娇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夜色中徘徊,悲哀的泪水不断地涌出眼眶。下午,父亲对母亲说:明天就要分开了,这天咱们一家人去吃顿团圆饭吧,期望你以后能过得愉悦。吃饭的时候,母亲让她在他们俩人中作出选取。小娇难啊,无论是怎样样的选取都好似挖了一块肉!他恨父亲,她不明白,那个姓李的阿姨有什么好,不就是比母亲年轻些吗?她有母亲那么爱她吗?会像母亲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奶奶吗?为什么她一出现,父亲就变了,此刻非要让她做出这么痛苦的选取呢?她谁也不想失去,可小娇清楚地知道,父亲母亲已经决定分开了,再也回不去了,她好几次从梦中醒来都看见母亲在流眼泪,他知道父亲肯定又是一夜未归了。这样的日子已经有两年多了,开始的时候母亲会吵、会闹,有时甚至和父亲大打出手,吵完后两人就开始冷战,谁也不理谁。小娇好怀念小时候那些完美的日子,父亲母亲会一齐做上香甜可口的饭菜等她放学回家吃,吃过饭后,一家人牵手在河畔的公路边散步;会在周末的时光带他去乡下的奶奶、外婆家玩耍;会在表演节目时一齐结伴观看并为她留影纪念;会在她生日的时候会她准备一个漂漂亮亮的蛋糕……

他替她把辫子绑好温声说

但是此刻,这些都不会再回来了,小娇也曾试图让父亲母亲破镜重圆,但是费尽心思都徒劳无功,小娇再也不想看到母亲那愁眉不展的面孔,不愿见母亲天天以泪洗面,不愿看母亲那呆滞的目光。大人的世界她无法明白,但是小娇明白,也许让父亲母亲分开会比较愉悦吧。到底要和谁一齐过呢?母亲那么爱她,和她一齐生活必须会很愉悦,很愉悦,但是邻居的王阿姨说:女生要是离了婚再带上个孩子,就等于是带上了一个拖油瓶,要想再找个好人家可就难了……跟着父亲吧,大人们说后娘的心就像是冰箱里的冰棍,外表散着气却透心地凉呀,以前小娇就经常听到人们说谁的后妈又虐待孩子了……小娇心一横,还是和父亲一齐吧,我可不想成为母亲的拖油瓶。

“嗯~”

回到家,父亲母亲正在四处打电话找她,她不等他们开口就说:父亲母亲,我决定了以后的日子和父亲一齐生活。说完这句话,小娇看到了母亲眼眶里的泪水,小娇转身跑进自我的房门,她害怕不争气的泪水在母亲的面前淌下来。

她撒了欢一样跑了。

夜深了,父亲母亲已经睡了,小娇从书包里拿出纸和笔,她要写封信放在母亲已经收拾好的旅行包里。

五年后

亲爱的母亲:

“梨儿?”

我爱您!尽管我多么想你和父亲再像从前一样快愉悦乐地生活,尽管我真的好期望天天和你在一齐,但是我知道你和父亲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我知道选取和父亲在一齐生活你很悲哀,很难过。但是亲爱的母亲,那是正因我爱你,我不想你从此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把我养大,我期望你能重新过上愉悦的生活。母亲,请你放心,我是五年级的学生了,已经长大了,我能够照顾好自我,我必须会好好地领悟,决不让你失望,你也要答应我要早些愉悦起来!老师教育咱们要感恩父母,以后的日子,女儿不能在你身边陪你,不能在你渴的时候为你倒杯水,不能在你累的时候为你捶捶背,但是我会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为你祝福,期望你天天都平安愉悦!有空的时候,期望你能多抽点时刻回来看我!

五年前的俊美少年早就多了些许成熟,

美文精选三:

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她的心。

有一种爱叫“成全”

“嗯?”有气无力地应着

看过这样一则故事,是一个女生讲诉的,她说那是她的老师亲身的经历:

他快步走向声源,

“多年前的一天,她的老师正在家里睡午觉,突然电话铃响了,她接过来一听,里面传来一个陌生而粗暴的声音:“你家的小孩偷书,此刻被咱们抓住了,快过来吧!”从话筒里还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哭闹声和旁人的呵斥声。

只见蓝衣柔美女子蜷在池塘里,

老师回头望着正在看电视的唯一的女儿,心中立刻明白过来,肯定是有一个女孩正因偷书被售货员抓住了,而又不肯让家里人知道,因此胡扯了一个电话号码,却碰巧打到那里。

细长的眸中是些许不安。

她本能够放下电话不理,甚至也能够斥责对方,正因这件事和她没任何关联。但透过电话,她隐约设想出,那是一个一念之差的小女孩,此刻必须十分惊慌害怕,正面临着也许是人生中最尴尬的境地。犹豫了片刻之后,她问清了书店地址,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

“梨儿,怎么了?”

正如她所料的那样,在书店里站着一个满脸泪痕的小女孩,而旁边的大人们,正恶狠狠地大声斥责著。老师一下子冲了上去,将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搂到怀里,转身对旁边的售货员说:“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我是她母亲,不好吓著孩子。”在售货员不情愿的嘀咕声中,她交清了罚款,领着这个小女孩走出了书店。

他抱她出来。

看着那张被泪水和恐惧弄得一塌糊涂的脸,她笑了笑,将小女孩领到家里,只是帮女孩好好清理了一下,什么都没有问。小女孩临走时,她特意叮嘱道,如果你要看书,就到阿姨那里来吧。惊魂未定的小女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飞一般地跑掉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师傅……”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一天中午,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她打开房门后,看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陌生女孩,满脸笑容,手里还拎着一大堆礼物。“你找谁?”她疑惑地问。但女孩却激动地说出了一大堆话让她不懂的话。好不容易,她才从那陌生女孩的叙述中,恍然明白,原来她就是当年那个偷书的小女孩,已经大学毕业,此刻特意来看望自我。

她委屈地似乎要哭出来,

女孩眼睛里泛著泪光,轻声说道:“虽然我至今都不明白,您为什么愿意充当我的母亲,解脱了我,但我总觉得,这么多年,一向好想喊您一声母亲。”老师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她有些好奇地问道:“如果我不帮你,会发生怎样的结果呢?”女孩轻轻地摇著头说:“我说不清楚,也许就会去做傻事,甚至去死。”老师的心猛地一颤。

“你是不是要娶别人了?”

望着女孩脸上愉悦的笑容,她也笑了。”

他一愣,

一个心地多么善良的老师啊,正是她一念之间的感觉和善行,改变了一个女孩的生命,也许还挽救了1条青春无限的性命。

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点头。

“师傅不要梨儿了!是梨儿不乖吗?”

梨花带雨的俏脸满是可怜。

他终忍俊不禁,点了点她的鼻尖,

轻声说:

“我的傻梨儿,师傅要娶的,是你啊!”

她怔住。

“你可愿嫁给我?”

他眸中满是认真。

“我……我愿意”

她眸子游离,就是不敢看他。

“娘子”他说。

她听后什么也没说,

只是抱着他。

和风吹过,勾勒一副完美的画卷。

『2』

她是皇宫中的鱼妖,

她不记得她叫什么,

不记得她为何在皇宫,

熟她之妖皆知,她贪睡,且善忘。

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第八秒便是遗忘,她也是。

他每天都会来这池旁,

因这里环境幽深,放松身心倒是很好。

她修炼成人,趴在桌上休息。

他来池边,看见一女子趴在桌上,

蹙眉上前问道:“你是何人?”

“人?我不知道,我是鱼妖。”

“叫什么?”

她皱紧了眉头,

努力想,却想不起来,“忘了。”

他有些错愕,却有觉得有趣。

回来之后,

他脑海中总是浮现她的身影,

他想再遇见她,又去了池边。

“在么”

有些无可奈何,毕竟不知道她名字。

她把头露出水面,

“你是谁呀?”

她陌生的表情好像从未见过他,

不由心中一疼

“昨天,我还找过你。”

“我忘了”

对她来说,

她忘得人多了,也不在意。

他每天都会来,

都会告诉她他是谁。

他苦笑,

她却从未有一天记住他。

她升仙,走了,

也未曾告诉他一声。

他连续几日等她,却不见踪影。

【我付出了一片真心,你却只当我是路人】

『3』

初次相见时,

他是赶考书生,

不知她是金枝玉叶,

她亦未表明身份,

他许她花前月下:

“如若金榜题名,大红花轿迎你进门”

她还他海誓山盟:

“君若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她求皇兄赐婚,公主配状元,

实乃佳话,皇上点头应允。

金殿之上,珠帘之后,

她一颗心七上八下,

怕他答应,又怕他出言不逊。

可是他的回答让她心灰意冷:

“臣愿娶公主,谢主隆恩”

她怒而转身,心冷意灰。再相见,

他的欲言又止,她全看在眼里。

她问他:“可是有心事?”

他坦白,说道

“对不起,是我负了你”

她问:“你爱她?”

他说:“不爱”

她转身,离开,

再未出现过。

她回宫,求皇兄收回成命,

恰逢黎越示好请求和亲,

她身着九鸾锦袍严妆端庄,

由九泰台阶至宣政殿,

不顾满朝文武诧异的目光跪于殿中,

语气斩钉截铁又带着无限幽怨的说:

臣妹清菀自请和亲于黎越国,

以换两国万世之谊,

臣妹李清菀叩别皇兄。

他愕然才知她竟然是公主,

也四处找她,却无所获。

公主出嫁,满朝官员送行,

她一身华服满髻珠钗至他面前停下

“既然不爱何必找”

『4』

他七岁那年,

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

她哭是因为饿,

却不知失去双亲之痛。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他异常欣喜。

八岁那年她得了某种怪病,

他天天在家照料。

初夏,她想吃菱角,他不肯,

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她的手和唇,

她便装呜呜哭泣,

却透过指缝看他的反应,

他明知也不揭穿。

依了她,

买了菱角来一个个用菜刀拦腰切断,

再一个一个挤出白米来,

她只顾捡丢在嘴里,

急得他连声喊:

慢一点唉,小祖宗!

她得意的笑,

他亦笑:“小妹,你几时长大?”

那年她十四,他二十三,

母亲逼他娶妻,

他怮不过母亲,

随便找来一个应付,

她也频繁带和一个男子在一起,

对他的母亲说,我要嫁了。

后来母亲让他考状元,

他舍不得她,

但她说:哥你怎么那么啰嗦,

有什么事,相公会帮我。

秋天,没有预言和铺垫,

她病情突发,

他匆忙赶回,

已在不能听她叫他哥。

她相公叫住他:

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

他只是说哥不是亲生似亲生,

为他牺牲太多,

要给他正常的生活。

他一直都在等她长大,

却不知,水逝流年里,

她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成全……

【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5』

漠北人都知道王爷是深爱王妃的,

虽然不能出封地,

但一直为王妃寻求江南的各种精巧物件,

已解王妃思乡之苦。

甚至为了王妃,起兵造反,

打上了江南,是世间难得的痴情人。

“别去,我不要江南,我只要你好好的”

她苦苦哀求,

他依旧决然的走了。

五年战乱,民不聊生,

世人都说漠北王妃是祸国妖姬,

连曾经最爱戴她的漠北子民,

也不得不感叹一句红颜祸水。

最终,

他登上了皇位,她留在了江南。

他说,我将你葬在了你最爱的江南。

谁也不知道她曾说过,

有你的地方便是吾乡。

江山美人,美人江山。

再动听的故事也掩盖不了事实,

她不过是一颗棋局弃子。

一直以为,你是因为我而爱上江南,

原来,你是因江南才看上我

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