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这个月运气不好,是不是被小偷把钱包偷了,工作也不顺心,和朋友闹意见了吧”夏末一个劲的点头,心想这个算命的还挺准,什么都知道。

《民工爱情》目录

算命的看了一眼夏末,对她接着说:“不过呢,不要担心,过了你的生日,这些事都会迎刃而解,最重要的是你会遇到桃花运,一定要把握住,他将是你的真龙天子”

时光如流水般逝去,一转眼便进入了农历腊月。腊月十八这天,“泰乐”服装厂的员工们终于迎来了全厂停工的日子。当天下午,员工们领到了自己的工资,食堂还特意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员工们痛快地吃着、喝着,他们难得享受这样的待遇。满脸笑容的老板和老板娘来到大家中间。老板说:各位员工,大家好!衷心感谢大家为泰乐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你们从四面八方来到宁波,在宁波,泰乐就是你们的家,真诚希望你们明年再来。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来,干杯!”老板和老板娘都举起手中的酒杯,员工们纷纷端起啤酒和饮料,畅快地喝着。

在公交车上夏末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呢,这个月是够晦气的,钱包被小偷摸去,更让人心痛的是钱包里有新发的工资啊,唉,没办法,只能去哥哥家噌几天了,反正嫂子也不会说什么”

晚饭过后,员工们观看了厂里燃放的烟花。一朵朵璀璨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让大家提前感受到过年的气氛。

“拜托,算命的话,你也相信啊,当初算命的还说我有桃花运,将来的老公会很有钱,会很帅,会疼老婆”嫂子说了一堆她哥哥的不是

回到出租房,淑娟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电话那头是她的妈妈。妈妈问她何时动身回家,她说明天就回去。淑娟的女儿吵着要和淑娟通话,电话话筒交到了小女孩的手中。“妈妈!”小女孩叫道。

“哈,这些话都是你自己说的吧,我哥年轻时多帅,不然你也不会死乞白脸的追他,我哥这么疼你,还说对你不好,真服了你了”夏末坐在电视前,头也不回的跟嫂子喊

“燕燕,想妈妈吗?”

“得,我又没说他不好,我错了还不成吗,说不过你”嫂子低着头嘟囔着

“想,妈妈快回来。”

“哎,嫂子,算命的说我过了生日就会有桃花运,你说那会是什么样的男人呢,会不会像比尔盖茨那么富有,会不会像费翔那么帅,会不会像普京那么有权利”夏末勾着嫂子的脖子,拿起花生就往嘴里塞。

“好,我明天就回去,今天上街给你买了新衣服和好吃的。”

嫂子白了她一眼:“你又开始说胡话了,就你这个样子,不让你哥担心你就好,还找这个那个的,唉,你去哪啊,给你弄了这么多好吃的”

“谢谢妈妈!让小飞叔叔跟我说话好不好?”

“饱了,回去了”说完夏末开门回家

“哇,你跟小飞叔叔还没见过面呢,只是在电话里聊过几次,你就开始惦记他了。呵呵,妈妈有点嫉妒他哦。”

夏末坐在麦当劳里吃着甜筒,看着街上的行人:“姐姐,卖朵玫瑰吧,多漂亮的花”一个十来岁拿着一篮子玫瑰花的小女孩站在她面前。

淑娟将手机递给小飞,笑着说:“我的宝贝女儿想和她的小飞叔叔说话。”小飞笑着接过手机,“喂,燕燕,想叔叔了吧。”

“小妹妹,你还真够会找人,整个麦当劳里就我一个光棍,你还让我买花,我不要”说完夏末不再理会那个小女孩。

“叔叔,你明天和我妈妈一起来我们家吗?”

“真没爱心,来小妹妹她不要我要,都给我吧,早些回家”夏末斜眼看了一眼隔壁桌的那个人

“是啊,叔叔给你买了新衣服,你高兴不高兴啊?”

“你倒有爱心,你怎么不去对面街那家花店把花全部买下来呢,小气鬼,骗小女孩,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不放过”临走时夏末给了那个男人一通,说完推门就走,留下气得快要吐血的那个男人

“高兴。叔叔,你教我背的古诗我还记得耶,我背给你听。”

“夏末,晚上回家吃饭,我让你爸爸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蹄磅,你哥哥嫂子也回来”周五夏末接到妈妈的电话

“好哇,燕燕真聪明。”

“嗯,知道啦,今天什么日子,我嫂子也回家,嗯,行,晚上再说”夏末放下电话看见科长在办公室里跟她招手。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科长您叫我”夏末坐在沙发上

“燕燕,你真是太棒了!明天见,跟你妈妈说话好吧?”

“小夏啊,晚上我请你去吃上海菜怎么样,那里的小菜,老好老好的”科长一屁股坐在夏末的身边。

小飞将手机还给淑娟,淑娟接着和燕燕聊了一会儿便结束了通话。小飞用自己的手机打通了他家的电话,他告诉妈妈,他和淑娟明天回去。

夏末的屁股上像安了弹簧,一下跳了起来,吓了科长一跳:“呵呵,科长,晚上我跟我妈约好,回家吃饭,等哪天有时间,请您和大伙去吃料理,没什么事,我出去了,还有活呢”夏末逃跑似的跑出了科长办公室,科长在南方呆过几年,明明是北方人,非要学南方人讲话,每次夏末听他讲话,夏末的每一根头发都能立起来。

小飞收起手机,又拿起一本书。淑娟说:“先把东西收拾一下吧,明天一大早就要去车站呢。”小飞放下书,他和淑娟收拾着各自的东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小飞打开门,敲门的是房东老太太。

夏末回到家,看见家里多了个陌生人,但很面熟,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

“阿婆,有什么事吗?”小飞问道。

嫂子推了她一下:“瞧你那出息,没见过男人呀,这么看人家,洗手吃饭”

“你们什么时候回老家?”

“哎,他是谁,我怎么好象在哪见过”夏末把嫂子拉倒洗手间

“明天就动身。”小飞答道。

“你妈,没和你说今天要给你相亲吗,外面那人象不象费翔”嫂子逗她

“哦,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哼,我看像肺痨,还费翔呢”为什么总是我最后一个知道,夏末使劲的洗着手

“呃,可能要过了元宵再来吧。”

这顿饭让夏末吃的一点都不痛快,那个男人一开口,夏末就想起来,这个男人就是在麦当劳说他没爱心的那个人,整个晚上夏末一句话都没说,谁跟她讲话,她就学哑巴在那叫,大伙都用怪怪的眼神看她,夏末心里暗自得意。

“明年还租这间房吗?”

吃过饭没多久,那个人借故有事走了,夏末站在阳台上看他远去的背景,她伸了个懒腰,恢复常态,跑到妈妈身边:“妈,这个人我不同意”

“租的。”

“死丫头,你到想同意,人家还不原意和一个哑巴恋爱呢,人家可是海归噢”妈妈没好气的对夏末说

“那你们先把下一个月的房租交了,房子给你们留着。”

“海归?乌龟我都不要,不早拉,我也回去了,哥,送我回家”夏末亲了一下妈妈走了。

淑娟对小飞说:“明年还住这里干吗,说不定厂里会有空房间。再说这个房东又那么小气,用点水洗衣服都唠唠叨叨。”小飞说:“明年的事明年再说,过了年回来还得在这里落脚嘛。”淑娟没再说什么,小飞从钱包里掏出一百五十块钱,交到老太太手里,老太太笑眯眯地走了。

夏末把另一间空房出租,条件到不高,首先你得是女孩,有正式工作,不能有男友,不许养宠物,条件一登出,有好多响应的,可夏末都不满意,她跟嫂子说:“我可知道什么叫小鬼了,没一个正常一点的”

迎着朝阳,小飞、淑娟来到客运中心,登上了开往江西老家的长途汽车。车子开动了,小飞望着车窗外,一幢幢高楼大厦印入眼帘,他觉得宁波这个全国文明城市太美了。故乡的发展水平远不及宁波,但故乡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那里有他的家,那里生活着他的亲人和父老乡亲,他无比热爱自己的故乡。

周末下午,夏末接到一个看房的电话,电话那头挺客气,说话很温柔,顿时让夏末有了好感,等夏末看到人时,马上决定把房间租给这个美女,两人谈好价钱,定了合同。

此刻,小飞正坐在开往故乡的长途汽车上,故乡离他越来越近,他的红颜知己淑娟就坐在他的身旁,他有了作诗的激情。他文思泉涌,心中有了一首小诗。他拿出手机,快速按键,将刚想好的诗保存在短信“草稿箱”。他又轻声吟诵着这首诗:“天涯飘荡又一年,千里乘风返故园。怒放心花缘底事?红颜知己伴余还。”坐在小飞身旁的淑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呢?”小飞笑了笑,将手机递到淑娟面前,说:“我刚写的诗。”淑娟看过之后笑了,“呵呵,回一趟老家又让你诗兴大发呀,我的大诗人!”

第二天下午,夏末从网球场回来,看见对面已经入住了,夏末礼貌的敲敲门表示问候

车上的电视机放着经典老歌《选择》。小飞跟着唱:“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雪舞的时节举杯向月/这样的心情/这样的路/我们一起走过/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喔/我一定会爱你到地久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是你,怎么可能是你,你干嘛老在眼前出现,那个女孩呢”夏末推开那个海归,在房间里到处找那个女孩

“你唱得真难听!”淑娟笑着说。

“你找地雷呢,她可是活人”海归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夏末

“呵呵!这首歌唱出了我的心声,每句歌词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小飞摸着淑娟的手。

“不行,不许笑,你得走,我的房间里不能出现男人”夏末瞪着他

“哦哟,我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小姐,你可是签了合同的,看见没有,上面写着,如果你违约,你要给我双倍的钱”夏末拿着海归给她的合同在看

“我说的是真心话,这次回去我们就结婚。”

看的夏末直想发疯“你们骗我,那个女孩呢”

“谁要嫁给你呀。”

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她是我表妹,昨天正好我有事,我也不知道房子是你的,要知道我死也不会来的”海归无辜的耸了下肩

“呵呵,要不要我现在就跪着向你求婚?”小飞亲了一口淑娟的手。

“哼”夏末气得扭头走了

“别丢人现眼了,车上这么多人。”

“哎,美女,你会说话啊,我以为你哑巴呢,那两句哑语学的还挺像,哈哈”说完海归看见夏末眼里在喷火,立马把门关上了。

……

“砰”夏末拿起拖鞋扔了过去。

客车到达终点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小飞、淑娟下车后雇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淑娟家离县城不太远,车子行驶了十来分钟便到了,她家是三层的楼房。

这些天,夏末被那只海龟折磨的要疯了,他不是占着厕所唱歌,就是电视里的足球开着好大的声音,还噌她的饭吃,还抢她的水果。

见到淑娟和小飞,淑娟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小飞叫了一声“伯母”,他本想叫一声“妈”,可又觉得这样过于冒昧。一个小女孩在房间里叫着“妈妈,妈妈”,淑娟答应了一声便进了房间,小飞也跟着进去了。房间里有一张木床,床上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男孩睡着,女孩坐着,女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小飞明白,这个女孩就是淑娟的女儿燕燕,今年六岁,她长得太像舒娟了。淑娟和小飞走到床前,淑娟看了看小男孩,说:“毛毛睡着了。燕燕,这个就是小飞叔叔,快叫叔叔!”燕燕眨着眼睛看小飞,叫道:“叔叔!”小飞笑着答应道:“哎,燕燕真乖!快躺下,别着凉了。”他给燕燕盖好被子,淑娟妈妈问两人有没有吃晚饭,淑娟说没有,妈妈从厨房里端出饭菜。

“嫂子,怎么办啊,赶也不能赶,我要赔偿的,那个破算命的一点都不准,说我过了生日会翻身,还会出现桃花运,可现在我都要疯了”夏末在跟嫂子诉苦

淑娟扒了一口饭,问道:“爸呢?”妈妈答道:“你爸的面包车今天、明天都被迎亲的人包了,他晚上不回来睡觉。腊月里结婚的人多,你爸……”妈妈的话还没说完,房间里的电话机响了,妈妈赶紧走进房间接电话:“喂……金花还好吗……一进医院就花了三千多块呀!你晚上千万别着凉了……”

“夏末,洗衣机怎么用”夏末听见那只海龟在门外叫

妈妈放下了电话话筒。淑娟走进房间问道:“是谁打来的?我听到你提到了嫂子。”

“笨,真不知道你一个人在外面呆了这么久怎么活的”夏末教他怎么用洗衣机

“是你哥打来的,他现在在人民医院陪金花,金花有胆结石,要动手术。”

“你不骂我就不能说话是吗,在国外我从不自己洗衣服,我都送到洗衣店去”他学着夏末的样子摆弄洗衣机

“啊?嫂子回来了?”淑娟显得很惊讶。

“现在你在中国”说完丢下他夏末回了房间

“金花昨天到了这里,她说不和你哥离婚,还求你哥原谅她。她都三年没回这个家了,现在回来,一定是那个男人不要她了。我跟你哥说,金花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谁能保证她会在我们家好好过日子呀。可你哥说要给她一次机会,还出钱帮她治病。”

夏末今天没加班回家有些早,发现家里冷清清的,要是平时,对面房间的那个家伙早跑出来问她买了什么好吃的,还会围着夏末左右转,可今天他没出来,不会有事吧,夏末趴在门前听听,总觉得不对劲,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间,看见他躺在床上脸红红的,发着烧。

“哥是真心喜欢嫂子的,不然也不会对她一片痴情。妈,以后你别老在哥面前说嫂子的不是,嫂子回心转意不跟哥离婚,哥和毛毛就有一个完整的家呀。”

“哎哟,你这只海龟可别死在我家里啊”夏末拖也拖不动他,赶紧给哥哥打电话送他去医院,在车上海归晕晕的拉着夏末的手喃喃的说:“夏末别离开我,我喜欢你”

“唉,你跟你哥是一样的人,都那么傻!我怕你哥到头来会和你一样。”

到了医院,大夫说是急性阑尾炎,要马上手术的,需要家属签字,夏末想都没想就在家属那栏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淑娟沉默了,她明白妈妈的意思。当初她对小刚也是一片痴情,小刚却伤透了她的心,两人最终还是分手了。

夏末觉得出于人道精神也应该去看看他,这天夏末又来了,又是给他削苹果,又是倒水的,对面床的一个年轻人笑说:“大哥,你女朋友真好,每天都这么照顾你,真幸福”

小飞吃完饭便坐在厅堂的椅子上,他听见了淑娟和她妈妈在房间里的对话。淑娟曾经跟他说过她嫂子金花有外遇并且和“第三者”私奔的事。淑娟哥哥接纳了曾经背叛自己的妻子,并出钱给妻子治病,这让小飞感动。在小飞心里,淑娟兄妹俩都是那样的善良,都受到了伤害。此刻,小飞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让善良的淑娟过得幸福,不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夏末想要解释,被海归拉住:“夏末谢谢你照顾我,你能照顾我一辈子吗”

下一章

“才不要呢”夏末想走,被海归拉到怀里,正压在他的伤口处,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医生啊,他的伤口破了,快来看看”夏末跑去叫大夫,心想难道这就是我的桃花运吗,天啊!